2020-07-24 21:12:41

天字班。

夜幕降臨,那座白色小樓矗立在黑暗中,十分安靜。

在白樓前面,有一大群人。

他們有的站著,有的蹲著,有的坐在臺階上,他們把玩著各自手里的武器,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好像在等待著什么。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人從樓房中走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面色平靜地說道:“別被任何人發現,分散開走,目標,海島城的海島影視集團。”

眾人聞言,沒有二話,紛紛走向大門,朝著山下而去。

待人全部離開后,楊超給賀云飛打了一個電話:“飛爺,他們都出發了。”

“好,我這邊也沒問題了,你們盡量撐久一點,我隨后就到。”

……

掛了電話,賀云飛把槍收起,對林夜陽說道:“走吧。”在他的腳下,躺著兩具尸體,皆額頭中彈。

“真不甘心啊……”林夜陽拍了下大腿,說道:“飛子,答應我,等我回來那天,我不想看到昌?;褂欣短旃凈疃募O?。”

“沒問題!”賀云飛堅定地點了點頭。

林夜陽長呼口氣,鉆進了主駕駛,一腳踩向了油門。

車子發出一陣陣轟鳴聲,揚長而去。

與此同時,在賀云飛身后的黑色樓房里,傳出了警報聲,時不時飄出幾句“有人越獄了”之類的聲音,腳步聲也響了起來,許多手持鋼槍的人沖了出來。

在門外,他們只發現了兩具死尸。

領頭的隊長心中一顫,同一天內,犯人越獄,自家門外還發生了兇殺案,這簡直是赤裸裸的挑釁!

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明天就會鬧得滿城風雨!

……

與此同時,海島城,海島影業門外。

這條街上,早已沒了任何普通群眾,只有一大幫手持鋼刀的人將海島影業團團圍住。

因為就在不久前,某位領導下令,封鎖整個街道,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今天晚上,這里,注定只屬于這兩撥人。

沒有人會管他們,也沒有人夠資格管他們。

人們呼喊著,狂叫著,仿佛在示威。

很快,海島影業的門里就走出一群人,跟那群人對峙著。

又過了一會,海島影業里面又走出一個人,那人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樣子,步伐穩重,面色僵硬,他一出現,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包括他們對面的那幫人。

他站在了兩撥人的中間,看了看左右,忽然笑了。

“好樣的,真是好樣的……”他冷笑了幾聲,朗聲說道:“賀云飛,我知道你在,出來見一面吧。”

無人應答。

他又繼續說道:“林夜陽跑了對吧,說真的,我佩服你的膽量,林浩這個名字已經不能用了,現在連林夜陽都要被通緝了,我要是你兄弟,非恨死你不可。”

顯然,他并不相信賀云飛不在。

“你以為叫來這干酒囊飯袋就能拖住我?只要我想,這些人一個都活不了,但我沒有動手,因為我覺得我們還有機會好好談談,你到底出不出來?”

之后,是良久的沉默。

“好,你有種……”他看向對面的天字班成員,冷笑道:“看來你們的賀老師不在乎你們的死活,你們也是太傻逼了點,就這樣被他利用當了炮灰。”

說完,他的身子猛地彈射出去,直直撞向對面的人群。

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只聽“砰砰砰”的聲音響起,對面已經有五個人被他撞飛了出去。

而他的速度不減,在人群中橫沖直撞……

沒有多余的任何招式,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撞,便讓對面一多半的人倒地不起。他們站不起來,因為骨頭已經斷了。

如果按照真氣劃分的話,天字班普遍都是三重境界,而此時此刻,他們竟沒有一個人反應過來,由此可見這個人的實力有多恐怖。

當反應過來的時候,楊超慌張地舉起手中的刀,但緊接著,他便傻眼了。

入眼處,躺著一地天字班的人……

那個人,正朝楊超一步一步走來,嘴角掛起一絲冷笑。

楊超怕了,之前在天字班的時候,他是天字班武力最強的,因此也導致他目無一切,以為自己天下無敵,直到現在,他才猛然清醒,原來世上還有這么厲害的人!

“去死吧!”那人的速度再次快了起來,楊超只看到一道黑影閃過,對方便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接著,他一拳砸向楊超的腦袋。

楊超下意識地閉上了眼……

他看不見,但能聽見。

只聽“砰”的一聲,對方的拳頭好像撞在了什么東西上,但是,楊超沒有感覺到疼,相反,輕微的風聲響起,對方已經后退數步。

楊超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兩下,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好了沒你事了,站一邊看戲吧。”

楊超睜開眼,差點淚流滿面。

“飛爺!”

賀云飛點了點頭,接著直視前方,道:“你怎么能這樣呢?怎么可以這樣呢?小孩你都打,為老不尊啊你!”

對方笑了起來:“賀云飛,你可終于出現了。”

“是,我出現了,能咋地?”

“為什么讓他們來挑釁我?”

“明知故問,我要救我兄弟,當然得找人拖住你啊。”

“這么直白?你是打算跟我翻臉了?”

“廢話,不然我來這干嘛?”賀云飛一邊說,一邊往他那邊走去,“來吧來吧,生死勿論,打死拉倒,老子受夠你這狗日的了!”

“嗨,我不跟你打!”對方連連擺手。

賀云飛站住,說道:“怎么,怕了?”

“對,怕了,我才五重境界,跟你打架,我瘋了?”

兩人在一邊吵得火熱朝天,而一旁的楊超,心中卻是百感交集。

直到這時,楊超才知道了對方的實力,不由得驚訝了起來,轉瞬,又激動了起來……

不得不激動。

煉氣的都知道,運轉一個小周天是一重,而后持之以恒,很輕松就能升到二重,而二重過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需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代價才能升到三重,很多沒有天賦的人,就算僥幸學會了煉氣,也將一輩子卡在二重境界,永遠無法再向前一步。

而在天字班,因為賀云飛的指導,人們終于突破了這個瓶頸,甚至有些天才,一口氣連四重都突破了。

比如楊超。

但四重過后,沒辦法了,真沒辦法了,再往前一步簡直難如登天。

聽賀云飛說,這是因為五重是一個新的階段,完全不是“二重比一重厲害”而已,簡直是碾壓前四重。

所以,當然很難突破。

……當然,五重過后的六、七、八、九,每一重都將是一個新階段,前四重完完全全不能比。

曾經,楊超以為世上除了賀云飛這種天才,根本不可能有人突破五重,直到見到今晚的這個人,他才相信真的有人能突破五重。

那么,他為什么不可以?

所以他很驚訝,對方竟然是五重境界;也很激動,因為今晚過后,他會倍加努力!

再說回此刻,賀云飛一聽對方的話,頓時氣得火冒三丈:“你他媽也知道你是個弱雞?那爺爺倒想問問你了,你哪來的勇氣挑釁我?”

楊超差點吐血,五重境界在他眼里已經是很厲害的高手了,卻被賀云飛叫成弱雞?!

那賀云飛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不,“恐怖”應該不太準確,畢竟到了后面,每一重都是新階段,賀云飛就算是六重,也絕對夠資格說出這種話了。

像那些能突破九重的變態,楊超連想都不敢想。

“我挑釁你?一直以來都是誰挑釁誰的?”豈料,對方竟然也火冒三丈:“讓你拿下滄龍區商界的控制權,你不是說這個人廢了,就是那個變植物人了,老兄弟,整整半年了,半年了啊……你當年統治滄龍的地下世界都沒用過這么長時間吧?后來甚至在其余三大城區都有所發展,要不是那些大哥們聯起手來打你,恐怕你能直接統治整個昌海市!給老子個商界控制權竟然敢用半年?你自己說,這事到底誰做的不對?”

“……我不對。”賀云飛低聲說了一句,緊接著又說:“那又怎么樣,我就是不對,有種你打我呀。”

“……我不跟你打。我只想問你一句話,能不能好好談談了?”

“談?把老子的學生殺的一個不剩,老子的兄弟也被你送進了那種破地方,還有什么好談的?我告訴你……”

話沒說完,一旁的楊超忍不住了:“飛爺,我還活著呢。”

“哦哦……”賀云飛繼續說道:“殺的只剩一個……”

“飛爺,我們還沒死呢!”地上,雜七雜八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們當然沒死,只不過全都骨折了,有的斷了胳膊,有的斷了肋骨,已經爬不起來了……

“……”賀云飛拍了一下腦門:“閉嘴,你們死了,不許說話!”

現場所有人皆是一臉“……”的表情。

“你說,這還有什么好談的,我告訴你,今天我就是奔著你的命來的。”

“如果我真的下死手,你覺得你現在還能聽見他們說話?行吧,我承認我陷害林夜陽做的不對,可我有對他做過什么嗎?林夜陽被你救走了吧?我找了兩個人去殺他,不就是為了給你點動力嗎,林夜陽都他媽八重境界了,我真想殺他,會派那兩個貨去嗎?你倒好,直接跟我翻臉?”說到最后,他的語氣都有些委屈了起來。

顯然,他是真的害怕賀云飛,一直以來,他無時不刻都在賀云飛面前裝逼,是因為那時的賀云飛不打算跟他翻臉,實際上,每次他裝逼的時候,事后都冷汗直冒。

這番話聽完,賀云飛都愣了一下,回想起來,好像真是這么回事。

其實,賀云飛也沒打算翻臉,要不是他威脅賀云飛,兩人現在還相安無事。賀云飛知道,他們兩個一旦開打,雖然死的一定是對方,但他背后的勢力,是賀云飛無論如何都惹不起的。

之前他以為事情沒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才在救出林夜陽的同時,又把天字班的人叫來這里,準備跑路前干場大的,現在知道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誰瘋了跟他打架???

也算是就坡下驢,賀云飛當場露出一個笑臉:“你說真的?你真是這么想的?”

“……嗯。”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大大的好人……”

眼看兩個領頭人從一開始的劍拔弩張變成現在這樣,雙方都松了口氣。

“兄弟,那現在可以談談嗎?”

“談,必須談,走走走……”

賀云飛一點不客氣的,走過去就摟住他的肩膀,往公司里面走去。

天字班眾人互相攙扶著離開了,門口的人也都散了。

十分鐘后,這條街,又充滿了普通人群。

他們并不知道十分鐘前,這條街上發生了什么,永遠都不會知道……

nba数据库新浪体育:108 封閉的街道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天字班。

夜幕降臨,那座白色小樓矗立在黑暗中,十分安靜。

在白樓前面,有一大群人。

他們有的站著,有的蹲著,有的坐在臺階上,他們把玩著各自手里的武器,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好像在等待著什么。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人從樓房中走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他面色平靜地說道:“別被任何人發現,分散開走,目標,海島城的海島影視集團。”

眾人聞言,沒有二話,紛紛走向大門,朝著山下而去。

待人全部離開后,楊超給賀云飛打了一個電話:“飛爺,他們都出發了。”

“好,我這邊也沒問題了,你們盡量撐久一點,我隨后就到。”

……

掛了電話,賀云飛把槍收起,對林夜陽說道:“走吧。”在他的腳下,躺著兩具尸體,皆額頭中彈。

“真不甘心啊……”林夜陽拍了下大腿,說道:“飛子,答應我,等我回來那天,我不想看到昌?;褂欣短旃凈疃募O?。”

“沒問題!”賀云飛堅定地點了點頭。

林夜陽長呼口氣,鉆進了主駕駛,一腳踩向了油門。

車子發出一陣陣轟鳴聲,揚長而去。

與此同時,在賀云飛身后的黑色樓房里,傳出了警報聲,時不時飄出幾句“有人越獄了”之類的聲音,腳步聲也響了起來,許多手持鋼槍的人沖了出來。

在門外,他們只發現了兩具死尸。

領頭的隊長心中一顫,同一天內,犯人越獄,自家門外還發生了兇殺案,這簡直是赤裸裸的挑釁!

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明天就會鬧得滿城風雨!

……

與此同時,海島城,海島影業門外。

這條街上,早已沒了任何普通群眾,只有一大幫手持鋼刀的人將海島影業團團圍住。

因為就在不久前,某位領導下令,封鎖整個街道,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今天晚上,這里,注定只屬于這兩撥人。

沒有人會管他們,也沒有人夠資格管他們。

人們呼喊著,狂叫著,仿佛在示威。

很快,海島影業的門里就走出一群人,跟那群人對峙著。

又過了一會,海島影業里面又走出一個人,那人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樣子,步伐穩重,面色僵硬,他一出現,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包括他們對面的那幫人。

他站在了兩撥人的中間,看了看左右,忽然笑了。

“好樣的,真是好樣的……”他冷笑了幾聲,朗聲說道:“賀云飛,我知道你在,出來見一面吧。”

無人應答。

他又繼續說道:“林夜陽跑了對吧,說真的,我佩服你的膽量,林浩這個名字已經不能用了,現在連林夜陽都要被通緝了,我要是你兄弟,非恨死你不可。”

顯然,他并不相信賀云飛不在。

“你以為叫來這干酒囊飯袋就能拖住我?只要我想,這些人一個都活不了,但我沒有動手,因為我覺得我們還有機會好好談談,你到底出不出來?”

之后,是良久的沉默。

“好,你有種……”他看向對面的天字班成員,冷笑道:“看來你們的賀老師不在乎你們的死活,你們也是太傻逼了點,就這樣被他利用當了炮灰。”

說完,他的身子猛地彈射出去,直直撞向對面的人群。

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只聽“砰砰砰”的聲音響起,對面已經有五個人被他撞飛了出去。

而他的速度不減,在人群中橫沖直撞……

沒有多余的任何招式,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撞,便讓對面一多半的人倒地不起。他們站不起來,因為骨頭已經斷了。

如果按照真氣劃分的話,天字班普遍都是三重境界,而此時此刻,他們竟沒有一個人反應過來,由此可見這個人的實力有多恐怖。

當反應過來的時候,楊超慌張地舉起手中的刀,但緊接著,他便傻眼了。

入眼處,躺著一地天字班的人……

那個人,正朝楊超一步一步走來,嘴角掛起一絲冷笑。

楊超怕了,之前在天字班的時候,他是天字班武力最強的,因此也導致他目無一切,以為自己天下無敵,直到現在,他才猛然清醒,原來世上還有這么厲害的人!

“去死吧!”那人的速度再次快了起來,楊超只看到一道黑影閃過,對方便出現在了自己面前。

接著,他一拳砸向楊超的腦袋。

楊超下意識地閉上了眼……

他看不見,但能聽見。

只聽“砰”的一聲,對方的拳頭好像撞在了什么東西上,但是,楊超沒有感覺到疼,相反,輕微的風聲響起,對方已經后退數步。

楊超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兩下,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好了沒你事了,站一邊看戲吧。”

楊超睜開眼,差點淚流滿面。

“飛爺!”

賀云飛點了點頭,接著直視前方,道:“你怎么能這樣呢?怎么可以這樣呢?小孩你都打,為老不尊啊你!”

對方笑了起來:“賀云飛,你可終于出現了。”

“是,我出現了,能咋地?”

“為什么讓他們來挑釁我?”

“明知故問,我要救我兄弟,當然得找人拖住你啊。”

“這么直白?你是打算跟我翻臉了?”

“廢話,不然我來這干嘛?”賀云飛一邊說,一邊往他那邊走去,“來吧來吧,生死勿論,打死拉倒,老子受夠你這狗日的了!”

“嗨,我不跟你打!”對方連連擺手。

賀云飛站住,說道:“怎么,怕了?”

“對,怕了,我才五重境界,跟你打架,我瘋了?”

兩人在一邊吵得火熱朝天,而一旁的楊超,心中卻是百感交集。

直到這時,楊超才知道了對方的實力,不由得驚訝了起來,轉瞬,又激動了起來……

不得不激動。

煉氣的都知道,運轉一個小周天是一重,而后持之以恒,很輕松就能升到二重,而二重過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需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代價才能升到三重,很多沒有天賦的人,就算僥幸學會了煉氣,也將一輩子卡在二重境界,永遠無法再向前一步。

而在天字班,因為賀云飛的指導,人們終于突破了這個瓶頸,甚至有些天才,一口氣連四重都突破了。

比如楊超。

但四重過后,沒辦法了,真沒辦法了,再往前一步簡直難如登天。

聽賀云飛說,這是因為五重是一個新的階段,完全不是“二重比一重厲害”而已,簡直是碾壓前四重。

所以,當然很難突破。

……當然,五重過后的六、七、八、九,每一重都將是一個新階段,前四重完完全全不能比。

曾經,楊超以為世上除了賀云飛這種天才,根本不可能有人突破五重,直到見到今晚的這個人,他才相信真的有人能突破五重。

那么,他為什么不可以?

所以他很驚訝,對方竟然是五重境界;也很激動,因為今晚過后,他會倍加努力!

再說回此刻,賀云飛一聽對方的話,頓時氣得火冒三丈:“你他媽也知道你是個弱雞?那爺爺倒想問問你了,你哪來的勇氣挑釁我?”

楊超差點吐血,五重境界在他眼里已經是很厲害的高手了,卻被賀云飛叫成弱雞?!

那賀云飛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不,“恐怖”應該不太準確,畢竟到了后面,每一重都是新階段,賀云飛就算是六重,也絕對夠資格說出這種話了。

像那些能突破九重的變態,楊超連想都不敢想。

“我挑釁你?一直以來都是誰挑釁誰的?”豈料,對方竟然也火冒三丈:“讓你拿下滄龍區商界的控制權,你不是說這個人廢了,就是那個變植物人了,老兄弟,整整半年了,半年了啊……你當年統治滄龍的地下世界都沒用過這么長時間吧?后來甚至在其余三大城區都有所發展,要不是那些大哥們聯起手來打你,恐怕你能直接統治整個昌海市!給老子個商界控制權竟然敢用半年?你自己說,這事到底誰做的不對?”

“……我不對。”賀云飛低聲說了一句,緊接著又說:“那又怎么樣,我就是不對,有種你打我呀。”

“……我不跟你打。我只想問你一句話,能不能好好談談了?”

“談?把老子的學生殺的一個不剩,老子的兄弟也被你送進了那種破地方,還有什么好談的?我告訴你……”

話沒說完,一旁的楊超忍不住了:“飛爺,我還活著呢。”

“哦哦……”賀云飛繼續說道:“殺的只剩一個……”

“飛爺,我們還沒死呢!”地上,雜七雜八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們當然沒死,只不過全都骨折了,有的斷了胳膊,有的斷了肋骨,已經爬不起來了……

“……”賀云飛拍了一下腦門:“閉嘴,你們死了,不許說話!”

現場所有人皆是一臉“……”的表情。

“你說,這還有什么好談的,我告訴你,今天我就是奔著你的命來的。”

“如果我真的下死手,你覺得你現在還能聽見他們說話?行吧,我承認我陷害林夜陽做的不對,可我有對他做過什么嗎?林夜陽被你救走了吧?我找了兩個人去殺他,不就是為了給你點動力嗎,林夜陽都他媽八重境界了,我真想殺他,會派那兩個貨去嗎?你倒好,直接跟我翻臉?”說到最后,他的語氣都有些委屈了起來。

顯然,他是真的害怕賀云飛,一直以來,他無時不刻都在賀云飛面前裝逼,是因為那時的賀云飛不打算跟他翻臉,實際上,每次他裝逼的時候,事后都冷汗直冒。

這番話聽完,賀云飛都愣了一下,回想起來,好像真是這么回事。

其實,賀云飛也沒打算翻臉,要不是他威脅賀云飛,兩人現在還相安無事。賀云飛知道,他們兩個一旦開打,雖然死的一定是對方,但他背后的勢力,是賀云飛無論如何都惹不起的。

之前他以為事情沒有回旋的余地,所以才在救出林夜陽的同時,又把天字班的人叫來這里,準備跑路前干場大的,現在知道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誰瘋了跟他打架???

也算是就坡下驢,賀云飛當場露出一個笑臉:“你說真的?你真是這么想的?”

“……嗯。”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大大的好人……”

眼看兩個領頭人從一開始的劍拔弩張變成現在這樣,雙方都松了口氣。

“兄弟,那現在可以談談嗎?”

“談,必須談,走走走……”

賀云飛一點不客氣的,走過去就摟住他的肩膀,往公司里面走去。

天字班眾人互相攙扶著離開了,門口的人也都散了。

十分鐘后,這條街,又充滿了普通人群。

他們并不知道十分鐘前,這條街上發生了什么,永遠都不會知道……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 上海投资理财平台 股票低位放量下跌 淘宝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定牛 pk10技巧冠亚和稳赚 幸运28是不是全国开奖 吉林快3手机形态走势图 pk10赛车技巧都有哪些 爱配资网的微博 云南11选5奖金对照表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真钱手机客户端棋牌 精准平码三中三公开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号码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作为一种基准指标 吉林11选5中十万 内蒙古福彩快三开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