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6 23:56:12

小混混轉達了這句話后。

薛懷義面色變的更是難看,直接就將手機給摔在了地上。

一個廢物而已,居然敢三番兩次的和他叫板,真當他薛懷義是吃素的嗎?

第二天。

薛懷義一大早就去公司。

薛氏集團,現在主要是靠薛懷義支撐著,公司一切大小事務,基本上都是薛懷義負責。

可以不客氣的說,薛氏集團,若是現在離了薛懷義,幾乎就要停止運轉。

薛懷義作為公司的主心骨,他有一百種方法,讓薛清一家乖乖就范。

現在公司正在和鴻氏集團談合作。

鴻氏集團作為海城市外來資本,也是在國內和世界上都是有著名聲的公司,這一次來到海城市,就想本地化,一直在尋找合適的公司作為本土化代表。

薛懷義作為公司總經理和鴻氏集團接觸過。

但是卻不那么順利。

他為了在老太太面前表現,就說合作一切順利。

不過薛懷義卻也有點自信能拿下這個合作,所以還在和鴻氏集團繼續接觸。

但是鴻氏集團的人,卻對薛懷義愛答不理。

薛氏集團在海城市,頂多就算的上是三流公司,而海城市優秀的企業還不少,怎么樣,也輪不到薛氏集團。

薛懷義甚至已經想好,到時候不成功,直接就將這個鍋甩給薛懷德。

他到了公司后,就打算拿鴻氏集團的合作來說事情,先讓老太太將薛懷德從公司的董事局里趕出去,讓他們拿不到薛氏集團的股份。

薛懷義覺得,自己要拿鴻氏集團來做威脅,說,若是不將薛懷德從董事局趕出去,他就不和鴻氏集團合作了。

老太太可是將這次合作看的很重要,只要他這樣說,相信老太太肯定會就范的。

一大早,他就自信的朝著老太太的辦公室過去。

別看老太太年紀比較大了,但是經?;嵩詮咀?。

一個小時也會來一個小時。

薛懷義進去后,老太太主動問說:“懷義,和鴻氏集團的合作談的怎么樣了?”

薛懷義聽老太太一問這件事情,心里忍不住一陣竊喜,一切都在他的掌握當中。

現在只要按照他的計劃來,到時候不止是要收拾寧宴這個廢物,薛懷德一家也得從公司滾蛋。

可是正當薛懷義準備說話的時候,門外忽然就響起了一陣敲門的聲音。

“砰砰砰”的聲音響起。

聲音還有些急促。

薛懷義聽到敲門的聲音后,眉頭忍不住一皺,心里咒罵著好死不死,這時候,是誰來這里找事。

老太太看了眼門口,就道:“進來吧。”

進來的是老太太的秘書。

老太太的秘書是一個年級大概四十歲的婦女,進來后,她神色有些慌張。

老太太看后不悅,就道:“什么事情,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老太太,出大事情了。”

“什么大事?”老太太心頭一緊,忍不住有些擔心的詢問。

“鴻氏集團的人,來我們公司了。”

老太太和薛懷義一聽,剛開始都沒有回神過來。

兩人甚至是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眼秘書。

秘書見到這兩人疑惑的神色,又很快的重復了一遍。

薛懷義反應過來就問秘書說:“他們有說來意嗎?”

“說了,就是來我們公司談合作的。”

秘書話落,薛懷義心頭一顫。

很快回神道:“媽,你看到了嗎?經過我的努力,鴻氏集團已經親自登門來和我們談合作了。”

老太太一聽薛懷義的話,頓時笑的合不攏嘴道:“懷義啊,這次真的辛苦你,要是和鴻氏集團簽約成功,你功不可沒,我一定會好好獎勵你的。”

“媽,我只想公司的事情,以后讓我多負責一些,我不怕累的。”薛懷義沒有將事情直接說出來。

但是老太太也是一個人精,自然知道薛懷義的意思。

老太太笑著就道:“好,到時候,都依你。”

“咱們還是趕緊去接待室吧,別人鴻氏集團的人等太久了。”

老太太心里激動,這畢竟是和鴻氏集團合作。

鴻氏集團是一家多元化公司,世界五百強,實力超然,今天能親自登門到薛氏集團來,可以說是給足了薛氏集團面子。

“媽,你身體不方便,要不然別去了。”

薛懷義笑著道。

薛懷義也覺得是自己的努力,讓鴻氏集團親自登門來談合作了。所以心情很是不錯。

老太太更是心情不錯,當即激動的道:“無妨,我得去看看這大公司的人,到底是長什么樣?”

薛懷義笑著就攙扶著老太太朝著接待室過去。

到了接待室。

他們就看見接待室里坐著兩個人。

一個是穿著OL制服女秘書,另外一個則是穿著得體,一看就是氣質不錯的中年男人。

薛懷義一進辦公室就認出了坐著的中年男人。

他就是鴻氏集團的總經理,劉天宇。

他經常上一些財經節目,和財經雜志。

可以說只要是做生意的,基本上沒有不認識劉天宇的。

薛懷義看到劉天宇后,心情激動的就朝著劉天宇走過去,嘴里喊著:“劉總,您今天怎么有空親自來我們公司了。”

劉天宇看了眼薛懷義,目光收回,卻沒有答話。

薛懷義伸出手去,對劉天宇道:“劉總,您要是早說的話,我們就給您準備一個歡迎儀式。”

薛懷義此時模樣要多熱絡有多熱絡。

可是他伸出去的手,卻沒有人握。

劉天宇明顯沒有意思要和他握手,這讓薛懷義感覺無比尷尬。

薛懷義縮回手道:“劉總,您這次是來和我們公司談合作對嗎?”

“是的,來談合作。”

劉天宇淡淡的道。

“那太好了,劉總,我之前準備了一份計劃書,正好您親自來了,我將計劃書拿給您看看。”

劉天宇擺擺手道:“不用了。”

薛懷義一臉懵逼,劉天宇來了之后,不和他握手,也不看他計劃書。

這是來談什么合作的,該不會拿他消遣吧。

他怔住了幾秒,越發的感覺尷尬。

“劉總,請問您需要什么,我一定會滿足您的。”

“我是來這里談合作的,不過不是和你談合作。”劉天宇目光落到薛懷義的身上,淡淡的道。

老太太心中生出疑惑,目光落到劉天宇身上。

“劉總,老身冒昧問一句,請問您是來找誰談合作的?”

劉天宇這時候緩緩站了起來,像是為了表示恭敬一般,開口就道:“我這次是專程過來找薛清薛小姐合作的,請問薛小姐在公司嗎?”

老太太和薛懷義聽后,立即就傻眼了,都沒有反應過來。

劉天宇來公司為什么要找薛清合作。

薛懷義頓時感覺到面頰一陣滾燙。

剛才他還在老太太面前吹噓,劉天宇來公司是找他來合作的,可是現在,別人指名道姓的要找薛清談合作。

這完全讓他猝不及防。

劉天宇見兩人沒有回答,就淡淡的道:“怎么薛清薛小姐不是你們公司的人嗎?”

薛懷義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感覺口中有些干澀。

老太太倒是很開回神過來,開口就道:“有,劉總,薛清正是老身的孫女,您找她合作是嗎?她現在不在公司,出去忙了,我現在就讓她回公司來和劉總洽談合作。”

“好。”劉天宇回答道。

老太太很快對薛懷義說:“懷義,給小清打電話,讓她回公司一趟。”

薛懷義也不敢耽擱,摸出手機,走到了接待室外面,陰沉著一張臉,給薛清撥打的了電話。

他是怎么都想不通,好端端的,鴻氏集團怎么會找薛清談合作,而且還是指名道姓的。

專程來和薛清合作。

薛清家。

寧宴剛端菜出來,薛清電話就響了起來。

寧宴剛好看到薛清的來電顯示,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就道:“小清,聽我的,掛掉。”

sina新浪体育新闻:第5章 專程來找薛清合作的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小混混轉達了這句話后。

薛懷義面色變的更是難看,直接就將手機給摔在了地上。

一個廢物而已,居然敢三番兩次的和他叫板,真當他薛懷義是吃素的嗎?

第二天。

薛懷義一大早就去公司。

薛氏集團,現在主要是靠薛懷義支撐著,公司一切大小事務,基本上都是薛懷義負責。

可以不客氣的說,薛氏集團,若是現在離了薛懷義,幾乎就要停止運轉。

薛懷義作為公司的主心骨,他有一百種方法,讓薛清一家乖乖就范。

現在公司正在和鴻氏集團談合作。

鴻氏集團作為海城市外來資本,也是在國內和世界上都是有著名聲的公司,這一次來到海城市,就想本地化,一直在尋找合適的公司作為本土化代表。

薛懷義作為公司總經理和鴻氏集團接觸過。

但是卻不那么順利。

他為了在老太太面前表現,就說合作一切順利。

不過薛懷義卻也有點自信能拿下這個合作,所以還在和鴻氏集團繼續接觸。

但是鴻氏集團的人,卻對薛懷義愛答不理。

薛氏集團在海城市,頂多就算的上是三流公司,而海城市優秀的企業還不少,怎么樣,也輪不到薛氏集團。

薛懷義甚至已經想好,到時候不成功,直接就將這個鍋甩給薛懷德。

他到了公司后,就打算拿鴻氏集團的合作來說事情,先讓老太太將薛懷德從公司的董事局里趕出去,讓他們拿不到薛氏集團的股份。

薛懷義覺得,自己要拿鴻氏集團來做威脅,說,若是不將薛懷德從董事局趕出去,他就不和鴻氏集團合作了。

老太太可是將這次合作看的很重要,只要他這樣說,相信老太太肯定會就范的。

一大早,他就自信的朝著老太太的辦公室過去。

別看老太太年紀比較大了,但是經?;嵩詮咀?。

一個小時也會來一個小時。

薛懷義進去后,老太太主動問說:“懷義,和鴻氏集團的合作談的怎么樣了?”

薛懷義聽老太太一問這件事情,心里忍不住一陣竊喜,一切都在他的掌握當中。

現在只要按照他的計劃來,到時候不止是要收拾寧宴這個廢物,薛懷德一家也得從公司滾蛋。

可是正當薛懷義準備說話的時候,門外忽然就響起了一陣敲門的聲音。

“砰砰砰”的聲音響起。

聲音還有些急促。

薛懷義聽到敲門的聲音后,眉頭忍不住一皺,心里咒罵著好死不死,這時候,是誰來這里找事。

老太太看了眼門口,就道:“進來吧。”

進來的是老太太的秘書。

老太太的秘書是一個年級大概四十歲的婦女,進來后,她神色有些慌張。

老太太看后不悅,就道:“什么事情,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老太太,出大事情了。”

“什么大事?”老太太心頭一緊,忍不住有些擔心的詢問。

“鴻氏集團的人,來我們公司了。”

老太太和薛懷義一聽,剛開始都沒有回神過來。

兩人甚至是有些不相信的看了眼秘書。

秘書見到這兩人疑惑的神色,又很快的重復了一遍。

薛懷義反應過來就問秘書說:“他們有說來意嗎?”

“說了,就是來我們公司談合作的。”

秘書話落,薛懷義心頭一顫。

很快回神道:“媽,你看到了嗎?經過我的努力,鴻氏集團已經親自登門來和我們談合作了。”

老太太一聽薛懷義的話,頓時笑的合不攏嘴道:“懷義啊,這次真的辛苦你,要是和鴻氏集團簽約成功,你功不可沒,我一定會好好獎勵你的。”

“媽,我只想公司的事情,以后讓我多負責一些,我不怕累的。”薛懷義沒有將事情直接說出來。

但是老太太也是一個人精,自然知道薛懷義的意思。

老太太笑著就道:“好,到時候,都依你。”

“咱們還是趕緊去接待室吧,別人鴻氏集團的人等太久了。”

老太太心里激動,這畢竟是和鴻氏集團合作。

鴻氏集團是一家多元化公司,世界五百強,實力超然,今天能親自登門到薛氏集團來,可以說是給足了薛氏集團面子。

“媽,你身體不方便,要不然別去了。”

薛懷義笑著道。

薛懷義也覺得是自己的努力,讓鴻氏集團親自登門來談合作了。所以心情很是不錯。

老太太更是心情不錯,當即激動的道:“無妨,我得去看看這大公司的人,到底是長什么樣?”

薛懷義笑著就攙扶著老太太朝著接待室過去。

到了接待室。

他們就看見接待室里坐著兩個人。

一個是穿著OL制服女秘書,另外一個則是穿著得體,一看就是氣質不錯的中年男人。

薛懷義一進辦公室就認出了坐著的中年男人。

他就是鴻氏集團的總經理,劉天宇。

他經常上一些財經節目,和財經雜志。

可以說只要是做生意的,基本上沒有不認識劉天宇的。

薛懷義看到劉天宇后,心情激動的就朝著劉天宇走過去,嘴里喊著:“劉總,您今天怎么有空親自來我們公司了。”

劉天宇看了眼薛懷義,目光收回,卻沒有答話。

薛懷義伸出手去,對劉天宇道:“劉總,您要是早說的話,我們就給您準備一個歡迎儀式。”

薛懷義此時模樣要多熱絡有多熱絡。

可是他伸出去的手,卻沒有人握。

劉天宇明顯沒有意思要和他握手,這讓薛懷義感覺無比尷尬。

薛懷義縮回手道:“劉總,您這次是來和我們公司談合作對嗎?”

“是的,來談合作。”

劉天宇淡淡的道。

“那太好了,劉總,我之前準備了一份計劃書,正好您親自來了,我將計劃書拿給您看看。”

劉天宇擺擺手道:“不用了。”

薛懷義一臉懵逼,劉天宇來了之后,不和他握手,也不看他計劃書。

這是來談什么合作的,該不會拿他消遣吧。

他怔住了幾秒,越發的感覺尷尬。

“劉總,請問您需要什么,我一定會滿足您的。”

“我是來這里談合作的,不過不是和你談合作。”劉天宇目光落到薛懷義的身上,淡淡的道。

老太太心中生出疑惑,目光落到劉天宇身上。

“劉總,老身冒昧問一句,請問您是來找誰談合作的?”

劉天宇這時候緩緩站了起來,像是為了表示恭敬一般,開口就道:“我這次是專程過來找薛清薛小姐合作的,請問薛小姐在公司嗎?”

老太太和薛懷義聽后,立即就傻眼了,都沒有反應過來。

劉天宇來公司為什么要找薛清合作。

薛懷義頓時感覺到面頰一陣滾燙。

剛才他還在老太太面前吹噓,劉天宇來公司是找他來合作的,可是現在,別人指名道姓的要找薛清談合作。

這完全讓他猝不及防。

劉天宇見兩人沒有回答,就淡淡的道:“怎么薛清薛小姐不是你們公司的人嗎?”

薛懷義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感覺口中有些干澀。

老太太倒是很開回神過來,開口就道:“有,劉總,薛清正是老身的孫女,您找她合作是嗎?她現在不在公司,出去忙了,我現在就讓她回公司來和劉總洽談合作。”

“好。”劉天宇回答道。

老太太很快對薛懷義說:“懷義,給小清打電話,讓她回公司一趟。”

薛懷義也不敢耽擱,摸出手機,走到了接待室外面,陰沉著一張臉,給薛清撥打的了電話。

他是怎么都想不通,好端端的,鴻氏集團怎么會找薛清談合作,而且還是指名道姓的。

專程來和薛清合作。

薛清家。

寧宴剛端菜出來,薛清電話就響了起來。

寧宴剛好看到薛清的來電顯示,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就道:“小清,聽我的,掛掉。”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