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7 05:00:00

黑水一從賭石的切割面流出來,整個拍賣廳的人都驚駭欲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甚至就連切割賭石的師父在看到賭石里面涌出黑水的那一刻,都嚇了一大跳。

因為從賭石里面流出黑水這樣的事情,對于在場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聞所未聞的事情。

拍賣廳的后臺內。

“啪……”

劉周一巴掌重重的扇在站在他身邊戰戰兢兢的侍者臉上。

這侍者猝不及防之下被劉周全力扇了一巴掌,整個人只感覺自己身體騰空了起來,然后就重重的撞在了四五米外的墻上,軟軟的滑落下來,沒有了任何的氣息。

“這是什么情況?如果你們給不了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就和他一樣全部給我去死!”

賭石里面全是黑水這樣的事情,除了被人動了手腳,劉周根本就找不到比這更合理的解釋。

天字二號包間內。

之前還以一副不可一世的氣勢要開程浩賭石的人,此刻軟倒在地上,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這怎么可能?!”

黑水流盡后,整個賭石內部空空如也,連巖石層都沒有,更別說玉的蹤跡了。

“怎么不可能?”程浩用一種異常戲謔的眼神掃視著在場的所有參與了和他競拍的人,輕笑道,“如果你們把其余賭石都切開后,就知道沒有什么不可能……”

程浩輕輕的拍了拍天字一號包間的門框,沖著拍賣廳舞臺上的趙忠喊道:“既然他們要都這么想開我的賭石,那我就讓他們開個夠,給我全開……我通賠!”

程浩的話一出,整個拍賣廳再度爆發出一陣驚呼。

通賠的意思是……

如果在賭石的賭局中,有人對自己的賭石有極度的自信,可以同時和多人以同樣的賭注進行賭局。

一般情況下,通賠只適用于還沒有開的賭石,畢竟不清楚價值才有賭的意義。

但是在程浩手中這塊十五號賭石切開后,只有一個黃豆大小的玉石存在的情況下,只要是對自己賭石有自信的人都會選擇接受。

“籌碼數量是固定的,你拿什么和我們對賭?”

“說大話的時候,能不能看看場合?”

程浩的話,很快就遭到了在場的人的質疑和譏諷。

畢竟籌碼是固定的,根本就不可能用同樣的賭注和其余人進行對賭。

下一秒。

張峰起身站在了程浩的身邊,冷冷的說道:“籌碼是籌碼,賭注是賭注,只要他輸了,我張峰都替他賠!”

張峰擲地有聲的話頓時如同一石驚起千層浪一般,讓所有在拍賣廳的人瞪大了眼睛。

“張峰?!”

“張峰也來參加這次地下交易會了?”

“難怪出手這么財大氣粗,這人居然是張峰的人!”

整個拍賣廳因為張峰的承諾,喧鬧了好一會兒之后才安靜下來,隨后競拍了賭石的參與者紛紛沖張峰拱了拱手。

“既然有張總的話,我就卻之不恭了,我同意天字一號包間的對賭!”

“我也同意。”

“我沒有任何異議。”

一時間,所有競拍了賭石的人都應下了程浩的通賠賭約。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除了程浩拍下了那塊賭石外,其余的賭石內都有大玉。

如果讓這些人拿著自己的賭石和另外的賭石對賭,他們根本就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是讓他們和已經切開……但是里面只有一顆黃豆大小的玉石的邊角料對賭……

他們會怎么選擇,結果自然顯而易見。

拍賣廳后臺。

“剛才的那一次賭石可以算作意外,我可以不追究你們的責任。”

劉周一臉冰涼的看著站在他眼前那一群渾身顫抖的賭石鑒定員,輕輕的活動著自己的手部關節。

“所以我現在再問你們一句,剩下的賭石你們確定沒有問題吧?”

站在劉周眼前的那一群賭石鑒定員打著哆嗦回答道。

“沒……沒有。”

“我們剛才還用X光機,還有熱成像系統對剩下的賭石進行了檢查,之前那樣的情況絕對不可能再發生!”

劉周點了點頭:“如果再出任何意外,我保證你們會和他一個下場。”

所有賭石鑒定員看著不遠處陷進墻體內徹底沒有了氣息的侍者,冷汗直冒。

拍賣廳內,賭石切割師傅已經熟練的切割起賭石來。

“咕嚕嚕……”

剛放上切割機器的賭石一被破開,就流出了一灘黑水。

“這……”

“這怎么回事?!”

賭石里面再度流出黑水的狀況,讓整個拍賣廳里面的氛圍變得異常的詭異。

“恕我直言,我不是說你這個賭石是垃圾,我的意思是……在場所有人的賭石都是垃圾。”

程浩絲毫不在意所有人憤怒的眼神,沖著切割師傅說道:“師傅,這么多石頭一個一個開是要開到什么時候,這種貨色的石頭只用擦一擦就能看出成色。”

切割師傅一愣,隨后把其余剩下的賭石重重的往地下一推,所有的賭石稀里嘩啦的掉在了舞臺上。

下一秒。

這些賭石一撞在地面,就裂開出了大大小小的口子,大股大股的黑水就從這些賭石里面流了出來。

等這些從賭石內涌出來的黑水徹底流盡之后,在場的工作人員紛紛前去統計賭石內玉石的存在情況,毫無意外……這些賭石內都空空如也。

“不好意思,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是我贏了。”

程浩的話一出,整個拍賣廳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

趙忠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將舉起了半天的拍賣槌重重的砸下。

“我宣布,天字一號包間的貴客贏得了本次通賠對賭的賭局,賭池中的所有籌碼都歸天字一號包間的貴客所有。”

趙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不知為何總有種想笑的感覺,他主持這樣的賭局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只有一顆黃豆大小玉石的賭石贏得的賭局。

至于其余的人早就被眼前的場景驚的不知道說什么是好了。

當然這樣的局面一直都處在程浩的預料中,程浩雖然看不懂賭石中玉石的好壞,也不能憑空給賭石增加玉石,但是用自己的內力隔空將賭石中的一切化為黑水倒綽綽有余。

片刻之后,程浩拍下的賭石就被一位侍者給送進了天字一號包間。

當程浩的手一碰到這塊賭石的那一刻,他瞬間感受這具軀體涌現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覺。

下一秒。

程浩的手中爆發出了一陣吸力,這塊黃豆大小的玉石中,一絲仿佛骨髓一樣的物質就進入到了程浩的身體內。

這一絲仿佛骨髓一樣的物質一進入到程浩的身軀內,就瞬間融入進了程浩的骨髓內,幾乎就是一瞬間……程浩的骨髓就被其徹底同化。

在程浩的骨髓被徹底同化的那一瞬間,原本在程浩體外的稀薄靈氣,便自然而然的進入到了程浩的身體內,以一種玄妙的方法運行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浩浩蕩蕩的內息便在程浩體內涌現了出來……

而在這一刻,劉周緩緩的從拍賣廳后臺走到了拍賣廳的舞臺上。

“現在我們將統計各位手中的籌碼,低于兩百萬籌碼的客人請自行離場,因為你們這點籌碼沒有競拍壓軸物品的資格。”

劉周霸道的話一出,在場絕大部分的競拍者臉上并沒有任何不滿,乖乖的就起身朝外走去。

“至于天字一號包間的貴客可以有本次地下交易會的優先選擇交易權,先請跟我這邊走。”

下一秒。

劉周盯著程浩緩緩的說道,并比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不過程浩并沒有起身,張峰也沒有起身。

“有些事情還是得明面上說清楚,我要的是之前刺殺我們,又在交易會上給我們使絆子的人,你就這樣隨便拿一個人來糊弄我,會讓我很難相信你接下來的誠意。”

張峰冷冷的看著劉周,面色不善。

劉周派人刺殺張峰?

張峰居然在這里把話擺到了明面上?

一時間,整個地下交易會拍賣廳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這兩人……

莫不是要在這里動手吧?!

“我說是這人,就是這人做的,張總莫非是在懷疑我?”劉周冷笑了一下,緩緩朝著張峰二人走來,“你要記得在地下,我就是這里的規則,不要給臉不要臉。”

程浩轉頭看向張峰:“張總,我有需要注意的事項嗎?”

“他說的沒錯,地下……他的確是這里的規則,但是如果沒有他了,這里就沒有規則了。”

程浩點了點頭,身形一閃就朝劉周沖去。

“那地下交易會的劉周先生,以你之前的出色表現,恭喜你擁有優先去世權……即刻生效!”

新浪体育直播软件:第十六章 全是黑水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黑水一從賭石的切割面流出來,整個拍賣廳的人都驚駭欲絕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甚至就連切割賭石的師父在看到賭石里面涌出黑水的那一刻,都嚇了一大跳。

因為從賭石里面流出黑水這樣的事情,對于在場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聞所未聞的事情。

拍賣廳的后臺內。

“啪……”

劉周一巴掌重重的扇在站在他身邊戰戰兢兢的侍者臉上。

這侍者猝不及防之下被劉周全力扇了一巴掌,整個人只感覺自己身體騰空了起來,然后就重重的撞在了四五米外的墻上,軟軟的滑落下來,沒有了任何的氣息。

“這是什么情況?如果你們給不了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就和他一樣全部給我去死!”

賭石里面全是黑水這樣的事情,除了被人動了手腳,劉周根本就找不到比這更合理的解釋。

天字二號包間內。

之前還以一副不可一世的氣勢要開程浩賭石的人,此刻軟倒在地上,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這怎么可能?!”

黑水流盡后,整個賭石內部空空如也,連巖石層都沒有,更別說玉的蹤跡了。

“怎么不可能?”程浩用一種異常戲謔的眼神掃視著在場的所有參與了和他競拍的人,輕笑道,“如果你們把其余賭石都切開后,就知道沒有什么不可能……”

程浩輕輕的拍了拍天字一號包間的門框,沖著拍賣廳舞臺上的趙忠喊道:“既然他們要都這么想開我的賭石,那我就讓他們開個夠,給我全開……我通賠!”

程浩的話一出,整個拍賣廳再度爆發出一陣驚呼。

通賠的意思是……

如果在賭石的賭局中,有人對自己的賭石有極度的自信,可以同時和多人以同樣的賭注進行賭局。

一般情況下,通賠只適用于還沒有開的賭石,畢竟不清楚價值才有賭的意義。

但是在程浩手中這塊十五號賭石切開后,只有一個黃豆大小的玉石存在的情況下,只要是對自己賭石有自信的人都會選擇接受。

“籌碼數量是固定的,你拿什么和我們對賭?”

“說大話的時候,能不能看看場合?”

程浩的話,很快就遭到了在場的人的質疑和譏諷。

畢竟籌碼是固定的,根本就不可能用同樣的賭注和其余人進行對賭。

下一秒。

張峰起身站在了程浩的身邊,冷冷的說道:“籌碼是籌碼,賭注是賭注,只要他輸了,我張峰都替他賠!”

張峰擲地有聲的話頓時如同一石驚起千層浪一般,讓所有在拍賣廳的人瞪大了眼睛。

“張峰?!”

“張峰也來參加這次地下交易會了?”

“難怪出手這么財大氣粗,這人居然是張峰的人!”

整個拍賣廳因為張峰的承諾,喧鬧了好一會兒之后才安靜下來,隨后競拍了賭石的參與者紛紛沖張峰拱了拱手。

“既然有張總的話,我就卻之不恭了,我同意天字一號包間的對賭!”

“我也同意。”

“我沒有任何異議。”

一時間,所有競拍了賭石的人都應下了程浩的通賠賭約。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除了程浩拍下了那塊賭石外,其余的賭石內都有大玉。

如果讓這些人拿著自己的賭石和另外的賭石對賭,他們根本就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是讓他們和已經切開……但是里面只有一顆黃豆大小的玉石的邊角料對賭……

他們會怎么選擇,結果自然顯而易見。

拍賣廳后臺。

“剛才的那一次賭石可以算作意外,我可以不追究你們的責任。”

劉周一臉冰涼的看著站在他眼前那一群渾身顫抖的賭石鑒定員,輕輕的活動著自己的手部關節。

“所以我現在再問你們一句,剩下的賭石你們確定沒有問題吧?”

站在劉周眼前的那一群賭石鑒定員打著哆嗦回答道。

“沒……沒有。”

“我們剛才還用X光機,還有熱成像系統對剩下的賭石進行了檢查,之前那樣的情況絕對不可能再發生!”

劉周點了點頭:“如果再出任何意外,我保證你們會和他一個下場。”

所有賭石鑒定員看著不遠處陷進墻體內徹底沒有了氣息的侍者,冷汗直冒。

拍賣廳內,賭石切割師傅已經熟練的切割起賭石來。

“咕嚕嚕……”

剛放上切割機器的賭石一被破開,就流出了一灘黑水。

“這……”

“這怎么回事?!”

賭石里面再度流出黑水的狀況,讓整個拍賣廳里面的氛圍變得異常的詭異。

“恕我直言,我不是說你這個賭石是垃圾,我的意思是……在場所有人的賭石都是垃圾。”

程浩絲毫不在意所有人憤怒的眼神,沖著切割師傅說道:“師傅,這么多石頭一個一個開是要開到什么時候,這種貨色的石頭只用擦一擦就能看出成色。”

切割師傅一愣,隨后把其余剩下的賭石重重的往地下一推,所有的賭石稀里嘩啦的掉在了舞臺上。

下一秒。

這些賭石一撞在地面,就裂開出了大大小小的口子,大股大股的黑水就從這些賭石里面流了出來。

等這些從賭石內涌出來的黑水徹底流盡之后,在場的工作人員紛紛前去統計賭石內玉石的存在情況,毫無意外……這些賭石內都空空如也。

“不好意思,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是我贏了。”

程浩的話一出,整個拍賣廳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

趙忠遲疑了好一會兒,才將舉起了半天的拍賣槌重重的砸下。

“我宣布,天字一號包間的貴客贏得了本次通賠對賭的賭局,賭池中的所有籌碼都歸天字一號包間的貴客所有。”

趙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不知為何總有種想笑的感覺,他主持這樣的賭局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只有一顆黃豆大小玉石的賭石贏得的賭局。

至于其余的人早就被眼前的場景驚的不知道說什么是好了。

當然這樣的局面一直都處在程浩的預料中,程浩雖然看不懂賭石中玉石的好壞,也不能憑空給賭石增加玉石,但是用自己的內力隔空將賭石中的一切化為黑水倒綽綽有余。

片刻之后,程浩拍下的賭石就被一位侍者給送進了天字一號包間。

當程浩的手一碰到這塊賭石的那一刻,他瞬間感受這具軀體涌現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覺。

下一秒。

程浩的手中爆發出了一陣吸力,這塊黃豆大小的玉石中,一絲仿佛骨髓一樣的物質就進入到了程浩的身體內。

這一絲仿佛骨髓一樣的物質一進入到程浩的身軀內,就瞬間融入進了程浩的骨髓內,幾乎就是一瞬間……程浩的骨髓就被其徹底同化。

在程浩的骨髓被徹底同化的那一瞬間,原本在程浩體外的稀薄靈氣,便自然而然的進入到了程浩的身體內,以一種玄妙的方法運行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浩浩蕩蕩的內息便在程浩體內涌現了出來……

而在這一刻,劉周緩緩的從拍賣廳后臺走到了拍賣廳的舞臺上。

“現在我們將統計各位手中的籌碼,低于兩百萬籌碼的客人請自行離場,因為你們這點籌碼沒有競拍壓軸物品的資格。”

劉周霸道的話一出,在場絕大部分的競拍者臉上并沒有任何不滿,乖乖的就起身朝外走去。

“至于天字一號包間的貴客可以有本次地下交易會的優先選擇交易權,先請跟我這邊走。”

下一秒。

劉周盯著程浩緩緩的說道,并比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不過程浩并沒有起身,張峰也沒有起身。

“有些事情還是得明面上說清楚,我要的是之前刺殺我們,又在交易會上給我們使絆子的人,你就這樣隨便拿一個人來糊弄我,會讓我很難相信你接下來的誠意。”

張峰冷冷的看著劉周,面色不善。

劉周派人刺殺張峰?

張峰居然在這里把話擺到了明面上?

一時間,整個地下交易會拍賣廳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這兩人……

莫不是要在這里動手吧?!

“我說是這人,就是這人做的,張總莫非是在懷疑我?”劉周冷笑了一下,緩緩朝著張峰二人走來,“你要記得在地下,我就是這里的規則,不要給臉不要臉。”

程浩轉頭看向張峰:“張總,我有需要注意的事項嗎?”

“他說的沒錯,地下……他的確是這里的規則,但是如果沒有他了,這里就沒有規則了。”

程浩點了點頭,身形一閃就朝劉周沖去。

“那地下交易會的劉周先生,以你之前的出色表現,恭喜你擁有優先去世權……即刻生效!”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