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22:20:40

黃雪立即抬起頭來,和夏倩一起看向前方。

那新的法拉利是那么顯眼,吸引了周邊無數的眼光,不少少男少女都拿出自己的手機來拍照,眼神里全是羨慕之色。

黃雪頓時握緊拳頭:“好啊,我就說他昨天怎么突然有一千萬了,感情是找到一個富婆??!這軟飯吃得夠可以的??!”

說著,她就要沖上去。

但是被夏倩給一把拉住了,急忙說道:“雪兒,你別沖動??!你那天沒有看見嗎,這個女人好像不簡單,你想想,能開得起法拉利的,身份能簡單嗎?我們現在什么都沒有,拿什么上去?”

“難道就讓我看見他們兩個在車里卿卿我我嗎?”黃雪狠狠握緊自己的拳頭,十分憤怒地說道:“別忘了,雖然我和他沒有結婚典禮,但我們可是有結婚證的!他這樣……我要他身敗名裂!”

沒錯,這里就是這樣,一般結婚之前都會先將結婚證登記了,也就算得到法律的認可,雖然兩人的結婚典禮沒有進行完成,但兩人在法律上還是夫妻的!

黃雪算是名義上的妻子!

夏倩還是拉住了黃雪,嘴角微微一斜,說道:“雪兒,你別沖動,你聽我說,君子報仇還十年不晚呢,你著急什么?你現在有結婚證在手,我們就多收集這方面的證據,到時候就讓秦浩一無所有地滾出去!你現在懷著孕,沒有太多的道理。”

“倩倩,還是你想得周到,我們趕緊拍下來!”黃雪立即掏出自己的手機來,兩人躲在一個角落里拿出手機來拍照。

秦浩啊秦浩,你讓我一無所有,我也讓你身敗名裂!你不是看上這個臭女人嗎?我就讓你看個夠!

秦浩坐在車里,望了上面一眼,說道:“小靜,你這車能把玻璃遮住嗎?”

“當然能啊。”周靜按下一個按鈕,隨即,便從上面彈下來一張黑布,將車窗和前面的玻璃都給遮住了。

一邊十分自豪地解釋道:“我就知道某一天你會用到,畢竟我們身份特殊嘛,這是我改裝的,全面封鎖,外面怎么都看不見里面。”

“嗯。”秦浩豎起了大拇指,嘴角微微上揚。

這黑漆漆的,只有微弱燈光,讓周靜很是不習慣,立即就要去按下開關。

“不要!”

秦浩立即一把湊過去,右手一把按住周靜的手。

剎那間,現場仿佛凝固了一般,如此奇怪的氣氛,這個姿勢,秦浩完全就是貼在周靜的身上,手還按著周靜的手。

周靜臉色變得緋紅起來,害羞地說道:“師父,你……你要干嘛呀。”

一邊,她還閉上了眼睛,心跳不斷加速,一連串不堪入目的畫面出現在腦海里,沒想到堂堂天龍居然還喜歡在車上??!他這是喜歡自己嗎?被這樣一個傳奇人物喜歡,自己是該高興呢,還是該高興呢?

秦浩臉上的肉彈跳了幾下,鄙夷地看著周靜,然后一把拍在周靜的腦袋上,打斷了周靜的胡思亂想,一邊說道:“你在想什么呢?先別打開,外面有人在拍我們,虧你還跟了我這么久,這點警覺性都沒有!”

“???師父……你不是想……那個???”周靜臉紅到了耳根子,嘴里嘀咕著。

秦浩白了周靜一眼:“哪個?你不是說找我有事嘛?什么事情趕緊說。”

“哦,是這樣的。”周靜立即嚴肅起來,跟換了個人一般,一邊說道:“上級給你安排了一個見面飯局,來見你的,都是天都市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都想見見你。”

“不見,沒空。”秦浩直接擺了擺手,然后就要拉開車門離開。

周靜急忙說道:“師父!別??!這是上面安排的,你必須去,說是為了方便你以后辦事的,畢竟你以后還要在這里生活嘛!”

“行了,走吧。”秦浩無奈地擺了擺手。

雖然他不去,沒人對他有辦法,但他是那里出來的,就必須服從命令,這是他的職責。

“??!他們!”

站在外面準備偷拍的黃雪,剛舉起手機來,便看見車窗這些被黑布給擋住了,什么也看不見,然后車停留了一會兒,就這樣開走了。

“雪兒,你別慌,這次沒拍到沒關系,我們總會找到機會的,到時候就帶著這些證據去威脅他,害怕他秦浩不服從嗎?廢物終究是廢物,一輩子也別想翻身!”夏倩壞笑著。

黃雪生氣地放下手機來,點了點頭:“我去看看凱少,讓他找關系幫我找證據!他人脈多,肯定很容易的。”

“好,我陪你。”夏倩便和黃雪離開了。

城邊小區

這里到處都是小樓房,但都比較破舊,看上去有些年份了,卻是還有不少人在走動,多數是一些年紀比較大的。

李甜走在小區的路上,眼角流著眼淚,什么親情,都是假的,真正在你最困難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愿意幫你,巴不得你離遠點。

孫國簿那一句句話不斷在李甜的腦海里回蕩著,是那么諷刺,自己不去陪那個男人,竟然就不借自己錢,這還是自己的舅舅嗎?

“小甜,你還在這里做什么??!”

這個時候,背后傳來一道聲音,是隔壁的張嬸,她快速走過來。

李甜立即擦掉眼淚,微笑地問道:“張嬸,怎么了嗎?我剛下課回來,晚上沒課了。”

“你快點回去看看吧,我剛剛看見有救護車進去了,似乎是沖你家去的,你快回去看看。”張嬸十分著急地說道。

這附近的人都知道李甜的弟弟有心臟病,父母又只是農民,在工地做小工而已,家里很困難。

李甜渾身一顫,眼淚直接涌出來,快速朝家里跑去,果然,有一輛救護車停在樓下,也在這個時候,幾個男醫生抬著架子走下樓道。

自己弟弟李超正躺在架子上昏迷不醒,臉色蒼白,沒有一點反應,點滴已經打上了,醫生的表情也顯得十分著急。

李甜快速跑上去,哭泣著拉著醫生問道:“醫生,我弟弟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

“他的病情不能再拖了,你們趕緊想辦法!找齊醫藥費,我們好安排手術。”醫生解釋了一句,便跟著其他幾個醫生快速走上救護車了。

救護車便開走了。

一個婦女快速跑了下來,儼然已經哭成了淚人,一把拉住李甜說道:“女兒啊,你借到錢了嗎?弟弟這下真的危險了,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媽,你先被傷心了好嗎?”李甜看著孫雨貞,自己這如此年輕卻滿頭白發的母親。

李甜的父親李天成也跑了下來,看著李甜說道:“女兒,想想辦法吧,不能看著你弟弟就這樣去了。”

“爸媽,你們別擔心,我已經找到錢了,舅舅愿意借我們一百萬,弟弟肯定有救了,他讓我這就過去拿錢呢。”

李甜看著自己父母如此傷心,四十歲的人,卻是滿頭白發,滄桑的面孔經過了歲月無情的蹉跎,讓李甜實在是不忍心說自己沒找到錢。

他暗自做了一個決定,這一切就讓自己一個人來背負吧。

孫雨貞立即拉住了李甜,說道:“真的嗎女兒?前兩天他還不借,這怎么就……”

“對啊,甜兒,你別做了什么傻事???”李天成十分擔心地看著李甜。

但李甜卻是十分甜甜地笑著,說道:“爸媽,你們就別擔心了,我沒事的,我今天去找過舅舅了,我說了好一會兒,他才愿意借的,我這就去拿錢,你們去照顧弟弟吧。”

“那小子,沒白費我當年那么疼他。”孫雨貞欣慰地笑了,然后對李甜說道:“那好,你去拿錢,我們這就去看弟弟,你拿到錢就盡快過來。”

“好!”李甜點了點頭,轉過身去,眼淚瞬間流了下來,讓人看了十分心疼。

下载新浪体育视频:第0013章:李甜的決定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黃雪立即抬起頭來,和夏倩一起看向前方。

那新的法拉利是那么顯眼,吸引了周邊無數的眼光,不少少男少女都拿出自己的手機來拍照,眼神里全是羨慕之色。

黃雪頓時握緊拳頭:“好啊,我就說他昨天怎么突然有一千萬了,感情是找到一個富婆??!這軟飯吃得夠可以的??!”

說著,她就要沖上去。

但是被夏倩給一把拉住了,急忙說道:“雪兒,你別沖動??!你那天沒有看見嗎,這個女人好像不簡單,你想想,能開得起法拉利的,身份能簡單嗎?我們現在什么都沒有,拿什么上去?”

“難道就讓我看見他們兩個在車里卿卿我我嗎?”黃雪狠狠握緊自己的拳頭,十分憤怒地說道:“別忘了,雖然我和他沒有結婚典禮,但我們可是有結婚證的!他這樣……我要他身敗名裂!”

沒錯,這里就是這樣,一般結婚之前都會先將結婚證登記了,也就算得到法律的認可,雖然兩人的結婚典禮沒有進行完成,但兩人在法律上還是夫妻的!

黃雪算是名義上的妻子!

夏倩還是拉住了黃雪,嘴角微微一斜,說道:“雪兒,你別沖動,你聽我說,君子報仇還十年不晚呢,你著急什么?你現在有結婚證在手,我們就多收集這方面的證據,到時候就讓秦浩一無所有地滾出去!你現在懷著孕,沒有太多的道理。”

“倩倩,還是你想得周到,我們趕緊拍下來!”黃雪立即掏出自己的手機來,兩人躲在一個角落里拿出手機來拍照。

秦浩啊秦浩,你讓我一無所有,我也讓你身敗名裂!你不是看上這個臭女人嗎?我就讓你看個夠!

秦浩坐在車里,望了上面一眼,說道:“小靜,你這車能把玻璃遮住嗎?”

“當然能啊。”周靜按下一個按鈕,隨即,便從上面彈下來一張黑布,將車窗和前面的玻璃都給遮住了。

一邊十分自豪地解釋道:“我就知道某一天你會用到,畢竟我們身份特殊嘛,這是我改裝的,全面封鎖,外面怎么都看不見里面。”

“嗯。”秦浩豎起了大拇指,嘴角微微上揚。

這黑漆漆的,只有微弱燈光,讓周靜很是不習慣,立即就要去按下開關。

“不要!”

秦浩立即一把湊過去,右手一把按住周靜的手。

剎那間,現場仿佛凝固了一般,如此奇怪的氣氛,這個姿勢,秦浩完全就是貼在周靜的身上,手還按著周靜的手。

周靜臉色變得緋紅起來,害羞地說道:“師父,你……你要干嘛呀。”

一邊,她還閉上了眼睛,心跳不斷加速,一連串不堪入目的畫面出現在腦海里,沒想到堂堂天龍居然還喜歡在車上??!他這是喜歡自己嗎?被這樣一個傳奇人物喜歡,自己是該高興呢,還是該高興呢?

秦浩臉上的肉彈跳了幾下,鄙夷地看著周靜,然后一把拍在周靜的腦袋上,打斷了周靜的胡思亂想,一邊說道:“你在想什么呢?先別打開,外面有人在拍我們,虧你還跟了我這么久,這點警覺性都沒有!”

“???師父……你不是想……那個???”周靜臉紅到了耳根子,嘴里嘀咕著。

秦浩白了周靜一眼:“哪個?你不是說找我有事嘛?什么事情趕緊說。”

“哦,是這樣的。”周靜立即嚴肅起來,跟換了個人一般,一邊說道:“上級給你安排了一個見面飯局,來見你的,都是天都市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都想見見你。”

“不見,沒空。”秦浩直接擺了擺手,然后就要拉開車門離開。

周靜急忙說道:“師父!別??!這是上面安排的,你必須去,說是為了方便你以后辦事的,畢竟你以后還要在這里生活嘛!”

“行了,走吧。”秦浩無奈地擺了擺手。

雖然他不去,沒人對他有辦法,但他是那里出來的,就必須服從命令,這是他的職責。

“??!他們!”

站在外面準備偷拍的黃雪,剛舉起手機來,便看見車窗這些被黑布給擋住了,什么也看不見,然后車停留了一會兒,就這樣開走了。

“雪兒,你別慌,這次沒拍到沒關系,我們總會找到機會的,到時候就帶著這些證據去威脅他,害怕他秦浩不服從嗎?廢物終究是廢物,一輩子也別想翻身!”夏倩壞笑著。

黃雪生氣地放下手機來,點了點頭:“我去看看凱少,讓他找關系幫我找證據!他人脈多,肯定很容易的。”

“好,我陪你。”夏倩便和黃雪離開了。

城邊小區

這里到處都是小樓房,但都比較破舊,看上去有些年份了,卻是還有不少人在走動,多數是一些年紀比較大的。

李甜走在小區的路上,眼角流著眼淚,什么親情,都是假的,真正在你最困難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愿意幫你,巴不得你離遠點。

孫國簿那一句句話不斷在李甜的腦海里回蕩著,是那么諷刺,自己不去陪那個男人,竟然就不借自己錢,這還是自己的舅舅嗎?

“小甜,你還在這里做什么??!”

這個時候,背后傳來一道聲音,是隔壁的張嬸,她快速走過來。

李甜立即擦掉眼淚,微笑地問道:“張嬸,怎么了嗎?我剛下課回來,晚上沒課了。”

“你快點回去看看吧,我剛剛看見有救護車進去了,似乎是沖你家去的,你快回去看看。”張嬸十分著急地說道。

這附近的人都知道李甜的弟弟有心臟病,父母又只是農民,在工地做小工而已,家里很困難。

李甜渾身一顫,眼淚直接涌出來,快速朝家里跑去,果然,有一輛救護車停在樓下,也在這個時候,幾個男醫生抬著架子走下樓道。

自己弟弟李超正躺在架子上昏迷不醒,臉色蒼白,沒有一點反應,點滴已經打上了,醫生的表情也顯得十分著急。

李甜快速跑上去,哭泣著拉著醫生問道:“醫生,我弟弟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

“他的病情不能再拖了,你們趕緊想辦法!找齊醫藥費,我們好安排手術。”醫生解釋了一句,便跟著其他幾個醫生快速走上救護車了。

救護車便開走了。

一個婦女快速跑了下來,儼然已經哭成了淚人,一把拉住李甜說道:“女兒啊,你借到錢了嗎?弟弟這下真的危險了,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媽,你先被傷心了好嗎?”李甜看著孫雨貞,自己這如此年輕卻滿頭白發的母親。

李甜的父親李天成也跑了下來,看著李甜說道:“女兒,想想辦法吧,不能看著你弟弟就這樣去了。”

“爸媽,你們別擔心,我已經找到錢了,舅舅愿意借我們一百萬,弟弟肯定有救了,他讓我這就過去拿錢呢。”

李甜看著自己父母如此傷心,四十歲的人,卻是滿頭白發,滄桑的面孔經過了歲月無情的蹉跎,讓李甜實在是不忍心說自己沒找到錢。

他暗自做了一個決定,這一切就讓自己一個人來背負吧。

孫雨貞立即拉住了李甜,說道:“真的嗎女兒?前兩天他還不借,這怎么就……”

“對啊,甜兒,你別做了什么傻事???”李天成十分擔心地看著李甜。

但李甜卻是十分甜甜地笑著,說道:“爸媽,你們就別擔心了,我沒事的,我今天去找過舅舅了,我說了好一會兒,他才愿意借的,我這就去拿錢,你們去照顧弟弟吧。”

“那小子,沒白費我當年那么疼他。”孫雨貞欣慰地笑了,然后對李甜說道:“那好,你去拿錢,我們這就去看弟弟,你拿到錢就盡快過來。”

“好!”李甜點了點頭,轉過身去,眼淚瞬間流了下來,讓人看了十分心疼。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