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23:41:39

秦韻閃躲的不去看酒店的前臺,小聲說道“我,不是回來加班的,我是來吃飯的”

“什么?我不會是聽錯了吧?來吃飯的?你該不會不知道在咱們酒店吃一頓最少也得一千多塊錢,就你那一個月幾百塊錢的工資能吃的起嗎?”

酒店前臺很是不屑的看著秦韻輕哼道。

秦韻想了一下解釋道。

“不是我自己掏錢,是……”

“噢,我知道了,你肯定跟梁經理有一腿了對吧?今天到這里來吃飯的錢也是梁經理給你的吧,我就說嘛,誰會傻到跟前過不去”

酒店前臺忽然伸手指著秦韻恍然大悟的說道,仿佛發現了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樣。

秦韻一聽前臺誤會,急忙解釋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梁經理什么關系都沒有”

“秦韻,快拉倒吧,今天上午在501包廂,梁經理對你做了什么我可是都看見了,還死不承認呢”

“你看錯了,我跟梁經理真的什么關系都沒有,上午我只是去501包廂打掃衛生……”說道這里秦韻的聲音逐漸小了起來,強忍著眼中的淚水沒有繼續說下去。

可秦韻的這一切看在酒店前臺的眼中,以為她是在演戲,頓時不屑的撇了秦韻一眼冷聲道“秦韻,你就別演了,梁經理是什么人,咱們酒店誰不知道,再說了你那么缺錢,我能理解”

“我……”秦韻霎時間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林毅在旁邊聽著這酒店前臺跟秦韻說的話,略一思考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怪不得今天晚上回去的時候,盈盈會說秦韻偷偷在哭,原來是被酒店的經理給欺負了。

林毅臉色驀然一冷,深寒的盯著酒店的前臺冷聲道。

“說夠了嗎?”

酒店臺前上下大量了林毅一眼,見他穿著普通,一看就不是那種富家的公子少爺,自然也就不怕,斜著眼睛輕蔑的對林毅說道“我在跟我們酒店保潔員說話,關你屁事”

“秦韻是我朋友,還請你說話的時候注意自己的內容”林毅緩解了一下心中的情緒,對酒店前臺說道,他今天晚上到這里來是請秦韻跟盈盈吃飯的,而不是來跟別人斗氣。

酒店前臺頓時皺著眉頭看著林毅十分輕蔑道“是你朋友怎么樣?嘴長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說就怎么說,你管得著嗎?你跟她是朋友?呵呵,誰信啊,你是她姘頭吧”

林毅扭過身對秦韻說道“秦姐,麻煩你抱一下盈盈”

“誒”

秦韻不知道林毅要干什么,但還是從林毅手中將盈盈給抱了過來。

啪!

林毅轉身反手就是一個響亮的耳光甩在酒店前臺臉上。

這一巴掌林毅單純的只是想要教訓一下酒店的前臺并沒有用多大的力氣,但饒是如此,酒店前臺的臉上依舊被林毅一巴掌給扇起五道紅印,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酒店前臺伸手捂著臉龐,瞪著林毅怒聲吼道“你敢打我?”

林毅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沉聲道“打你是因為你嘴太臭了,你要再敢說一句,我就扇你一個耳光,一直扇到你不說了為止”

酒店前臺還想繼續在林毅面前逞能,但話到嘴邊抬頭看到林毅冷漠無比的眼神,硬生生的將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

“林毅,別這樣,我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鬧事的”秦韻見林毅跟酒店前臺吵了起來急忙拉著他勸阻。

林毅沖秦韻微微笑了下,回身淡淡的對酒店前臺說道“你剛剛說501包廂是吧,好,今天晚上我們就在501吃飯了,菜就不用點了,把你們酒店三位數以上的菜品全部都給我端上來,半個小時的時間要是端不上來,我就投訴你”

林毅說完轉身對秦韻說道“秦姐,走吧,咱們上包廂中去等”

“這樣行嗎?要不咱們還是換一家酒店吃吧”秦韻小聲的說道。

發生了這種事情,她早已經不想繼續在這里待下去,只想著趕緊離開這個酒店。

“沒事,我說行就行,咱們走吧”

林毅說完當即帶著秦韻朝著旁邊的電梯走過去,乘坐電梯上到五樓,直接推門走進501包廂,在桌子上坐下。

盈盈趴在秦韻身上小聲的跟林毅說道“林毅哥哥,你剛剛打那個姐姐的時候,真厲害,以后誰要是欺負媽媽你就打他好不好”

秦韻急忙伸手在盈盈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嗔怒道“瞎說什么,閉嘴”

盈盈嘟囔著小嘴不在說話。

酒店前臺眼看著林毅進了電梯,當即拿起面前的電話撥通了酒店經歷梁經理的電話,電話中傳來梁經理不太正經的話語。

“小文啊,這么晚了給哥哥打電話有什么事啊,難道是想約哥哥晚上出去玩嗎?”酒店前臺一陣惡寒,都已經四十多歲的老男人了還自稱哥哥,真是不嫌惡心。

但她為了報復秦韻還是強忍著心頭的惡心說道“梁經理,就在剛剛秦韻帶了一個年輕的男人到咱們酒店來鬧事,說是要咱們酒店菜單上面所有三位數以上的菜品,我說點這么多是要先付錢才行,他們不肯還扇了我一巴掌,現在賴在501包廂中不走了,您還是快點回來看看吧”

梁經理早就垂涎秦韻的身材和美貌,平時就趁著工作上的便利沒少從秦韻身上揩油,自己曾經試探過好幾次想要跟秦韻交朋友把她給搞到手,但都被秦韻給拒絕了。

現在一聽秦韻竟然跟別的男人到他的酒店來鬧事,這讓他心中非常不爽,剛好借此機會想個辦法來好好要挾秦韻一番,萬一得手了也說不定。

梁經理當即在電話中說道。

“好,你在酒店看著別讓他們跑了,我馬上就過去,這秦韻竟然還敢在咱們酒店打人,反了她了”

“好的梁經理,麻煩你快一點,我怕他們一會會跑”酒店前臺繼續說道。

正在澡堂子里洗桑拿的梁經理掛掉電話,胡亂的把衣服往身上一批,從澡堂中出來,在馬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前往酒店。

新浪体育楠哥:第十七章 我怕她會跑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秦韻閃躲的不去看酒店的前臺,小聲說道“我,不是回來加班的,我是來吃飯的”

“什么?我不會是聽錯了吧?來吃飯的?你該不會不知道在咱們酒店吃一頓最少也得一千多塊錢,就你那一個月幾百塊錢的工資能吃的起嗎?”

酒店前臺很是不屑的看著秦韻輕哼道。

秦韻想了一下解釋道。

“不是我自己掏錢,是……”

“噢,我知道了,你肯定跟梁經理有一腿了對吧?今天到這里來吃飯的錢也是梁經理給你的吧,我就說嘛,誰會傻到跟前過不去”

酒店前臺忽然伸手指著秦韻恍然大悟的說道,仿佛發現了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樣。

秦韻一聽前臺誤會,急忙解釋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梁經理什么關系都沒有”

“秦韻,快拉倒吧,今天上午在501包廂,梁經理對你做了什么我可是都看見了,還死不承認呢”

“你看錯了,我跟梁經理真的什么關系都沒有,上午我只是去501包廂打掃衛生……”說道這里秦韻的聲音逐漸小了起來,強忍著眼中的淚水沒有繼續說下去。

可秦韻的這一切看在酒店前臺的眼中,以為她是在演戲,頓時不屑的撇了秦韻一眼冷聲道“秦韻,你就別演了,梁經理是什么人,咱們酒店誰不知道,再說了你那么缺錢,我能理解”

“我……”秦韻霎時間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林毅在旁邊聽著這酒店前臺跟秦韻說的話,略一思考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怪不得今天晚上回去的時候,盈盈會說秦韻偷偷在哭,原來是被酒店的經理給欺負了。

林毅臉色驀然一冷,深寒的盯著酒店的前臺冷聲道。

“說夠了嗎?”

酒店臺前上下大量了林毅一眼,見他穿著普通,一看就不是那種富家的公子少爺,自然也就不怕,斜著眼睛輕蔑的對林毅說道“我在跟我們酒店保潔員說話,關你屁事”

“秦韻是我朋友,還請你說話的時候注意自己的內容”林毅緩解了一下心中的情緒,對酒店前臺說道,他今天晚上到這里來是請秦韻跟盈盈吃飯的,而不是來跟別人斗氣。

酒店前臺頓時皺著眉頭看著林毅十分輕蔑道“是你朋友怎么樣?嘴長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說就怎么說,你管得著嗎?你跟她是朋友?呵呵,誰信啊,你是她姘頭吧”

林毅扭過身對秦韻說道“秦姐,麻煩你抱一下盈盈”

“誒”

秦韻不知道林毅要干什么,但還是從林毅手中將盈盈給抱了過來。

啪!

林毅轉身反手就是一個響亮的耳光甩在酒店前臺臉上。

這一巴掌林毅單純的只是想要教訓一下酒店的前臺并沒有用多大的力氣,但饒是如此,酒店前臺的臉上依舊被林毅一巴掌給扇起五道紅印,臉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酒店前臺伸手捂著臉龐,瞪著林毅怒聲吼道“你敢打我?”

林毅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沉聲道“打你是因為你嘴太臭了,你要再敢說一句,我就扇你一個耳光,一直扇到你不說了為止”

酒店前臺還想繼續在林毅面前逞能,但話到嘴邊抬頭看到林毅冷漠無比的眼神,硬生生的將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

“林毅,別這樣,我們是來吃飯的不是來鬧事的”秦韻見林毅跟酒店前臺吵了起來急忙拉著他勸阻。

林毅沖秦韻微微笑了下,回身淡淡的對酒店前臺說道“你剛剛說501包廂是吧,好,今天晚上我們就在501吃飯了,菜就不用點了,把你們酒店三位數以上的菜品全部都給我端上來,半個小時的時間要是端不上來,我就投訴你”

林毅說完轉身對秦韻說道“秦姐,走吧,咱們上包廂中去等”

“這樣行嗎?要不咱們還是換一家酒店吃吧”秦韻小聲的說道。

發生了這種事情,她早已經不想繼續在這里待下去,只想著趕緊離開這個酒店。

“沒事,我說行就行,咱們走吧”

林毅說完當即帶著秦韻朝著旁邊的電梯走過去,乘坐電梯上到五樓,直接推門走進501包廂,在桌子上坐下。

盈盈趴在秦韻身上小聲的跟林毅說道“林毅哥哥,你剛剛打那個姐姐的時候,真厲害,以后誰要是欺負媽媽你就打他好不好”

秦韻急忙伸手在盈盈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嗔怒道“瞎說什么,閉嘴”

盈盈嘟囔著小嘴不在說話。

酒店前臺眼看著林毅進了電梯,當即拿起面前的電話撥通了酒店經歷梁經理的電話,電話中傳來梁經理不太正經的話語。

“小文啊,這么晚了給哥哥打電話有什么事啊,難道是想約哥哥晚上出去玩嗎?”酒店前臺一陣惡寒,都已經四十多歲的老男人了還自稱哥哥,真是不嫌惡心。

但她為了報復秦韻還是強忍著心頭的惡心說道“梁經理,就在剛剛秦韻帶了一個年輕的男人到咱們酒店來鬧事,說是要咱們酒店菜單上面所有三位數以上的菜品,我說點這么多是要先付錢才行,他們不肯還扇了我一巴掌,現在賴在501包廂中不走了,您還是快點回來看看吧”

梁經理早就垂涎秦韻的身材和美貌,平時就趁著工作上的便利沒少從秦韻身上揩油,自己曾經試探過好幾次想要跟秦韻交朋友把她給搞到手,但都被秦韻給拒絕了。

現在一聽秦韻竟然跟別的男人到他的酒店來鬧事,這讓他心中非常不爽,剛好借此機會想個辦法來好好要挾秦韻一番,萬一得手了也說不定。

梁經理當即在電話中說道。

“好,你在酒店看著別讓他們跑了,我馬上就過去,這秦韻竟然還敢在咱們酒店打人,反了她了”

“好的梁經理,麻煩你快一點,我怕他們一會會跑”酒店前臺繼續說道。

正在澡堂子里洗桑拿的梁經理掛掉電話,胡亂的把衣服往身上一批,從澡堂中出來,在馬路邊攔下一輛出租車,前往酒店。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