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21:55:40

就在村長絕望的時候,外面卻沒了動靜……

村長有些疑惑,卻不敢輕易開門出去,卷縮著身子抱緊自己。

染圻突然驚坐起來,滿頭大汗,大口大口呼吸。剛才她好像做夢了,但是具體是什么樣的夢她已經不記得了,只覺得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還有那莫名駭人的感覺讓染圻有些喘不過氣。

念念縮在門邊,警惕的盯著染圻。它為了叫醒染圻,剛才用哊絲探到染圻的大腦,卻發現了染圻身體的秘密。是她……是她……她是尸祖的后人……那些行尸都是她……

染圻注意到念念的恐懼以及對自己的敵意有些不解,走過去想摸摸念念,卻被念念齜牙哈氣逼退……

“念念,你怎么了?”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念念對自己有這么深的恐懼和敵意?

念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靠近染圻,只好撒腿爬出窗戶出去了。

染圻急忙開門跑出去想追念念,可是,才出門才發現整個村子已經狼藉不堪,橫尸遍野,每個尸體都有大大小小的傷口。好幾個房屋還在染著火焰,冒著濃濃的黑煙。

“發生了什么?”染圻到處搜尋村長,長老,路子幾人。翻遍倒在道路的尸體也沒有找到,卻迎來了一群官兵。

鎮長一聲令下,染圻就被官兵制伏,臉被狠狠壓住貼著地面,跪坐在地動彈不得。

“說,這里發生了什么?是不是你殺了村里的人?這火是不是你放的?”

鎮長滿面愁容,給予知道事情原委的他,將所有矛頭都對準了染圻。

村里的人都死了,死狀凄慘,唯有這個人衣著整齊雖然沾染著一些血跡但是卻沒有什么明顯的傷口,很是可疑。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那你倒是說說發生了什么。”

“……”染圻答不出來,自己一醒來就變成這樣的,她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鎮長下令:“先把她抓回去!再去看看還有沒有活人,把尸體都搬回鎮上。”

士兵給染圻帶上手銬和腳鐐,還用槍支挾持著,染圻無處可逃,不敢輕舉妄動。

鎮里街道上,拉運著五十多個尸體的官兵隊伍聲勢浩大,看到的人都紛紛在議論發生了什么。一傳十,十傳百,這樣兇殘的命案也引起了禹國國都的注意。

禹國國王對行軍副席大統領說:“你下去查一查,這是怎么回事。”

陳令領命:“是。”

村長被救出來后,精神不大好,總是喃喃著:“行尸,救我。救我。”

這樣的情況讓鎮長無從下手,可是這案子是一定要結的,否則他這個官銜可就保不住了。思來想去,將目標對準染圻。

染圻被帶出yu房,可是不論士兵怎么問也問不出結果,他們已經失去了耐心……

“說不說……說不說?”

染圻被抵在墻上,呼面而來的拳頭有染圻半張臉大,一拳一拳落到染圻的臉、眼角、鼻梁、顎角……

染圻的臉變得浮腫青黑,血跡干了又濕,濕了又干,反反復復。“我真的不知道……咳咳……”染圻虛弱無比,每咳一聲都能感覺到口腔滲出濃濃的血液。

鎮長面無表情對著手下說:“給我打,打到她招為止。”有多少犯人是受不了著樣的折磨,最后一心求死,而簽字畫押的,他不怕染圻現在不招,總有一天她會求著他讓她痛快死去。

染圻冷笑,他們想qu打成招,這么多條人命一定會有高層注意到,只要她再堅持一下這件事就有轉機……她不能死,不會死,不可能死……只要她不死,她就贏了。

鎮長聽到染圻的冷笑,更加心煩氣躁,起身抓起染圻的衣領,拳頭一下一下擊中染圻的腹部。鎮長是修靈者還是修的武魂,雖然只是初級三段,但這對于沒有修靈的人來說他的攻擊幾乎是致命的。

“唔……唔……嘔……”染圻感覺到自己的腹部陣痛不已,幾次痛到暈厥,卻又被痛醒,胃部破裂大出血,狂吐不止。胃液伴隨著血液被吐出體外,有些酸臭,還帶著血液特有的腥味。

液體然道鎮長抓著染圻衣領的手臂,這讓他沒了興致,甩開她吩咐:“帶下去,帶一只雎鼠給她治療一下,她要是死了,我們不好交差。”只有簽完字,再公眾行刑才能堵住悠悠眾口,還有對自己位置虎視眈眈的人。

幾天下來,鎮長都將染圻打的半死再讓雎鼠給她療傷,如此反復。就在陳令來到牢房調查時,染圻還在被士兵和鎮長折磨。因為陳令沒有事先通知要過來查案,到讓鎮長有些措手不及。

“這是怎么回事?”陳令聲音很冷,沒有感情起伏。

鎮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這局面,尷尬的在旁邊抓耳撓腮。

“想qu打成招交差?”

聽見陳令這話嚇得鎮長趕忙跪下,急急回話:“下官不敢,下官不敢啊。”

“哼!下去吧。國王讓我來調查此事,有事我會吩咐,你隨時待命。”

鎮長領命,點頭哈腰的退出了牢房。

染圻苦笑。她究竟在期待什么?陳令?這不是要吃了自己的生母的親侄子嗎?

當初念念給染圻介紹這個世界的時候,也探索了染圻的根源,讓染圻知道了這副身體的身世。當初,陳令的父親將懷胎八月的母親趕出家門不留任何余地,只因覺得她辱沒家族的名聲。無依無靠的母親的只能住在被人遺棄的破房子里,沒有吃食只能吃草吃樹皮。

后來把染圻接回去也是為了樹立人善的形象,從小食不果腹,要做府里最臟最累的活。她要刷家里那些人的恭桶,她也記得陳令和他的妹妹拿起恭桶往染圻身上倒糞尿的情形……

這樣的人和鎮長能有什么區別?

新浪体育图片:第六章 屈打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就在村長絕望的時候,外面卻沒了動靜……

村長有些疑惑,卻不敢輕易開門出去,卷縮著身子抱緊自己。

染圻突然驚坐起來,滿頭大汗,大口大口呼吸。剛才她好像做夢了,但是具體是什么樣的夢她已經不記得了,只覺得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還有那莫名駭人的感覺讓染圻有些喘不過氣。

念念縮在門邊,警惕的盯著染圻。它為了叫醒染圻,剛才用哊絲探到染圻的大腦,卻發現了染圻身體的秘密。是她……是她……她是尸祖的后人……那些行尸都是她……

染圻注意到念念的恐懼以及對自己的敵意有些不解,走過去想摸摸念念,卻被念念齜牙哈氣逼退……

“念念,你怎么了?”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念念對自己有這么深的恐懼和敵意?

念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靠近染圻,只好撒腿爬出窗戶出去了。

染圻急忙開門跑出去想追念念,可是,才出門才發現整個村子已經狼藉不堪,橫尸遍野,每個尸體都有大大小小的傷口。好幾個房屋還在染著火焰,冒著濃濃的黑煙。

“發生了什么?”染圻到處搜尋村長,長老,路子幾人。翻遍倒在道路的尸體也沒有找到,卻迎來了一群官兵。

鎮長一聲令下,染圻就被官兵制伏,臉被狠狠壓住貼著地面,跪坐在地動彈不得。

“說,這里發生了什么?是不是你殺了村里的人?這火是不是你放的?”

鎮長滿面愁容,給予知道事情原委的他,將所有矛頭都對準了染圻。

村里的人都死了,死狀凄慘,唯有這個人衣著整齊雖然沾染著一些血跡但是卻沒有什么明顯的傷口,很是可疑。

“不是……不是我,不是我做的。”

“那你倒是說說發生了什么。”

“……”染圻答不出來,自己一醒來就變成這樣的,她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鎮長下令:“先把她抓回去!再去看看還有沒有活人,把尸體都搬回鎮上。”

士兵給染圻帶上手銬和腳鐐,還用槍支挾持著,染圻無處可逃,不敢輕舉妄動。

鎮里街道上,拉運著五十多個尸體的官兵隊伍聲勢浩大,看到的人都紛紛在議論發生了什么。一傳十,十傳百,這樣兇殘的命案也引起了禹國國都的注意。

禹國國王對行軍副席大統領說:“你下去查一查,這是怎么回事。”

陳令領命:“是。”

村長被救出來后,精神不大好,總是喃喃著:“行尸,救我。救我。”

這樣的情況讓鎮長無從下手,可是這案子是一定要結的,否則他這個官銜可就保不住了。思來想去,將目標對準染圻。

染圻被帶出yu房,可是不論士兵怎么問也問不出結果,他們已經失去了耐心……

“說不說……說不說?”

染圻被抵在墻上,呼面而來的拳頭有染圻半張臉大,一拳一拳落到染圻的臉、眼角、鼻梁、顎角……

染圻的臉變得浮腫青黑,血跡干了又濕,濕了又干,反反復復。“我真的不知道……咳咳……”染圻虛弱無比,每咳一聲都能感覺到口腔滲出濃濃的血液。

鎮長面無表情對著手下說:“給我打,打到她招為止。”有多少犯人是受不了著樣的折磨,最后一心求死,而簽字畫押的,他不怕染圻現在不招,總有一天她會求著他讓她痛快死去。

染圻冷笑,他們想qu打成招,這么多條人命一定會有高層注意到,只要她再堅持一下這件事就有轉機……她不能死,不會死,不可能死……只要她不死,她就贏了。

鎮長聽到染圻的冷笑,更加心煩氣躁,起身抓起染圻的衣領,拳頭一下一下擊中染圻的腹部。鎮長是修靈者還是修的武魂,雖然只是初級三段,但這對于沒有修靈的人來說他的攻擊幾乎是致命的。

“唔……唔……嘔……”染圻感覺到自己的腹部陣痛不已,幾次痛到暈厥,卻又被痛醒,胃部破裂大出血,狂吐不止。胃液伴隨著血液被吐出體外,有些酸臭,還帶著血液特有的腥味。

液體然道鎮長抓著染圻衣領的手臂,這讓他沒了興致,甩開她吩咐:“帶下去,帶一只雎鼠給她治療一下,她要是死了,我們不好交差。”只有簽完字,再公眾行刑才能堵住悠悠眾口,還有對自己位置虎視眈眈的人。

幾天下來,鎮長都將染圻打的半死再讓雎鼠給她療傷,如此反復。就在陳令來到牢房調查時,染圻還在被士兵和鎮長折磨。因為陳令沒有事先通知要過來查案,到讓鎮長有些措手不及。

“這是怎么回事?”陳令聲音很冷,沒有感情起伏。

鎮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這局面,尷尬的在旁邊抓耳撓腮。

“想qu打成招交差?”

聽見陳令這話嚇得鎮長趕忙跪下,急急回話:“下官不敢,下官不敢啊。”

“哼!下去吧。國王讓我來調查此事,有事我會吩咐,你隨時待命。”

鎮長領命,點頭哈腰的退出了牢房。

染圻苦笑。她究竟在期待什么?陳令?這不是要吃了自己的生母的親侄子嗎?

當初念念給染圻介紹這個世界的時候,也探索了染圻的根源,讓染圻知道了這副身體的身世。當初,陳令的父親將懷胎八月的母親趕出家門不留任何余地,只因覺得她辱沒家族的名聲。無依無靠的母親的只能住在被人遺棄的破房子里,沒有吃食只能吃草吃樹皮。

后來把染圻接回去也是為了樹立人善的形象,從小食不果腹,要做府里最臟最累的活。她要刷家里那些人的恭桶,她也記得陳令和他的妹妹拿起恭桶往染圻身上倒糞尿的情形……

這樣的人和鎮長能有什么區別?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