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23:20:14

陳陽直接說到了點上,只見下一秒,小鬼的神色也逐漸暗淡了下去:“我當然知道我丈夫之所以變成這樣,也算的上是罪有應得,但是他犯下的錯,那就讓他之后用之后的人生以及死后的光陰去償還就好了。”

小鬼也算是個明事理的,旁邊的陳陽察覺到不好竟然直接起身就跑。

怎么可能會讓這小鬼跑走了,一張符紙過去,直接把老板的身子控在了原地。

陳陽也剛好給我來了個實地教學:“剛好有個現成的例子,待會你好好看看,遇到這種情況該怎么解決。”

老板掙扎的厲害,最后竟然還想來上一招金蟬脫殼,只可惜我的術法沒那么容易被破掉。

霸占在老板身體里的小鬼雖然出來了,但是卻沒有辦法逃脫,最后也就只能縮回去了。

“現在我就賴在這身體里邊不出來了,我看你們能把我怎么樣,識相的話最好把我給放了!”

小鬼還在做著最后的掙扎,陳陽根本就不理他,直接在老板的身上施加了福祉跟法術,下一秒小鬼就被陳陽強行拽了出來。

老板的身體隨之倒了下去,我上前接住,把老板放回到了沙發上。

“這小鬼該怎么解決?”

“你還有沒有事情沒問出來?要是全問完了,我就把它給送到陰間去。”

“哦,對了,確實是有一件事情沒問的,你們研究這個蠱蟲到底是想要用它來干什么?”

“關你什么事!”

小鬼的態度對有些豪橫,就像絲毫沒有感覺自己現在已經受制于人。

“你要是不說的話,現在就把你的魂魄給打散,讓你永遠消失在這天地之中!”

看著小鬼根本就不能溝通直接有了威脅的手段,手上還抽出了一個符紙。

“嚇唬誰呢,你們靈車司機不就是為了引度靈魂去往陰間嗎,怎么,你還想要公報私仇?”

“這里面的煩擾了跟你講了你也不明白,反正我就告訴你這負責這地區的鬼差可就只有兩個,個個都是大忙人,哪有空來管你這個小鬼。”

我說完之后,符紙直接拍在了這小鬼的陰魂上,下一秒這小鬼就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聲,陳陽見此也松開了自己的手指,小鬼便在地上打起了滾。

小鬼大概也是沒有想到我竟然會真的對他出手,原本的囂張勁全無力,立馬向我求饒:“停下停下!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快停下,求求你們饒了我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快點停下!”

我聽次這才施展了一個術法,把符紙給喚了回來。

“現在告訴我吧,你為什么要養這些蠱蟲。”

“因為那個人跟我說,只要我幫他養蠱蟲,他就能讓我獲得重生,因為這些蠱蟲是養來干什么的,我是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他都會把我養出來的古蟲喂給另一只蠱蟲!”

陳陽聽了小鬼的話,立馬上前拿起了那個蠱蟲的尸體開始研究起來了。

“你知道的真只有這么多?”

“你都拿魂飛魄散來威脅我了,我也不敢有任何的隱瞞呀!”

我看小鬼的樣子好像真不知道什么了,變起身將這小鬼交給陳陽處理,可是現在的陳陽正目光緊盯著蠱蟲的尸體。

“陳哥,你這是發覺什么了?”

“先不說別的,你告訴我另一只被吞了的蠱蟲長什么樣?”

蠱蟲的樣子我也沒仔細看,現在也只記得大概,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了陳陽,下一秒陳陽就拍了下大腿。

“我想到現在居然還有人敢練此邪物!”

“陳哥這是知道背后的人是要練什么蠱蟲了?”

“知道了,用這兩個含有劇毒的蠱蟲喂養出來的蠱只有一個,那就是蛇蠱!”

“蛇蠱……這我好像在書上看到過,是不是那個三年之內必須要殺人,要是不殺人就會殺了蠱主的蠱!”

“就是!看來背后之人應該是用那些死人血喂養了這蠱蟲,我就說這兩天這個事去死的人怎么增加了那么多。”

陳陽說完之后又陷入到了思考當中:“而且蛇蠱還有另一個作用,那就是在殺死一戶人家過后,就會把那戶人家所有財產都轉移到蠱主的身上,仔細想想這幾天被殺的人家庭條件一般都是中上等的,看來這是蠱主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那就該怎么辦?我們總不能看著事情就這么發展下去吧。”

“可是現在線索只到這里,就再也沒有了思緒,從頭到尾那個蠱主都把自己給藏得好好的,讓我們找不到任何的線索。”

我聽了陳陽這話,突然想起我在老板家中遭遇的襲擊,而且我知道襲擊我的是什么人。

說不定做這些的人就是他,我立馬把自己掌握的消息告訴了陳陽。

“確實有可能是這幕后的兇手,但他絕對不會是蛇蠱的蠱主。”

“這是為什么?”

“之前就跟你說過我跟他有過接觸,所以我自然也知道,那他也是個用邪術的人,但他絕對不會把自己的精神放在錢財這種事情上的,估計又是招募的哪個幕僚吧,不過既然知道了這幕后的人是他,那這件事情就輕松上很多了。”

聽陳陽的意思,看來這件事情是終于能解決了,總算是不用眼睜睜的看著,每天有那么多的人都因為點錢財失去性命了。

哎,突然感覺自己變得善良了不少。

“這件事情我自己一個人去解決,你還是專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為什么?”

陳陽忽然不讓我參加這件事情,感覺好像是另有隱情啊。

“以后你會知道答案的。”

陳陽帶著兩個小鬼直接離開了,我所問出來的答案也是模棱兩可,這讓我不曉得有些喪氣,這叫什么事嘛,難道是覺得我的能力還不足以去處理這件事情?

我坐的沙發上,等老板醒來的時候,時間已過去了半個小時。

“我怎么會在這里,不對我的身體不是被另一個鬼魂給占據了嘛,我現在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

“那個小鬼已經被解決了,老板你現在安全了,不過老板,你的夫人還有很多人,都在這期間因為另一個鬼回來死去了。”

我覺得我有必要給這老板提個醒,畢竟那小鬼在做壞事的時候,用的臉可都是老板的臉,所以別弄的到時候老板被警察抓走了,還什么都不知道呢。

“而且那個鬼在做壞事的時候,用的是老板你的身體。”

我這么一提醒,老板就立馬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不過超乎我意料的是,這老板并沒有任何的暴怒情緒,而是特別淡定地接受了這一切。

“這些我全部都記著呢,包括他占據我身體的那段期間,做過的一切事情我都記著,大概這一切都是命吧。”

老板說完之后,就起身要離開,目送著老板離開,心中總覺得明天好像會有什么大事發生。

果不其然,當第二天的時候,我一拿起手機就全部都是新聞報道,上面寫著:本市一殺人犯以投局自首。

我點進去就發現是老板打了馬賽克的面容,看來昨天老板是決定將那些責任全部扛在自己肩上呢。

說不定這一切都是出于對小鬼的愧疚,不過這對老板接下來的人生以及下輩子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我看了眼新聞就關了手機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現在到好,我的上司進監獄了,那我這工作豈不是也不保了。

看來這是老天爺想讓我在這一個月好好準備準備呀,既然老天爺都這么為我著想了,那我怎么能辜負他呢。

想著,我徹底辭了職,在家里面好好學習著各種各樣的術法,反正我現在也小有存款,餓不死。

比試大會即將到來前一周我收到了請柬,這情景上還鑲著金邊,雖然字都是金色的,看上去略有些富貴。

而舉辦比賽的地址居然是在一個名不見傳的山里,至于比賽的流程還尚未公布,讓我不由得猜想,是不是等到我們正式比賽的時候才知道比的到底是什么?

新浪体育nba新闻网:第二十五章  流程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陳陽直接說到了點上,只見下一秒,小鬼的神色也逐漸暗淡了下去:“我當然知道我丈夫之所以變成這樣,也算的上是罪有應得,但是他犯下的錯,那就讓他之后用之后的人生以及死后的光陰去償還就好了。”

小鬼也算是個明事理的,旁邊的陳陽察覺到不好竟然直接起身就跑。

怎么可能會讓這小鬼跑走了,一張符紙過去,直接把老板的身子控在了原地。

陳陽也剛好給我來了個實地教學:“剛好有個現成的例子,待會你好好看看,遇到這種情況該怎么解決。”

老板掙扎的厲害,最后竟然還想來上一招金蟬脫殼,只可惜我的術法沒那么容易被破掉。

霸占在老板身體里的小鬼雖然出來了,但是卻沒有辦法逃脫,最后也就只能縮回去了。

“現在我就賴在這身體里邊不出來了,我看你們能把我怎么樣,識相的話最好把我給放了!”

小鬼還在做著最后的掙扎,陳陽根本就不理他,直接在老板的身上施加了福祉跟法術,下一秒小鬼就被陳陽強行拽了出來。

老板的身體隨之倒了下去,我上前接住,把老板放回到了沙發上。

“這小鬼該怎么解決?”

“你還有沒有事情沒問出來?要是全問完了,我就把它給送到陰間去。”

“哦,對了,確實是有一件事情沒問的,你們研究這個蠱蟲到底是想要用它來干什么?”

“關你什么事!”

小鬼的態度對有些豪橫,就像絲毫沒有感覺自己現在已經受制于人。

“你要是不說的話,現在就把你的魂魄給打散,讓你永遠消失在這天地之中!”

看著小鬼根本就不能溝通直接有了威脅的手段,手上還抽出了一個符紙。

“嚇唬誰呢,你們靈車司機不就是為了引度靈魂去往陰間嗎,怎么,你還想要公報私仇?”

“這里面的煩擾了跟你講了你也不明白,反正我就告訴你這負責這地區的鬼差可就只有兩個,個個都是大忙人,哪有空來管你這個小鬼。”

我說完之后,符紙直接拍在了這小鬼的陰魂上,下一秒這小鬼就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聲,陳陽見此也松開了自己的手指,小鬼便在地上打起了滾。

小鬼大概也是沒有想到我竟然會真的對他出手,原本的囂張勁全無力,立馬向我求饒:“停下停下!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快停下,求求你們饒了我吧,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訴你,快點停下!”

我聽次這才施展了一個術法,把符紙給喚了回來。

“現在告訴我吧,你為什么要養這些蠱蟲。”

“因為那個人跟我說,只要我幫他養蠱蟲,他就能讓我獲得重生,因為這些蠱蟲是養來干什么的,我是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他都會把我養出來的古蟲喂給另一只蠱蟲!”

陳陽聽了小鬼的話,立馬上前拿起了那個蠱蟲的尸體開始研究起來了。

“你知道的真只有這么多?”

“你都拿魂飛魄散來威脅我了,我也不敢有任何的隱瞞呀!”

我看小鬼的樣子好像真不知道什么了,變起身將這小鬼交給陳陽處理,可是現在的陳陽正目光緊盯著蠱蟲的尸體。

“陳哥,你這是發覺什么了?”

“先不說別的,你告訴我另一只被吞了的蠱蟲長什么樣?”

蠱蟲的樣子我也沒仔細看,現在也只記得大概,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訴了陳陽,下一秒陳陽就拍了下大腿。

“我想到現在居然還有人敢練此邪物!”

“陳哥這是知道背后的人是要練什么蠱蟲了?”

“知道了,用這兩個含有劇毒的蠱蟲喂養出來的蠱只有一個,那就是蛇蠱!”

“蛇蠱……這我好像在書上看到過,是不是那個三年之內必須要殺人,要是不殺人就會殺了蠱主的蠱!”

“就是!看來背后之人應該是用那些死人血喂養了這蠱蟲,我就說這兩天這個事去死的人怎么增加了那么多。”

陳陽說完之后又陷入到了思考當中:“而且蛇蠱還有另一個作用,那就是在殺死一戶人家過后,就會把那戶人家所有財產都轉移到蠱主的身上,仔細想想這幾天被殺的人家庭條件一般都是中上等的,看來這是蠱主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那就該怎么辦?我們總不能看著事情就這么發展下去吧。”

“可是現在線索只到這里,就再也沒有了思緒,從頭到尾那個蠱主都把自己給藏得好好的,讓我們找不到任何的線索。”

我聽了陳陽這話,突然想起我在老板家中遭遇的襲擊,而且我知道襲擊我的是什么人。

說不定做這些的人就是他,我立馬把自己掌握的消息告訴了陳陽。

“確實有可能是這幕后的兇手,但他絕對不會是蛇蠱的蠱主。”

“這是為什么?”

“之前就跟你說過我跟他有過接觸,所以我自然也知道,那他也是個用邪術的人,但他絕對不會把自己的精神放在錢財這種事情上的,估計又是招募的哪個幕僚吧,不過既然知道了這幕后的人是他,那這件事情就輕松上很多了。”

聽陳陽的意思,看來這件事情是終于能解決了,總算是不用眼睜睜的看著,每天有那么多的人都因為點錢財失去性命了。

哎,突然感覺自己變得善良了不少。

“這件事情我自己一個人去解決,你還是專心做你自己的事情吧。”

“為什么?”

陳陽忽然不讓我參加這件事情,感覺好像是另有隱情啊。

“以后你會知道答案的。”

陳陽帶著兩個小鬼直接離開了,我所問出來的答案也是模棱兩可,這讓我不曉得有些喪氣,這叫什么事嘛,難道是覺得我的能力還不足以去處理這件事情?

我坐的沙發上,等老板醒來的時候,時間已過去了半個小時。

“我怎么會在這里,不對我的身體不是被另一個鬼魂給占據了嘛,我現在不是早就已經死了嗎?”

“那個小鬼已經被解決了,老板你現在安全了,不過老板,你的夫人還有很多人,都在這期間因為另一個鬼回來死去了。”

我覺得我有必要給這老板提個醒,畢竟那小鬼在做壞事的時候,用的臉可都是老板的臉,所以別弄的到時候老板被警察抓走了,還什么都不知道呢。

“而且那個鬼在做壞事的時候,用的是老板你的身體。”

我這么一提醒,老板就立馬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不過超乎我意料的是,這老板并沒有任何的暴怒情緒,而是特別淡定地接受了這一切。

“這些我全部都記著呢,包括他占據我身體的那段期間,做過的一切事情我都記著,大概這一切都是命吧。”

老板說完之后,就起身要離開,目送著老板離開,心中總覺得明天好像會有什么大事發生。

果不其然,當第二天的時候,我一拿起手機就全部都是新聞報道,上面寫著:本市一殺人犯以投局自首。

我點進去就發現是老板打了馬賽克的面容,看來昨天老板是決定將那些責任全部扛在自己肩上呢。

說不定這一切都是出于對小鬼的愧疚,不過這對老板接下來的人生以及下輩子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我看了眼新聞就關了手機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現在到好,我的上司進監獄了,那我這工作豈不是也不保了。

看來這是老天爺想讓我在這一個月好好準備準備呀,既然老天爺都這么為我著想了,那我怎么能辜負他呢。

想著,我徹底辭了職,在家里面好好學習著各種各樣的術法,反正我現在也小有存款,餓不死。

比試大會即將到來前一周我收到了請柬,這情景上還鑲著金邊,雖然字都是金色的,看上去略有些富貴。

而舉辦比賽的地址居然是在一個名不見傳的山里,至于比賽的流程還尚未公布,讓我不由得猜想,是不是等到我們正式比賽的時候才知道比的到底是什么?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 七星彩走势图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江苏快三综合走势 北京快中彩app 博彩咨询 河北快3走今日豹子 招商证券智远理财平台 上海天天彩选4胆码公式 股票开户流程当选金多多策略 体彩p3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一定牛遗漏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0317027 电子app线上娱乐 深圳风采开奖与走势图 小麦财经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