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22:48:45

夜辰逸到了之后電話余篎妙,余篎妙讓他在停車場等自己。

在夜辰逸來的路上,余篎妙已經跟簡寧想好了偷偷閃人的辦法。余篎妙問護士借了一臺推車,讓簡寧坐在推車上,遇到護士詢問,就說到樓下小花園去吸吸新鮮空氣,護士也就沒有多問,讓余篎妙推著簡寧進了電梯。

出了電梯后,余篎妙就直接推著簡寧往停車場而去。

當夜辰逸看到余篎妙推著一個女人走過來的時候倒也沒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只是覺得奇怪,為什么那女人還穿著醫院的病號服。

“葉楓,快開門。”余篎妙看到夜辰逸就招呼道,夜辰逸則是在看到她的時候就邁著修長的長腿迎了過去。

“不是讓你開門嗎?”余篎妙嗔怒道。

“我幫你推。”夜辰逸也不惱,反倒是寵溺的摸了摸余篎妙的頭,然后從余篎妙那邊接過了推車,推著簡寧。

“好吧。那我去開門。”余篎妙也不客氣,夜辰逸適時的按了一下車鑰匙。余篎妙就往車子走了過去,走之前對著簡寧說:“寧姐姐,我先過去了。”

“好。”簡寧微笑道。

“寧姐姐?”夜辰逸聽到余篎妙這么叫的時候,并沒有表露出任何情緒和驚訝,不過馬上就知道了她是簡寧??囪?,現在這個情況應該跟墨昕晗有關,只是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么事。祁蒙家的醫院一般情況下像簡寧這種普通人是不太可能會自己來這邊的,而簡寧會出現在這里的唯一可能就是被墨昕晗送來的,而簡寧應該是想躲著墨昕晗,所以才會穿著病號服開溜。自己一不小心竟然成了她開溜的幫手,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到時候會有什么反應。夜辰逸心里暗暗苦笑了一下!

把簡寧抱上車后,夜辰逸將推車送回門診大廳的服務臺,在返回停車場的路上,匆匆給墨昕晗發了條消息:“簡寧出院回家。”

正在開會的墨昕晗突然收到夜辰逸的消息,本想稍后再看,但是一看到簡寧兩個字,就立馬點開了,結果就六個字??賜曛罅成背【捅淞?,突然冷聲說道:“會議暫停。”隨后站起身,疾步走出了會議室,阿桐見狀,也迅速跟上,留下開會得眾人面面相覷。

墨昕晗到自己辦公,取了車鑰匙,看到阿桐也跟了進來,丟下一句:“先散會,我會盡快回來。”

“是,墨總。”阿桐應道,也不敢多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墨昕晗直接驅車往簡寧家而去,途中接到了祁蒙得電話。

“黑冰塊,我跟你說個事,你先答應我別生氣。”祁蒙心里發虛,交給他的人,結果不見了。

“簡寧出院了。”墨昕晗則冷冷的說道。

“你,你說什么?”祁蒙驚訝的問道,但是又非常疑惑:“簡寧出院了什么意思?不會是你把她接走的吧?你這是玩的哪出???”

“辰逸說的。”墨昕晗回道。

“二公子?”祁蒙奇怪,怎么這事還跟夜辰逸有關了,而事實確實是,這事還真的跟夜辰逸有關,只是并非他主動的。祁蒙突然想到之前夜辰逸的電話,不知道是否跟這個有關聯:“對了,二公子之前電話我問我有沒有一個叫余篎妙的病人,難道跟這個有關系?”

“不知道。掛了。”說著,墨昕晗就掛斷了,專心的開車往簡寧家飛奔而去。

墨昕晗向來都是說掛就掛的,祁蒙又吐槽了一句“沒禮貌”。但是心里的疑惑還是沒解,于是打給了夜辰逸。夜辰逸因為正在開車沒有第一時間接聽祁蒙的電話,將車靠邊??亢蟛漚猶?。

“二公子,你是不是來過我這了。”電話一接通祁蒙就急急的問。

“嗯。”夜辰逸平淡的答道。

“黑冰塊說你給他發了消息說簡寧出院了,你怎么知道的。”祁蒙問道:“還有,原來你認識簡寧?”

“之前并不認識。”夜辰逸其實今天也是第一次見簡寧,話里意思也很明確了,剛剛認識的,而消息確實也是他發的。至于為什么自己會認識,還知道,他現在沒辦法跟祁蒙說,因為余篎妙和簡寧都在車上。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只能掛了祁蒙的電話:“在開車,掛了。”

說罷,就掛段了電話。

祁蒙也是聰明人,雖然夜辰逸簡短的幾句話,但是祁蒙也清楚知道了夜辰逸應該是今天才認識簡寧的,至于怎么認識的,就不得而知了。也正因為今天認識了,夜辰逸才會發消息給墨昕晗。

當夜辰逸車子在小區內轉了最后一個彎后,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蘭博,心里暗道,速度還挺快?;夯旱亟低T諏寺ハ?,還沒完全停下,就見墨昕晗疾步走了過來。

雖然看到夜辰逸的車時心里掠過一絲訝異,但是轉念一想,也能進解釋為什么夜辰逸知道簡寧出院回家了。只是,為什么他倆會有交集,這個只能日后再問了。

夜辰逸下車,跟墨昕晗對視了一眼,眼神示意簡寧是坐在副駕駛座的后座。下一秒,余篎妙就打開了車門下了車,同步的,墨昕晗打開了簡寧這一邊的車門。

“你?”簡寧看到墨昕晗很是驚訝,他怎么會突然出現。

“你要出院可以跟我說。”墨昕晗聽不出什么情緒的一邊說,一邊彎下腰,把簡寧從車里抱了出來。簡寧倒沒反抗,按照之前的經驗,就算她拒絕,他還是一樣會強行抱她的。好在,這個時間點家里沒人,外婆送完小魚兒就去老年學校教退休老人畫國畫了。

余篎妙則驚訝的轉頭問夜辰逸:“怎么回事???”夜辰逸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只是心里在想,以后要是小東西知道了實情,不知道會不會跟自己翻舊賬,但是當下還是暫時先保持沉默吧。

墨昕晗抱著簡寧,看了一眼余篎妙,心里已經了然為什么會是夜辰逸送的,對著夜辰逸說了聲:“謝了。”

“客氣。”夜辰逸回道,余篎妙以為是感謝夜辰逸送簡寧回家,只有兩個男人自己知道是什么。

余篎妙見墨昕晗抱著簡寧往樓道口走去,從車里拿出簡寧的手包跟了過去,還不忘跟夜辰逸說:“我一會自己回去,你先去忙吧。”說完,就飛奔了過去。

夜辰逸想叫住她,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她倆是閨蜜,而且墨昕晗肯定不會待很久,簡寧總歸要有個人暫時照顧一下。

新浪体育nba直播表:第七十二章:出院回家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夜辰逸到了之后電話余篎妙,余篎妙讓他在停車場等自己。

在夜辰逸來的路上,余篎妙已經跟簡寧想好了偷偷閃人的辦法。余篎妙問護士借了一臺推車,讓簡寧坐在推車上,遇到護士詢問,就說到樓下小花園去吸吸新鮮空氣,護士也就沒有多問,讓余篎妙推著簡寧進了電梯。

出了電梯后,余篎妙就直接推著簡寧往停車場而去。

當夜辰逸看到余篎妙推著一個女人走過來的時候倒也沒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只是覺得奇怪,為什么那女人還穿著醫院的病號服。

“葉楓,快開門。”余篎妙看到夜辰逸就招呼道,夜辰逸則是在看到她的時候就邁著修長的長腿迎了過去。

“不是讓你開門嗎?”余篎妙嗔怒道。

“我幫你推。”夜辰逸也不惱,反倒是寵溺的摸了摸余篎妙的頭,然后從余篎妙那邊接過了推車,推著簡寧。

“好吧。那我去開門。”余篎妙也不客氣,夜辰逸適時的按了一下車鑰匙。余篎妙就往車子走了過去,走之前對著簡寧說:“寧姐姐,我先過去了。”

“好。”簡寧微笑道。

“寧姐姐?”夜辰逸聽到余篎妙這么叫的時候,并沒有表露出任何情緒和驚訝,不過馬上就知道了她是簡寧??囪?,現在這個情況應該跟墨昕晗有關,只是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么事。祁蒙家的醫院一般情況下像簡寧這種普通人是不太可能會自己來這邊的,而簡寧會出現在這里的唯一可能就是被墨昕晗送來的,而簡寧應該是想躲著墨昕晗,所以才會穿著病號服開溜。自己一不小心竟然成了她開溜的幫手,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到時候會有什么反應。夜辰逸心里暗暗苦笑了一下!

把簡寧抱上車后,夜辰逸將推車送回門診大廳的服務臺,在返回停車場的路上,匆匆給墨昕晗發了條消息:“簡寧出院回家。”

正在開會的墨昕晗突然收到夜辰逸的消息,本想稍后再看,但是一看到簡寧兩個字,就立馬點開了,結果就六個字??賜曛罅成背【捅淞?,突然冷聲說道:“會議暫停。”隨后站起身,疾步走出了會議室,阿桐見狀,也迅速跟上,留下開會得眾人面面相覷。

墨昕晗到自己辦公,取了車鑰匙,看到阿桐也跟了進來,丟下一句:“先散會,我會盡快回來。”

“是,墨總。”阿桐應道,也不敢多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墨昕晗直接驅車往簡寧家而去,途中接到了祁蒙得電話。

“黑冰塊,我跟你說個事,你先答應我別生氣。”祁蒙心里發虛,交給他的人,結果不見了。

“簡寧出院了。”墨昕晗則冷冷的說道。

“你,你說什么?”祁蒙驚訝的問道,但是又非常疑惑:“簡寧出院了什么意思?不會是你把她接走的吧?你這是玩的哪出???”

“辰逸說的。”墨昕晗回道。

“二公子?”祁蒙奇怪,怎么這事還跟夜辰逸有關了,而事實確實是,這事還真的跟夜辰逸有關,只是并非他主動的。祁蒙突然想到之前夜辰逸的電話,不知道是否跟這個有關聯:“對了,二公子之前電話我問我有沒有一個叫余篎妙的病人,難道跟這個有關系?”

“不知道。掛了。”說著,墨昕晗就掛斷了,專心的開車往簡寧家飛奔而去。

墨昕晗向來都是說掛就掛的,祁蒙又吐槽了一句“沒禮貌”。但是心里的疑惑還是沒解,于是打給了夜辰逸。夜辰逸因為正在開車沒有第一時間接聽祁蒙的電話,將車靠邊??亢蟛漚猶?。

“二公子,你是不是來過我這了。”電話一接通祁蒙就急急的問。

“嗯。”夜辰逸平淡的答道。

“黑冰塊說你給他發了消息說簡寧出院了,你怎么知道的。”祁蒙問道:“還有,原來你認識簡寧?”

“之前并不認識。”夜辰逸其實今天也是第一次見簡寧,話里意思也很明確了,剛剛認識的,而消息確實也是他發的。至于為什么自己會認識,還知道,他現在沒辦法跟祁蒙說,因為余篎妙和簡寧都在車上。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只能掛了祁蒙的電話:“在開車,掛了。”

說罷,就掛段了電話。

祁蒙也是聰明人,雖然夜辰逸簡短的幾句話,但是祁蒙也清楚知道了夜辰逸應該是今天才認識簡寧的,至于怎么認識的,就不得而知了。也正因為今天認識了,夜辰逸才會發消息給墨昕晗。

當夜辰逸車子在小區內轉了最后一個彎后,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蘭博,心里暗道,速度還挺快?;夯旱亟低T諏寺ハ?,還沒完全停下,就見墨昕晗疾步走了過來。

雖然看到夜辰逸的車時心里掠過一絲訝異,但是轉念一想,也能進解釋為什么夜辰逸知道簡寧出院回家了。只是,為什么他倆會有交集,這個只能日后再問了。

夜辰逸下車,跟墨昕晗對視了一眼,眼神示意簡寧是坐在副駕駛座的后座。下一秒,余篎妙就打開了車門下了車,同步的,墨昕晗打開了簡寧這一邊的車門。

“你?”簡寧看到墨昕晗很是驚訝,他怎么會突然出現。

“你要出院可以跟我說。”墨昕晗聽不出什么情緒的一邊說,一邊彎下腰,把簡寧從車里抱了出來。簡寧倒沒反抗,按照之前的經驗,就算她拒絕,他還是一樣會強行抱她的。好在,這個時間點家里沒人,外婆送完小魚兒就去老年學校教退休老人畫國畫了。

余篎妙則驚訝的轉頭問夜辰逸:“怎么回事???”夜辰逸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只是心里在想,以后要是小東西知道了實情,不知道會不會跟自己翻舊賬,但是當下還是暫時先保持沉默吧。

墨昕晗抱著簡寧,看了一眼余篎妙,心里已經了然為什么會是夜辰逸送的,對著夜辰逸說了聲:“謝了。”

“客氣。”夜辰逸回道,余篎妙以為是感謝夜辰逸送簡寧回家,只有兩個男人自己知道是什么。

余篎妙見墨昕晗抱著簡寧往樓道口走去,從車里拿出簡寧的手包跟了過去,還不忘跟夜辰逸說:“我一會自己回去,你先去忙吧。”說完,就飛奔了過去。

夜辰逸想叫住她,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她倆是閨蜜,而且墨昕晗肯定不會待很久,簡寧總歸要有個人暫時照顧一下。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专业理财平台 安徽快3时时彩 1991年上证指数 贵州11选5前三直走势图 七星彩自动选号 甘肃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贵州11选5前三直最大遗漏 澳门博彩有限公司 河北11选5遗漏真准网 快三绝密公式算单双 什么叫股票融资余额 河北快3一定牛 白姐精准玄机资料免费资料中 湖北11选5遗漏 真准网 福建快3开奖结果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