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6 23:21:13

等張鳴來到王公觀的時候,其他幾人都已經到達那里,正互相說著話。

“哈哈哈,阿鳴也到了。我們走吧,去上次那個地方喝酒。”羅成見到張鳴也到達王公觀,開始招呼眾人去老地方吃午飯。

一行人來到上次那個山峰,拿出準備好的東西,一邊吃著,一邊談論著通道的事情。

羅成高興的說道:“昨天晚上我正在睡覺,突然聽到道長的聲音,這才知道道長感受到了通道的位置。”

清陽道長看起來心情不錯,喝了一口黃酒,說道:“自從昨天晚上感受到那股波動之后,從今天早上開始,那股波動就越來越強烈,我估計不用等到明天,可能今天晚上,那個通道就會顯現出來。”

說到這里,道長扭頭瞅了一眼王公峰的方向。

“真的嗎?到時候一定要瞧瞧傳說中的異世界到底是什么樣子。”周婉兒一臉憧憬的說道。

孫立吃了一口牛肉,邊吃邊說道:“嗯嗯,我也要見見傳說中的仙女到底長的怎么樣。”

吳偉笑了笑搖頭不語,喝著小酒,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羅成笑道:“我不要太多,如果以后能夠達到劍仙的十分之一就心滿意足了。”

說道劍仙,幾人又開始熱烈的談論起劍仙大戰巨獸的情形。

張鳴看著王公峰的方向,隨口吃下一個葡萄。

清陽道長的感覺非常準確,通道的確就要打開了,具體時間應該就在晚上子時。

只不過,真的面對異世界的通道時,你們有決心去往異世界嗎。

他不擔心羅成和清陽道長,一個已經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決心,另一個則是年過半百,完全沒了后顧之憂。

至于其他人,都享受著優越的生活,面對未知,面對死亡,沒人敢確定他們到底會做出什么。

這個靈氣復蘇的世界,他們是先行者,沒人可以給他們示范未來的道路。

……

天色漸漸轉暗,游客們都已經下山,王公峰瞬間冷清下來,只余下羅成幾人。

幾人草草吃過晚飯,有些心不在焉的說著話,不時瞅向周圍,但卻什么也看不到。

最終他們停下了交談,望著周圍的景色,不知都在想什么。

今天正值陰歷十五,清冽的月光照在王公山上,從王公峰上環顧周圍的景色,能夠感受到別樣的意境。

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的耐性被消磨殆盡,開始急躁的在峰頂走來走去,不時看向閉目盤坐的清陽道長。

張鳴看他們幾次想要張口詢問,但害怕打擾到清陽道長,最終又閉上了嘴巴。

時間慢慢來到了子時,峰頂的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股波動,這股波動越來越強烈,似乎有什么東西就要出現了。

開始了。張鳴感受到,乾元洞天開始散發出自身的力量,即將顯現。

“來了!”清陽道長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睜開眼睛驚呼出聲。

什么?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隨即就感受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峰頂外的半空中,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慢慢顯現,閃耀的光芒射向四面八方,一時間整個王公峰都被照亮,如同天空中出現了一輪太陽。

不僅如此,“太陽”向上迸發出一道巨大的光柱,向著月亮奔去,好似與月亮連接到了一起。

“那……那就是異世界!”孫立吃驚的看著“太陽”。

雖然光芒非常的耀眼,但是眾人直視“太陽”卻沒受到傷害,反而在“太陽”的中心看到了一道圓形的大門。

門后顯示著一幕幕的畫面,妖怪、人類、宮殿、云層等等等等。

“不!那是仙界,那是仙界??!”羅成癡癡的望著這一幕,腳下開始向著通道緩緩走去。

“等等,羅成,那個通道在半空中??!如果進不去,就沒命了!”周婉兒趕忙攔住羅成。

“哈哈哈哈,婉兒,你不用攔我。”羅成大笑了幾聲,將周婉兒的手撥開,神色堅定的望向閃耀著萬丈光芒的大門。

“這么長時間,你還不了解我嗎。遇到這種事情,就算是死,又何懼。”

“我等了這么長時間,就是為了這一刻!就是為了這一刻!”

說完,羅成急速沖向了大門,在峰頂的邊緣縱身一躍。

“啊——”周婉兒下意識尖叫了一聲,隨即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一幕。

羅成的身體在接觸到大門的瞬間,被吸入了其中,眾人只能聽到羅成最后的大笑聲。

“哈哈哈哈!”

王公觀,清風道長也感受到了外面的動靜,起身打量著外界的光柱,喃喃的說道:“清陽……”

與此同時,劉廷也觀測到了王公峰峰頂出現的“太陽”,以及沖天而起的光柱,立馬帶人往王公觀趕去。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不可能是妖怪吧,前兩次都沒有這么大的動靜。

劉廷快速沖過來的時候,峰頂,清陽道長也來到了邊緣。

打量著眼前的通道大門,回頭對著眾人笑道:“我在觀中修行了幾十年,今日才算是見到真正的大道呀。”

語氣中透露出無奈、痛苦、釋然等等,五味雜陳,一時間感受不出到底蘊含著多少感情。

說完這句話,清陽不再說什么,向眾人拱了拱手,轉身跳入了大門內。

眾人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山間的動物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瘋狂的叫喊著什么,向著王公峰趕來。

大批的鳥兒紛紛涌入大門,但是卻只能徒勞的鉆來鉆去,無法進入大門后的世界。

眾人疑惑間,隨即又注意到一條青蛇出現在峰頂邊緣,同樣躍向大門,成功的進入了里面。

注意到這一幕的周婉兒猜測的說道:“難道只有吃過靈果的人才能進入嗎,這青蛇不就是之前靈果附近的蛇嗎,我們還給它留了一個果子。”

吳偉答道:“應該是吧,你們要進去嗎,我要先進去了,早就先嘗嘗仙酒的味道了,這次有機會了,哈哈哈。”

笑了幾聲,吳偉同樣躍身進入了大門。

張鳴看到這里,見孫立和周婉兒還在猶豫,隨即也不再等了,同樣跳入了大門。

“阿鳴……”孫立和周婉兒看到平常悶聲不吭的張鳴也跳了進去,更加的猶豫。

孫立是舍不得現在的生活,天天吃吃喝喝,玩玩樂樂非常的瀟灑,而大門后的世界象征著未知,可能會得到什么,但也可能會死。

周婉兒同樣的猶豫不決,她現在的生活很美滿,有疼愛自己的家人,有各種朋友閨蜜,她有些舍不得這些人。

而在周婉兒和孫立猶豫不決的時候,大門開始快速縮小,兩人連忙趕到峰頂的邊緣,隨即又稍微猶豫了一下。

而就是這一猶豫,大門已經消失不見,光芒消失不見,峰頂又恢復了平靜,好像剛才的一切只是夢一般。

只不過兩人都明白,剛才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們沒有抓住這個機會。

不提山頂心生懊悔的兩人,進入洞天世界的眾人都獲得了力量種子。

本來他們幾人會落到不同的地方,但是為了增加他們的生存幾率,張鳴讓他們一同落入了南瞻部州。

南瞻部州的上方,幾道流星突然出現,劃過天空墜入大地,引得山中的野獸四散而逃,就算是妖怪也被流星的威勢所震撼,遠離了此地。

受到洞天力量的?;?,幾人倒沒有產生什么傷勢,只是略顯狼狽,渾身上下都是塵土。

幾人互相瞅了瞅,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從此以后我們就是生死與共的道友了。”羅成非常的高興,落入一個新世界,沒有什么比見到熟悉的人更加高興。

羅成、吳偉、清陽以及張鳴等人落入洞天內的位置相距不遠,互相能看到對方的情況。

幾人聚在一起說著話,談論起周婉兒和孫立。

張鳴說道:“我估計他們沒有進來,我進來的時候他們還在猶豫,而且他們進來的話,想來也是落在這附近,但是周圍沒有看到他們……”

羅成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每個人有自己的自由去選擇方向,這種事情不能強求。”

“我了解他們,孫立喜歡玩樂,估計不愿意來這里吃苦,周婉兒同樣也是,這里充滿了太多的未知。”

幾人還要再談論一些有的沒的,清陽突然說道:“等等,你們有沒有感受到自己體內多了什么?”

幾人聽到清陽的話,開始閉目感受著身體的情況。

張鳴裝作驚訝的樣子說道:“我感覺身體中似乎多了一顆珠子,好像這顆珠子蘊含著什么東西。”

清陽點點頭,說道:“我感覺身體內多了一面鏡子,可以利用這面鏡子探查周圍的情況,甚至還可以用它來傷敵。”

說到這里,有些奇怪的說道:“好像是進入這里的時候多出來的。”

這個時候羅成也感受到了什么,驚訝的說道:“我體內多了一塊印章,好像可以借用其中的力量。”

吳偉同樣說道:“我也是,多出了一把劍,可以用來傷敵。難道是這個世界賦予給我們的?”

“有可能,我們先在這附近找個地方當做庇護所,探查清楚體內的東西再去索周圍。”

清陽環顧周圍的環境,隨即說道。

“好。”

新浪体育手机新浪网:第二十章 入洞天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等張鳴來到王公觀的時候,其他幾人都已經到達那里,正互相說著話。

“哈哈哈,阿鳴也到了。我們走吧,去上次那個地方喝酒。”羅成見到張鳴也到達王公觀,開始招呼眾人去老地方吃午飯。

一行人來到上次那個山峰,拿出準備好的東西,一邊吃著,一邊談論著通道的事情。

羅成高興的說道:“昨天晚上我正在睡覺,突然聽到道長的聲音,這才知道道長感受到了通道的位置。”

清陽道長看起來心情不錯,喝了一口黃酒,說道:“自從昨天晚上感受到那股波動之后,從今天早上開始,那股波動就越來越強烈,我估計不用等到明天,可能今天晚上,那個通道就會顯現出來。”

說到這里,道長扭頭瞅了一眼王公峰的方向。

“真的嗎?到時候一定要瞧瞧傳說中的異世界到底是什么樣子。”周婉兒一臉憧憬的說道。

孫立吃了一口牛肉,邊吃邊說道:“嗯嗯,我也要見見傳說中的仙女到底長的怎么樣。”

吳偉笑了笑搖頭不語,喝著小酒,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羅成笑道:“我不要太多,如果以后能夠達到劍仙的十分之一就心滿意足了。”

說道劍仙,幾人又開始熱烈的談論起劍仙大戰巨獸的情形。

張鳴看著王公峰的方向,隨口吃下一個葡萄。

清陽道長的感覺非常準確,通道的確就要打開了,具體時間應該就在晚上子時。

只不過,真的面對異世界的通道時,你們有決心去往異世界嗎。

他不擔心羅成和清陽道長,一個已經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決心,另一個則是年過半百,完全沒了后顧之憂。

至于其他人,都享受著優越的生活,面對未知,面對死亡,沒人敢確定他們到底會做出什么。

這個靈氣復蘇的世界,他們是先行者,沒人可以給他們示范未來的道路。

……

天色漸漸轉暗,游客們都已經下山,王公峰瞬間冷清下來,只余下羅成幾人。

幾人草草吃過晚飯,有些心不在焉的說著話,不時瞅向周圍,但卻什么也看不到。

最終他們停下了交談,望著周圍的景色,不知都在想什么。

今天正值陰歷十五,清冽的月光照在王公山上,從王公峰上環顧周圍的景色,能夠感受到別樣的意境。

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的耐性被消磨殆盡,開始急躁的在峰頂走來走去,不時看向閉目盤坐的清陽道長。

張鳴看他們幾次想要張口詢問,但害怕打擾到清陽道長,最終又閉上了嘴巴。

時間慢慢來到了子時,峰頂的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股波動,這股波動越來越強烈,似乎有什么東西就要出現了。

開始了。張鳴感受到,乾元洞天開始散發出自身的力量,即將顯現。

“來了!”清陽道長好像感受到了什么,睜開眼睛驚呼出聲。

什么?眾人還沒反應過來,隨即就感受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

峰頂外的半空中,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慢慢顯現,閃耀的光芒射向四面八方,一時間整個王公峰都被照亮,如同天空中出現了一輪太陽。

不僅如此,“太陽”向上迸發出一道巨大的光柱,向著月亮奔去,好似與月亮連接到了一起。

“那……那就是異世界!”孫立吃驚的看著“太陽”。

雖然光芒非常的耀眼,但是眾人直視“太陽”卻沒受到傷害,反而在“太陽”的中心看到了一道圓形的大門。

門后顯示著一幕幕的畫面,妖怪、人類、宮殿、云層等等等等。

“不!那是仙界,那是仙界??!”羅成癡癡的望著這一幕,腳下開始向著通道緩緩走去。

“等等,羅成,那個通道在半空中??!如果進不去,就沒命了!”周婉兒趕忙攔住羅成。

“哈哈哈哈,婉兒,你不用攔我。”羅成大笑了幾聲,將周婉兒的手撥開,神色堅定的望向閃耀著萬丈光芒的大門。

“這么長時間,你還不了解我嗎。遇到這種事情,就算是死,又何懼。”

“我等了這么長時間,就是為了這一刻!就是為了這一刻!”

說完,羅成急速沖向了大門,在峰頂的邊緣縱身一躍。

“啊——”周婉兒下意識尖叫了一聲,隨即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一幕。

羅成的身體在接觸到大門的瞬間,被吸入了其中,眾人只能聽到羅成最后的大笑聲。

“哈哈哈哈!”

王公觀,清風道長也感受到了外面的動靜,起身打量著外界的光柱,喃喃的說道:“清陽……”

與此同時,劉廷也觀測到了王公峰峰頂出現的“太陽”,以及沖天而起的光柱,立馬帶人往王公觀趕去。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不可能是妖怪吧,前兩次都沒有這么大的動靜。

劉廷快速沖過來的時候,峰頂,清陽道長也來到了邊緣。

打量著眼前的通道大門,回頭對著眾人笑道:“我在觀中修行了幾十年,今日才算是見到真正的大道呀。”

語氣中透露出無奈、痛苦、釋然等等,五味雜陳,一時間感受不出到底蘊含著多少感情。

說完這句話,清陽不再說什么,向眾人拱了拱手,轉身跳入了大門內。

眾人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山間的動物好像也感受到了什么,瘋狂的叫喊著什么,向著王公峰趕來。

大批的鳥兒紛紛涌入大門,但是卻只能徒勞的鉆來鉆去,無法進入大門后的世界。

眾人疑惑間,隨即又注意到一條青蛇出現在峰頂邊緣,同樣躍向大門,成功的進入了里面。

注意到這一幕的周婉兒猜測的說道:“難道只有吃過靈果的人才能進入嗎,這青蛇不就是之前靈果附近的蛇嗎,我們還給它留了一個果子。”

吳偉答道:“應該是吧,你們要進去嗎,我要先進去了,早就先嘗嘗仙酒的味道了,這次有機會了,哈哈哈。”

笑了幾聲,吳偉同樣躍身進入了大門。

張鳴看到這里,見孫立和周婉兒還在猶豫,隨即也不再等了,同樣跳入了大門。

“阿鳴……”孫立和周婉兒看到平常悶聲不吭的張鳴也跳了進去,更加的猶豫。

孫立是舍不得現在的生活,天天吃吃喝喝,玩玩樂樂非常的瀟灑,而大門后的世界象征著未知,可能會得到什么,但也可能會死。

周婉兒同樣的猶豫不決,她現在的生活很美滿,有疼愛自己的家人,有各種朋友閨蜜,她有些舍不得這些人。

而在周婉兒和孫立猶豫不決的時候,大門開始快速縮小,兩人連忙趕到峰頂的邊緣,隨即又稍微猶豫了一下。

而就是這一猶豫,大門已經消失不見,光芒消失不見,峰頂又恢復了平靜,好像剛才的一切只是夢一般。

只不過兩人都明白,剛才的一切都是真的,他們沒有抓住這個機會。

不提山頂心生懊悔的兩人,進入洞天世界的眾人都獲得了力量種子。

本來他們幾人會落到不同的地方,但是為了增加他們的生存幾率,張鳴讓他們一同落入了南瞻部州。

南瞻部州的上方,幾道流星突然出現,劃過天空墜入大地,引得山中的野獸四散而逃,就算是妖怪也被流星的威勢所震撼,遠離了此地。

受到洞天力量的?;?,幾人倒沒有產生什么傷勢,只是略顯狼狽,渾身上下都是塵土。

幾人互相瞅了瞅,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從此以后我們就是生死與共的道友了。”羅成非常的高興,落入一個新世界,沒有什么比見到熟悉的人更加高興。

羅成、吳偉、清陽以及張鳴等人落入洞天內的位置相距不遠,互相能看到對方的情況。

幾人聚在一起說著話,談論起周婉兒和孫立。

張鳴說道:“我估計他們沒有進來,我進來的時候他們還在猶豫,而且他們進來的話,想來也是落在這附近,但是周圍沒有看到他們……”

羅成明白他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每個人有自己的自由去選擇方向,這種事情不能強求。”

“我了解他們,孫立喜歡玩樂,估計不愿意來這里吃苦,周婉兒同樣也是,這里充滿了太多的未知。”

幾人還要再談論一些有的沒的,清陽突然說道:“等等,你們有沒有感受到自己體內多了什么?”

幾人聽到清陽的話,開始閉目感受著身體的情況。

張鳴裝作驚訝的樣子說道:“我感覺身體中似乎多了一顆珠子,好像這顆珠子蘊含著什么東西。”

清陽點點頭,說道:“我感覺身體內多了一面鏡子,可以利用這面鏡子探查周圍的情況,甚至還可以用它來傷敵。”

說到這里,有些奇怪的說道:“好像是進入這里的時候多出來的。”

這個時候羅成也感受到了什么,驚訝的說道:“我體內多了一塊印章,好像可以借用其中的力量。”

吳偉同樣說道:“我也是,多出了一把劍,可以用來傷敵。難道是這個世界賦予給我們的?”

“有可能,我們先在這附近找個地方當做庇護所,探查清楚體內的東西再去索周圍。”

清陽環顧周圍的環境,隨即說道。

“好。”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