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22:27:34

盤國的大巫以及士兵都在忙著追殺逃跑的東夷人,羅成等人則是裝模作樣的追了一段距離,隨即就停在一處偏僻的地方休息起來。

他們可不是什么弒殺之人,只不過剛才盤圖在那里,他們也不好抵抗他的命令。

現在沒人管了,現在這里休息一會再說。

躺在地上,羅成感嘆的說道:“這些土著可真是野蠻,殺人不眨眼,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完全就是不要命的存在。”

吳偉躺倒在地上,從懷中掏出一個酒葫蘆,喝了幾口:“是啊,這些土著根本就不跟你玩虛的,就認實力,就認效果,那些大道理什么的滾一邊去。”

清陽道長微微搖了搖頭:“這些人沒有開化,這個樣子也屬正常,還需要慢慢來。”

張鳴則扭頭看著周圍,注意著會不會出現敵人。

在這邊聊了一會,幾人才從這里出去,又加入了廝殺的隊伍,在邊緣劃水。

這場大戰之后,東夷聯軍再也組織不起抵抗的軍隊,只能投降于盤國。

而將東夷聯軍擊敗之后,整個南瞻部州以東已經沒有其他的勢力,現在還剩下的就是南部和西部的重重大山,這些大山中同樣有著各種部落,更加的野蠻嗜血。

西北邊同樣是重重大山,東北邊則是一片平原,那里沒有多少部落居住。

盤國沒管大山中的部落,只是派出軍隊教訓了幾個桀驁不馴的部落,向他們證實了自己的實力,隨后就不再管他們。

而羅成幾人則忙著搜刮東夷族的修煉功法,從里面尋找上古遺留的修煉知識。

在查閱東夷族的資料后,眾人推演出了筑基期的功法,隨后便帶領盤王賜予他們的奴隸和平民來到了海邊,成立了屬于自己的國家。

降服周圍的部落后,盤王開始論功行賞,羅成幾人都獲得了大量的賞賜,并被分配了一些平民與奴隸用于在自己的封地建設國度。

幾人都把自己的封地選在了北方的海邊,本來還考慮過東方的海邊,不過那里一直都是東夷部落的勢力范圍,自己剛剛擊敗他們,難免這些東夷人會鬧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最終選擇了北方向的海邊。

整個盤國的勢力范圍內,氣候都比較適宜,選擇哪里差別都不是很大,不過現代人非常忙明白海邊的優勢。

張鳴把自己的平民和奴隸都給了羅成和吳偉,他可沒工夫搞這些東西,光是建設洞天就夠他頭疼的了。

清陽道長同樣沒有留下多少人,只是留了一部分人為他做事,其他人也都送給了羅成和吳偉。

羅成和吳偉倒是對建設國家有些興趣,在海邊建立了成國和吳國,大部分時間花在修煉上,小部分時間則會指點國家的建設。

清陽道長在成國附近的山上修建了一處道觀,收了幾名弟子,鉆研術法大道。

張鳴則是裝作一副好奇的樣子,喜歡四處游玩,其實是去洞天世界四處探查,觀察洞天的發展情況。

中間,張鳴還去了一躺現實世界,觀察了后續的發展。

乾元洞天開啟的時候,半個地球都觀察到了那沖天而起的光柱,只不過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而上國則清楚具體的原因,當時孫立和周婉兒愣愣的站在王公峰的峰頂,沒想著下山躲避,結果被劉廷帶人抓了個正著。

一番盤問之后,本來就心神不寧的兩人把一切都交代了出去。

目前,王公山已經被上面規劃為動植物研究基地,不再接納游客的進入,王公峰的峰頂則是被重點圈了起來,重重?;?。

通道所在位置的下方建立起了一些平臺,用于?;ご油ǖ萊隼吹納?,當然可能也是為了抓捕從中逃出來的東西。

上國對網上瘋傳的沖天光柱沒有任何反應,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只不過當時通道顯現時產生的現象太大,全球都清楚一定發生了什么大事。

張鳴注意到那段時間,全球各國的領導都在訪問上國,也不知道暗地里發生了什么交易,最后王公峰出現了外國人的身影。

對于張鳴來說,這些都無所謂。反正對他來說,只要有人進入就行。

現在他只敢放進入一部分人,等洞天土著的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他就會漸漸放開洞天的限制。

現實世界過去了三個月,但是洞天世界已經過去了兩年多。

羅成、吳偉、清陽以及張鳴幾人再次相聚在一起。

幾人目前都已經達到了筑基期的實力,在洞天也算是數一數二的戰力。

達到筑基期以后,幾人都發生了一些變化,總體來說,就像開了美白磨皮濾鏡一樣,所有人變得光彩奪目,肌膚晶瑩透亮,更是有一種異于常人的氣質。

其中變化最大的還要數清陽道長,他現在已經變成一個非常年輕的帥哥,看起來年紀跟羅成他們一樣大。

一些身懷上古血脈的異種可能實力超過筑基期,達到了第三階,但是這些異種的數量畢竟太少。

目前乾元洞天并沒有放開對最高戰力的壓制,它一直都在緩慢的推進,就是為了防止某些異種的實力太過強勁,從而憑借血脈稱霸整個洞天世界。

這不是洞天愿意看到的事情,它的潛意識還是想要仙道昌盛,通過修煉慢慢進階。

羅成喝了一口酒,突然嘆了一口氣:“進來之前,我總想著為了長生,就算是死也值了,但是現在我又開始懷念現實世界的生活,我真是夠賤的。”

吳偉笑了笑,說道:“誰都一樣,我也開始懷念地球上的生活,畢竟在這邊也呆了兩年多,地球上的酒是什么味道,我都快忘記了。”

看來是時候告訴他們回去的道路了。

張鳴裝作一副思索的樣子,隨即說道:“前段時間,你們見過那些鮫人了吧。”

羅成隨口答道:“見過了,怎么了,那些男鮫人一個個長的賊丑,完全就是一個肉疙瘩。”

張鳴緊接著說道:“我聽那些鮫人說,在北邊的海上有一個大島,那座大島上有著通往其他世界的大門,甚至還可以通往傳說中的仙界和地府。”

“咳咳咳。”被張鳴的消息震驚到,吳偉咳嗽了幾聲這才張嘴說道:“真的假的,他們的消息準確嗎?”

“應該準確,這是我上次去他們的王宮交易時從鮫人丞相那里聽說的。”

“那我們……”吳偉神色激動的看著羅成幾人。

其他人明白他的意思,羅成重重的點點頭回道:“可以,我們可以準備前往那個島。”

道長同樣點點頭:“我也同意,來了這么長時間,我也有些擔心觀里的情況。也不知道師兄他們怎么樣了。”

張鳴也裝模作樣的說道:“我也有些擔心我妹妹怎么樣了。”

正在界島扮演女仙的顧曉怡此刻正在界島大殿中,看著妖怪們的節目,突然間打了一個噴嚏。

一時間整個大殿中如同吹過一股狂風,妖怪們跌跌撞撞的晃來晃去,好不容易才站穩了腳步。

顧曉怡沒管下面戰戰赫赫的妖怪,感覺有些奇怪,正常情況下,自己可不會打噴嚏,不會是張鳴在念叨她吧。

也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害得我在妖怪面前丟人。

氣惱的揮了揮手,隨即就見下方有個長著狐貍臉的妖怪喊道:“今日到此結束,眾妖退下。”

……

不知道自己又惹到顧曉怡的張鳴正收拾著東西,其實也沒什么要收拾的,只不過總不可能什么都不帶。

收拾完東西,張鳴與羅成幾人一同來到了海邊,這里正停著一艘小船,船邊還有幾個孔武有力的男性鮫人,這是羅成他們雇傭的向導。

羅成幾人不知道大島的位置,而這些鮫人曾經去過那個地方,所以特地雇傭他們作為自己的向導。

他們幾個都擁有煉氣期圓滿的實力,在目前的洞天世界來說,實力也算強勁。

告別成國和吳國送行的眾人,羅成幾人坐上小船,用術法制造出一股勁風,吹動著船帆快速向北駛去。

那幾個鮫人向導則是跟在船邊,為小船指引方向。

幾人餓了就吃點鮫人向導打來的魚,渴了就用法術制造出一些水。在海上悠哉悠哉的行駛了大半個月,這才來到此行的目的地,界島。

新浪体育棋牌:第二十二章 修行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盤國的大巫以及士兵都在忙著追殺逃跑的東夷人,羅成等人則是裝模作樣的追了一段距離,隨即就停在一處偏僻的地方休息起來。

他們可不是什么弒殺之人,只不過剛才盤圖在那里,他們也不好抵抗他的命令。

現在沒人管了,現在這里休息一會再說。

躺在地上,羅成感嘆的說道:“這些土著可真是野蠻,殺人不眨眼,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完全就是不要命的存在。”

吳偉躺倒在地上,從懷中掏出一個酒葫蘆,喝了幾口:“是啊,這些土著根本就不跟你玩虛的,就認實力,就認效果,那些大道理什么的滾一邊去。”

清陽道長微微搖了搖頭:“這些人沒有開化,這個樣子也屬正常,還需要慢慢來。”

張鳴則扭頭看著周圍,注意著會不會出現敵人。

在這邊聊了一會,幾人才從這里出去,又加入了廝殺的隊伍,在邊緣劃水。

這場大戰之后,東夷聯軍再也組織不起抵抗的軍隊,只能投降于盤國。

而將東夷聯軍擊敗之后,整個南瞻部州以東已經沒有其他的勢力,現在還剩下的就是南部和西部的重重大山,這些大山中同樣有著各種部落,更加的野蠻嗜血。

西北邊同樣是重重大山,東北邊則是一片平原,那里沒有多少部落居住。

盤國沒管大山中的部落,只是派出軍隊教訓了幾個桀驁不馴的部落,向他們證實了自己的實力,隨后就不再管他們。

而羅成幾人則忙著搜刮東夷族的修煉功法,從里面尋找上古遺留的修煉知識。

在查閱東夷族的資料后,眾人推演出了筑基期的功法,隨后便帶領盤王賜予他們的奴隸和平民來到了海邊,成立了屬于自己的國家。

降服周圍的部落后,盤王開始論功行賞,羅成幾人都獲得了大量的賞賜,并被分配了一些平民與奴隸用于在自己的封地建設國度。

幾人都把自己的封地選在了北方的海邊,本來還考慮過東方的海邊,不過那里一直都是東夷部落的勢力范圍,自己剛剛擊敗他們,難免這些東夷人會鬧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最終選擇了北方向的海邊。

整個盤國的勢力范圍內,氣候都比較適宜,選擇哪里差別都不是很大,不過現代人非常忙明白海邊的優勢。

張鳴把自己的平民和奴隸都給了羅成和吳偉,他可沒工夫搞這些東西,光是建設洞天就夠他頭疼的了。

清陽道長同樣沒有留下多少人,只是留了一部分人為他做事,其他人也都送給了羅成和吳偉。

羅成和吳偉倒是對建設國家有些興趣,在海邊建立了成國和吳國,大部分時間花在修煉上,小部分時間則會指點國家的建設。

清陽道長在成國附近的山上修建了一處道觀,收了幾名弟子,鉆研術法大道。

張鳴則是裝作一副好奇的樣子,喜歡四處游玩,其實是去洞天世界四處探查,觀察洞天的發展情況。

中間,張鳴還去了一躺現實世界,觀察了后續的發展。

乾元洞天開啟的時候,半個地球都觀察到了那沖天而起的光柱,只不過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而上國則清楚具體的原因,當時孫立和周婉兒愣愣的站在王公峰的峰頂,沒想著下山躲避,結果被劉廷帶人抓了個正著。

一番盤問之后,本來就心神不寧的兩人把一切都交代了出去。

目前,王公山已經被上面規劃為動植物研究基地,不再接納游客的進入,王公峰的峰頂則是被重點圈了起來,重重?;?。

通道所在位置的下方建立起了一些平臺,用于?;ご油ǖ萊隼吹納?,當然可能也是為了抓捕從中逃出來的東西。

上國對網上瘋傳的沖天光柱沒有任何反應,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只不過當時通道顯現時產生的現象太大,全球都清楚一定發生了什么大事。

張鳴注意到那段時間,全球各國的領導都在訪問上國,也不知道暗地里發生了什么交易,最后王公峰出現了外國人的身影。

對于張鳴來說,這些都無所謂。反正對他來說,只要有人進入就行。

現在他只敢放進入一部分人,等洞天土著的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他就會漸漸放開洞天的限制。

現實世界過去了三個月,但是洞天世界已經過去了兩年多。

羅成、吳偉、清陽以及張鳴幾人再次相聚在一起。

幾人目前都已經達到了筑基期的實力,在洞天也算是數一數二的戰力。

達到筑基期以后,幾人都發生了一些變化,總體來說,就像開了美白磨皮濾鏡一樣,所有人變得光彩奪目,肌膚晶瑩透亮,更是有一種異于常人的氣質。

其中變化最大的還要數清陽道長,他現在已經變成一個非常年輕的帥哥,看起來年紀跟羅成他們一樣大。

一些身懷上古血脈的異種可能實力超過筑基期,達到了第三階,但是這些異種的數量畢竟太少。

目前乾元洞天并沒有放開對最高戰力的壓制,它一直都在緩慢的推進,就是為了防止某些異種的實力太過強勁,從而憑借血脈稱霸整個洞天世界。

這不是洞天愿意看到的事情,它的潛意識還是想要仙道昌盛,通過修煉慢慢進階。

羅成喝了一口酒,突然嘆了一口氣:“進來之前,我總想著為了長生,就算是死也值了,但是現在我又開始懷念現實世界的生活,我真是夠賤的。”

吳偉笑了笑,說道:“誰都一樣,我也開始懷念地球上的生活,畢竟在這邊也呆了兩年多,地球上的酒是什么味道,我都快忘記了。”

看來是時候告訴他們回去的道路了。

張鳴裝作一副思索的樣子,隨即說道:“前段時間,你們見過那些鮫人了吧。”

羅成隨口答道:“見過了,怎么了,那些男鮫人一個個長的賊丑,完全就是一個肉疙瘩。”

張鳴緊接著說道:“我聽那些鮫人說,在北邊的海上有一個大島,那座大島上有著通往其他世界的大門,甚至還可以通往傳說中的仙界和地府。”

“咳咳咳。”被張鳴的消息震驚到,吳偉咳嗽了幾聲這才張嘴說道:“真的假的,他們的消息準確嗎?”

“應該準確,這是我上次去他們的王宮交易時從鮫人丞相那里聽說的。”

“那我們……”吳偉神色激動的看著羅成幾人。

其他人明白他的意思,羅成重重的點點頭回道:“可以,我們可以準備前往那個島。”

道長同樣點點頭:“我也同意,來了這么長時間,我也有些擔心觀里的情況。也不知道師兄他們怎么樣了。”

張鳴也裝模作樣的說道:“我也有些擔心我妹妹怎么樣了。”

正在界島扮演女仙的顧曉怡此刻正在界島大殿中,看著妖怪們的節目,突然間打了一個噴嚏。

一時間整個大殿中如同吹過一股狂風,妖怪們跌跌撞撞的晃來晃去,好不容易才站穩了腳步。

顧曉怡沒管下面戰戰赫赫的妖怪,感覺有些奇怪,正常情況下,自己可不會打噴嚏,不會是張鳴在念叨她吧。

也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害得我在妖怪面前丟人。

氣惱的揮了揮手,隨即就見下方有個長著狐貍臉的妖怪喊道:“今日到此結束,眾妖退下。”

……

不知道自己又惹到顧曉怡的張鳴正收拾著東西,其實也沒什么要收拾的,只不過總不可能什么都不帶。

收拾完東西,張鳴與羅成幾人一同來到了海邊,這里正停著一艘小船,船邊還有幾個孔武有力的男性鮫人,這是羅成他們雇傭的向導。

羅成幾人不知道大島的位置,而這些鮫人曾經去過那個地方,所以特地雇傭他們作為自己的向導。

他們幾個都擁有煉氣期圓滿的實力,在目前的洞天世界來說,實力也算強勁。

告別成國和吳國送行的眾人,羅成幾人坐上小船,用術法制造出一股勁風,吹動著船帆快速向北駛去。

那幾個鮫人向導則是跟在船邊,為小船指引方向。

幾人餓了就吃點鮫人向導打來的魚,渴了就用法術制造出一些水。在海上悠哉悠哉的行駛了大半個月,這才來到此行的目的地,界島。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