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23:45:30

寧輕雪擦了擦紅腫的眼睛,拿起那封沒有署名的信,她知道這封信不是給她的,想拆開來,但是最后還是忍住了。將伊天的東西小心的收了起來,全部裝進了小箱子,這才打開門。

“輕雪,你到底怎么了?”李慕枚看著眼睛紅腫的寧輕雪,她知道自己沒有看錯。寧輕雪確實是哭了,而且似乎還很傷心。

“那個箱子里面是什么?”李慕枚有些驚奇的盯著寧輕雪抱在懷里的箱子,寧輕雪的變化,就是因為打開了這個箱子才有的,她很想知道,是一個什么樣的箱子,讓從來都沒有哭過的寧輕雪如此傷心。

“那是我的東西。”寧輕雪搖了搖頭,沒有將自己的小箱子遞給李慕枚查看。

李慕枚搖了搖頭說道:“輕雪,這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我們走吧,今天我們去民政局將你和伊天的離婚手續辦了,然后就直接去渝州。我估計姑父和你大伯他們的談判不容樂觀,我們也不用去燕京了,說不定以后寧氏藥材要一分為二了。”

“慕枚,我還想等兩天,也許伊天會回來的……還有,我暫時不想去離婚。”寧輕雪搖頭拒絕了李慕枚的提議。

“為什么?”李慕枚詫異的看著寧輕雪,她實在想不到寧輕雪昨天還高興的等自己過來接她走,今天就變卦了。甚至還要在這里多住兩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里有什么好住的?

寧輕雪搖了搖頭,沒有回答。她心里在想,什么時候伊天會回來,自己心里原來所想的伊天,好像沒有一點點是他真正的性格??墑親約菏裁詞焙蠐至私夤??無論是和他定親后還是定親之前,她根本就沒有在意過這個人。甚至第一次見面,還是來寧海想要找他幫忙的時候。

李慕枚沒有再問寧輕雪,她知道輕雪不想說的事情,再問都沒有用。

晚上許薇回來后,寧輕雪第一次問起了伊天的事情。許薇雖然有些不大喜歡寧輕雪,但還是告訴了她伊天來這里幾個月的情況。

寧輕雪沒有想到伊天的生活如此簡單,只是每天出去回來,甚至許薇都不知道伊天是個學生。

......

伊天連夜走出七弄崖,他雖然不怕宋家,但是現在他的實力還太低,萬一宋家知道宋少文是他殺的,一旦布下了天羅地網,他不要說修煉了,說不定連逃跑都要花點力氣。更別說找個安穩的地方來栽種他的‘銀心草’了。

而宋家想知道宋少文的死和他有關系,也許只是時間問題。所以現在他還不能被宋家的人發現,至少三年之內不能讓他們知道。

伊天沒有繼續坐順風車,他展開了‘云影步’速度絲毫不比普通的車子慢,早上六點多的時候,他已經出現在了風塘鎮,這是奉口市的一個中等規模的鎮子。

找了一家小旅館,伊天想進去清洗一下身上的灰塵,這才發現自己連身份證都沒有。不過小旅館卻不一定要身份證,伊天雖然清洗了一遍,但是沒有身份證,很明顯不適合在城市里面生活。

為了避免被懷疑,伊天購買了一個背包,包里只是裝了些日常用品,還有就是一些干糧。身上還有幾千塊錢,都是從宋少文幾人身上剝削過來的。現在他只想去貴林山區,靠近國境線附近找個安穩的地方住下來,繼續修煉。

站在風塘鎮的汽車站外面,伊天有些為難了,如果是坐汽車走的話,暴露的機會很大。因為他沒有身份證,而現在很多路警都會攔住長途大巴檢查身份證。

蹭火車會好點,但是風塘鎮卻沒有火車站。

“朋友,你去什么地方?要做車嗎?”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走過來問道。

伊天背著背包在汽車站前面徘徊,估計被這人看在眼里了,立即就過來拉生意。

伊天一看就知道這是私運的黑車在拉客,估計是為了逃避運營稅之類的,一般的人都不愿意坐這種車,但是有些人為了省錢,選擇了坐這種黑車,因為價格便宜。

但是這種車,伊天卻喜歡,因為這種車一般都會選擇偏僻的路走,而不去走路卡林立的高速,這樣的話,就會省去了很多麻煩。

“你們的車到哪里?”伊天隨口問道。

“祁市,是五十五塊錢,怎么樣,順路嗎?”男子有些期盼的回答道。

祁市伊天知道,雖然和自己去的地方有些偏差,但是大致方向不錯。難怪這些黑車有市場,剛才伊天已經在外面的電子屏上看見了去祁市需要九十五塊錢的票,而他們只要五十,這幾乎是一半的價格。

伊天點了點頭,“好,帶路吧。”

“黑皮,又來了一個,去祁市的五十五塊錢。”這男子將伊天帶到車站外停著的一輛大巴前面叫道。

“就是這輛車,你先上去吧。”男子將伊天叫上車,繼續離開去叫人了。原來他不是司機,而是專門幫大巴拉客的。

伊天也沒有在意,他上車的時候車上已經有三十多人了。伊天走到靠后的位置坐了下來,閉目養神了一會,車上又來了幾個人。不過最后上來的一名女子引起了伊天的注意。這女人戴著金絲邊眼鏡,長的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也不丑,不過看起來很是彪悍,而且身材也相當的惹火,前凸后翹。

讓伊天注意的不是她的惹火身材,而是她的殺氣。雖然她表面上看起來和別人毫無差別,但是她身上的那種殺氣,一上車伊天就感覺出來了。只是她的那個眼鏡和她本人的氣質卻有些格格不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戴著假裝斯文的。

這女人殺過人,而且殺的還不止一個人。她一上車,立即就引來了許多的目光。幾名青年更是將目光掃過這女人的胸口和后面,咽了幾口口水。這種女人根本就不用看她的臉蛋,只要看看身材就足以征服任何一個男人。

上車的女子似乎沒有看見這些目光一般,她的眼神透過鏡片在車內掃了一遍,包括伊天在內的所有人,都被她一眼掃過,眼神犀利卻不張揚。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伊天閉上眼睛,他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這個世界有故事的人太多了,何必去在意別人。

現在是運輸淡季,估計大巴也叫不到人了,雖然車上只有四十人不到,大巴還是開動了。

車走了大概半個小時后,有人來收錢,伊天給了車費,繼續閉目養神。

雖然走的不是高速,但是車開的還算是平穩,根據司機的話,到祁市需要開四個小時左右,現在走了兩個多小時了,應該是一半路不止了。

“司機停下,我要在這里下車。”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

“這位姑娘,這里是湘嶺山區。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在這里下車……”司機好心的提醒道。不過他的話說了一半就被女子打斷:“這是我的事情,停車吧。”

nba新浪体育直播:第三十八章 中途下車的女人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寧輕雪擦了擦紅腫的眼睛,拿起那封沒有署名的信,她知道這封信不是給她的,想拆開來,但是最后還是忍住了。將伊天的東西小心的收了起來,全部裝進了小箱子,這才打開門。

“輕雪,你到底怎么了?”李慕枚看著眼睛紅腫的寧輕雪,她知道自己沒有看錯。寧輕雪確實是哭了,而且似乎還很傷心。

“那個箱子里面是什么?”李慕枚有些驚奇的盯著寧輕雪抱在懷里的箱子,寧輕雪的變化,就是因為打開了這個箱子才有的,她很想知道,是一個什么樣的箱子,讓從來都沒有哭過的寧輕雪如此傷心。

“那是我的東西。”寧輕雪搖了搖頭,沒有將自己的小箱子遞給李慕枚查看。

李慕枚搖了搖頭說道:“輕雪,這邊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我們走吧,今天我們去民政局將你和伊天的離婚手續辦了,然后就直接去渝州。我估計姑父和你大伯他們的談判不容樂觀,我們也不用去燕京了,說不定以后寧氏藥材要一分為二了。”

“慕枚,我還想等兩天,也許伊天會回來的……還有,我暫時不想去離婚。”寧輕雪搖頭拒絕了李慕枚的提議。

“為什么?”李慕枚詫異的看著寧輕雪,她實在想不到寧輕雪昨天還高興的等自己過來接她走,今天就變卦了。甚至還要在這里多住兩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里有什么好住的?

寧輕雪搖了搖頭,沒有回答。她心里在想,什么時候伊天會回來,自己心里原來所想的伊天,好像沒有一點點是他真正的性格??墑親約菏裁詞焙蠐至私夤??無論是和他定親后還是定親之前,她根本就沒有在意過這個人。甚至第一次見面,還是來寧海想要找他幫忙的時候。

李慕枚沒有再問寧輕雪,她知道輕雪不想說的事情,再問都沒有用。

晚上許薇回來后,寧輕雪第一次問起了伊天的事情。許薇雖然有些不大喜歡寧輕雪,但還是告訴了她伊天來這里幾個月的情況。

寧輕雪沒有想到伊天的生活如此簡單,只是每天出去回來,甚至許薇都不知道伊天是個學生。

......

伊天連夜走出七弄崖,他雖然不怕宋家,但是現在他的實力還太低,萬一宋家知道宋少文是他殺的,一旦布下了天羅地網,他不要說修煉了,說不定連逃跑都要花點力氣。更別說找個安穩的地方來栽種他的‘銀心草’了。

而宋家想知道宋少文的死和他有關系,也許只是時間問題。所以現在他還不能被宋家的人發現,至少三年之內不能讓他們知道。

伊天沒有繼續坐順風車,他展開了‘云影步’速度絲毫不比普通的車子慢,早上六點多的時候,他已經出現在了風塘鎮,這是奉口市的一個中等規模的鎮子。

找了一家小旅館,伊天想進去清洗一下身上的灰塵,這才發現自己連身份證都沒有。不過小旅館卻不一定要身份證,伊天雖然清洗了一遍,但是沒有身份證,很明顯不適合在城市里面生活。

為了避免被懷疑,伊天購買了一個背包,包里只是裝了些日常用品,還有就是一些干糧。身上還有幾千塊錢,都是從宋少文幾人身上剝削過來的。現在他只想去貴林山區,靠近國境線附近找個安穩的地方住下來,繼續修煉。

站在風塘鎮的汽車站外面,伊天有些為難了,如果是坐汽車走的話,暴露的機會很大。因為他沒有身份證,而現在很多路警都會攔住長途大巴檢查身份證。

蹭火車會好點,但是風塘鎮卻沒有火車站。

“朋友,你去什么地方?要做車嗎?”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走過來問道。

伊天背著背包在汽車站前面徘徊,估計被這人看在眼里了,立即就過來拉生意。

伊天一看就知道這是私運的黑車在拉客,估計是為了逃避運營稅之類的,一般的人都不愿意坐這種車,但是有些人為了省錢,選擇了坐這種黑車,因為價格便宜。

但是這種車,伊天卻喜歡,因為這種車一般都會選擇偏僻的路走,而不去走路卡林立的高速,這樣的話,就會省去了很多麻煩。

“你們的車到哪里?”伊天隨口問道。

“祁市,是五十五塊錢,怎么樣,順路嗎?”男子有些期盼的回答道。

祁市伊天知道,雖然和自己去的地方有些偏差,但是大致方向不錯。難怪這些黑車有市場,剛才伊天已經在外面的電子屏上看見了去祁市需要九十五塊錢的票,而他們只要五十,這幾乎是一半的價格。

伊天點了點頭,“好,帶路吧。”

“黑皮,又來了一個,去祁市的五十五塊錢。”這男子將伊天帶到車站外停著的一輛大巴前面叫道。

“就是這輛車,你先上去吧。”男子將伊天叫上車,繼續離開去叫人了。原來他不是司機,而是專門幫大巴拉客的。

伊天也沒有在意,他上車的時候車上已經有三十多人了。伊天走到靠后的位置坐了下來,閉目養神了一會,車上又來了幾個人。不過最后上來的一名女子引起了伊天的注意。這女人戴著金絲邊眼鏡,長的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也不丑,不過看起來很是彪悍,而且身材也相當的惹火,前凸后翹。

讓伊天注意的不是她的惹火身材,而是她的殺氣。雖然她表面上看起來和別人毫無差別,但是她身上的那種殺氣,一上車伊天就感覺出來了。只是她的那個眼鏡和她本人的氣質卻有些格格不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戴著假裝斯文的。

這女人殺過人,而且殺的還不止一個人。她一上車,立即就引來了許多的目光。幾名青年更是將目光掃過這女人的胸口和后面,咽了幾口口水。這種女人根本就不用看她的臉蛋,只要看看身材就足以征服任何一個男人。

上車的女子似乎沒有看見這些目光一般,她的眼神透過鏡片在車內掃了一遍,包括伊天在內的所有人,都被她一眼掃過,眼神犀利卻不張揚。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伊天閉上眼睛,他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這個世界有故事的人太多了,何必去在意別人。

現在是運輸淡季,估計大巴也叫不到人了,雖然車上只有四十人不到,大巴還是開動了。

車走了大概半個小時后,有人來收錢,伊天給了車費,繼續閉目養神。

雖然走的不是高速,但是車開的還算是平穩,根據司機的話,到祁市需要開四個小時左右,現在走了兩個多小時了,應該是一半路不止了。

“司機停下,我要在這里下車。”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

“這位姑娘,這里是湘嶺山區。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在這里下車……”司機好心的提醒道。不過他的話說了一半就被女子打斷:“這是我的事情,停車吧。”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