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22:02:31

這是兩張在之前有人跳樓的那個爛尾樓下拍的。

而兩張照片的人都是一樣的,胖子,和郭曉!

在照片里,這兩個人的身體都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扭曲著,而身上全都是一道又一道深可見骨的可怖傷痕。

兩人臉上咧著弧度夸張的笑臉,嘴角全都裂開,一直裂到了耳朵根的位置,鮮血淋漓的血肉外翻,甚是可怖。

恐懼,痛苦,絕望等等負面的情緒凝固在了兩人已經失去靈智的瞳孔之中。

這兩對瞳孔似乎還在透過手機的屏幕凝視著我,凝視著我這個棄它們而逃的罪人!伺機把我也拉進那痛苦所編制的深淵。

七叔看我神色有些不對勁問道:“臭小子,怎么了?手機都不要了,咋地,你這是家里有礦???”

我還有些沒從剛才的驚嚇中回過神來,掉落在地上的手機又連續的響了兩聲。

我也顧不得七叔奇怪的表情,連忙撿起手機。

聊天界面上安紅又給我發了兩條信息。

【張哥,他們說讓你去那棟老樓,不然我和剩下的人都要死?!?/p>

【怎么辦張哥,我好害怕,我會不會死掉?】

【張哥,怎么辦,我真的害怕,好像有人在敲我的玻璃,可我的出租屋明明是在十樓啊?!?/p>

透過這幾條信息,我甚至可以感覺到這個姑娘已經快要哭出聲來了。

我手指飛快的在敲擊著屏幕發出一條消息【你現在在哪,給我發位置,我這就去,我到之前不要輕舉妄動,好好呆在原地,如果遇見不對勁的東西,那就咬破舌尖用血噴他!】

發完這條消息,我連忙轉頭看向七叔:“七叔,我想再去幫那個蘇啟陽之前,有些事情你可能要先幫你徒弟解決一下了。”

七叔皺皺眉頭:“你小子又惹什么貨了?”

我著急著去救人也沒空跟他解釋什么,只能是一把拉起他:“是之前我們學校里的事情,待會邊走邊跟你解釋。”

七叔被我拽了一個趔趄,匆忙只間抓起了墻上掛著的一個黃布包裹。

帶著七叔打上車直奔安紅給我發的那個定位,在車上我跟七叔解釋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七叔懂之后深深看了我一眼,語氣只見有些調侃:“小子,按照你的說法,那只鬼可能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一些,說老實話,你小子那么怕死還是放棄吧。”

我聽了七叔的話感覺心里有些不舒服,雖然知道這老小子是在調侃:“七叔,我……不想看到有人因我而死。”

七叔的嘴角似乎夾帶上了一些嘲諷,語氣也是忽然變得尖酸刻薄了起來:“不想有人因你而死?那你說的胖子,郭曉他們不就是因為你的背叛死了嗎?”

他的這句話點燃了我的怒火,或者說是為了掩飾什么而燃起了怒火:“我沒有!只是我……只是我太弱了,沒有能力?;ず盟嵌?!”

七叔看著我憤怒丑惡的嘴臉并沒有氣惱,只不過嘴角的嘲諷愈加明顯罷了:“是嗎?你是太弱了,但如果你想的話,你絕對有能力把他們救下來,記得我教你道術里面有犧牲自己的性命靈魂與鬼怪同歸于盡的方法,只是你不敢罷了,你在害怕,你怕死,你很自私,你想要的自己活下去,哪怕為此要犧牲掉幾個好朋友和一個喜歡著你的女孩的性命。”

七叔的話很犀利,犀利的就像是老中醫手里的一根針,一針……只一針就狠狠的刺在了我在努力掩藏,也在努力忽視的真相上。

沒錯,我就是自私!我就是害怕!

我怕死!我自私!因為我還年輕,我還有大把美好的時光等待著我去揮霍去虛度!我不應該死!

我在心底聲嘶力竭!

可是……胖子他們不也一樣年輕嘛?

他們不也本應有大把大把的美好時光等待著他們去揮霍嗎?

我明明可以救他們的,和那些故事里的英雄一樣,犧牲自己一個去救更多的人!

不!

我還有爸媽,他們還等著我去贍養!

不孝有三,無后最大??!

不盡孝道死后可是會墮入額鼻地獄的。

可是……胖子他們也有父母等著他們去贍養啊。

不不不!我這樣做沒錯的!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種道理古人都知道的。

人類天生就是趨利避害的啊。

這一切一切的念頭在我的腦海里不停的翻滾沉浮。

我臉上的表情也是在這一刻豐富至極。

惡毒,悔恨,厭惡,悲憫……

七叔看著我此刻的沉默沒有任何表示,臉上那夾雜著不屑嘲諷的弧度漸漸收斂。

他就那么靜靜的陷在座椅靠背里,看起來依舊是那么猥瑣干瘦,一副被酒色掏空了的淫棍表現。

只不過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人的手背已經是青筋暴起。

他在緊張。

他在緊張什么?緊張我嗎?

可是他為什么要緊張我?

我不知道。

我現在只覺得腦袋里很痛!痛的要死。

“七叔,我真的很自私嗎?”

我忽然開口,聲音略顯低沉不復之前的暴躁。

七叔好像是長舒了口氣,又好像還是有些緊張:“你覺得呢?”

我忽然笑了好像是想通了些什么:“是啊,從我放棄她逃跑的那一刻就已經從骨子里烙上了自私的標志,那七叔我想變強,強的即使是自私我也可以用?;ど肀叩娜?。”

這一次七叔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是放了下來,他拍拍我的肩膀:“會的。”

“好了到地方,話說兩位是演話劇的嗎?這是在排練?”

忽然前座傳來司機師傅的聲音,我和七叔都已一愣。

我尷尬的撓撓頭:“對不起啊師傅,讓你受驚了,是在抱歉。”

前座的中年司機一擺手,滿臉的不以為意:“害~沒事,不過說真的,兩位的演技真的可以啊歪,哎,你們這話劇在哪演啊,到時候我去看看。”

七叔這個時候已經開門下了車:“這就是我家孩子大學舉辦的活動外人沒法看的。”

司機師傅的表情似乎有些沮喪:“哎,那真是可惜了。”

下了車,我倆來到了手機上定位先是的那棟樓。

根據安紅的消息來看她租的屋子應該就是在這里。

和七叔一起跨步走進單元門,一股陰暗潮濕的感覺鋪面而來。

七叔皺了皺眉頭:“小子,看來你們好像是惹到了個什么不得了的東西啊。”

2013温网新浪体育:第十六章又出事了!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這是兩張在之前有人跳樓的那個爛尾樓下拍的。

而兩張照片的人都是一樣的,胖子,和郭曉!

在照片里,這兩個人的身體都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勢扭曲著,而身上全都是一道又一道深可見骨的可怖傷痕。

兩人臉上咧著弧度夸張的笑臉,嘴角全都裂開,一直裂到了耳朵根的位置,鮮血淋漓的血肉外翻,甚是可怖。

恐懼,痛苦,絕望等等負面的情緒凝固在了兩人已經失去靈智的瞳孔之中。

這兩對瞳孔似乎還在透過手機的屏幕凝視著我,凝視著我這個棄它們而逃的罪人!伺機把我也拉進那痛苦所編制的深淵。

七叔看我神色有些不對勁問道:“臭小子,怎么了?手機都不要了,咋地,你這是家里有礦???”

我還有些沒從剛才的驚嚇中回過神來,掉落在地上的手機又連續的響了兩聲。

我也顧不得七叔奇怪的表情,連忙撿起手機。

聊天界面上安紅又給我發了兩條信息。

【張哥,他們說讓你去那棟老樓,不然我和剩下的人都要死?!?/p>

【怎么辦張哥,我好害怕,我會不會死掉?】

【張哥,怎么辦,我真的害怕,好像有人在敲我的玻璃,可我的出租屋明明是在十樓啊?!?/p>

透過這幾條信息,我甚至可以感覺到這個姑娘已經快要哭出聲來了。

我手指飛快的在敲擊著屏幕發出一條消息【你現在在哪,給我發位置,我這就去,我到之前不要輕舉妄動,好好呆在原地,如果遇見不對勁的東西,那就咬破舌尖用血噴他!】

發完這條消息,我連忙轉頭看向七叔:“七叔,我想再去幫那個蘇啟陽之前,有些事情你可能要先幫你徒弟解決一下了。”

七叔皺皺眉頭:“你小子又惹什么貨了?”

我著急著去救人也沒空跟他解釋什么,只能是一把拉起他:“是之前我們學校里的事情,待會邊走邊跟你解釋。”

七叔被我拽了一個趔趄,匆忙只間抓起了墻上掛著的一個黃布包裹。

帶著七叔打上車直奔安紅給我發的那個定位,在車上我跟七叔解釋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七叔懂之后深深看了我一眼,語氣只見有些調侃:“小子,按照你的說法,那只鬼可能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一些,說老實話,你小子那么怕死還是放棄吧。”

我聽了七叔的話感覺心里有些不舒服,雖然知道這老小子是在調侃:“七叔,我……不想看到有人因我而死。”

七叔的嘴角似乎夾帶上了一些嘲諷,語氣也是忽然變得尖酸刻薄了起來:“不想有人因你而死?那你說的胖子,郭曉他們不就是因為你的背叛死了嗎?”

他的這句話點燃了我的怒火,或者說是為了掩飾什么而燃起了怒火:“我沒有!只是我……只是我太弱了,沒有能力?;ず盟嵌?!”

七叔看著我憤怒丑惡的嘴臉并沒有氣惱,只不過嘴角的嘲諷愈加明顯罷了:“是嗎?你是太弱了,但如果你想的話,你絕對有能力把他們救下來,記得我教你道術里面有犧牲自己的性命靈魂與鬼怪同歸于盡的方法,只是你不敢罷了,你在害怕,你怕死,你很自私,你想要的自己活下去,哪怕為此要犧牲掉幾個好朋友和一個喜歡著你的女孩的性命。”

七叔的話很犀利,犀利的就像是老中醫手里的一根針,一針……只一針就狠狠的刺在了我在努力掩藏,也在努力忽視的真相上。

沒錯,我就是自私!我就是害怕!

我怕死!我自私!因為我還年輕,我還有大把美好的時光等待著我去揮霍去虛度!我不應該死!

我在心底聲嘶力竭!

可是……胖子他們不也一樣年輕嘛?

他們不也本應有大把大把的美好時光等待著他們去揮霍嗎?

我明明可以救他們的,和那些故事里的英雄一樣,犧牲自己一個去救更多的人!

不!

我還有爸媽,他們還等著我去贍養!

不孝有三,無后最大??!

不盡孝道死后可是會墮入額鼻地獄的。

可是……胖子他們也有父母等著他們去贍養啊。

不不不!我這樣做沒錯的!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種道理古人都知道的。

人類天生就是趨利避害的啊。

這一切一切的念頭在我的腦海里不停的翻滾沉浮。

我臉上的表情也是在這一刻豐富至極。

惡毒,悔恨,厭惡,悲憫……

七叔看著我此刻的沉默沒有任何表示,臉上那夾雜著不屑嘲諷的弧度漸漸收斂。

他就那么靜靜的陷在座椅靠背里,看起來依舊是那么猥瑣干瘦,一副被酒色掏空了的淫棍表現。

只不過誰也沒有注意到這個人的手背已經是青筋暴起。

他在緊張。

他在緊張什么?緊張我嗎?

可是他為什么要緊張我?

我不知道。

我現在只覺得腦袋里很痛!痛的要死。

“七叔,我真的很自私嗎?”

我忽然開口,聲音略顯低沉不復之前的暴躁。

七叔好像是長舒了口氣,又好像還是有些緊張:“你覺得呢?”

我忽然笑了好像是想通了些什么:“是啊,從我放棄她逃跑的那一刻就已經從骨子里烙上了自私的標志,那七叔我想變強,強的即使是自私我也可以用?;ど肀叩娜?。”

這一次七叔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是放了下來,他拍拍我的肩膀:“會的。”

“好了到地方,話說兩位是演話劇的嗎?這是在排練?”

忽然前座傳來司機師傅的聲音,我和七叔都已一愣。

我尷尬的撓撓頭:“對不起啊師傅,讓你受驚了,是在抱歉。”

前座的中年司機一擺手,滿臉的不以為意:“害~沒事,不過說真的,兩位的演技真的可以啊歪,哎,你們這話劇在哪演啊,到時候我去看看。”

七叔這個時候已經開門下了車:“這就是我家孩子大學舉辦的活動外人沒法看的。”

司機師傅的表情似乎有些沮喪:“哎,那真是可惜了。”

下了車,我倆來到了手機上定位先是的那棟樓。

根據安紅的消息來看她租的屋子應該就是在這里。

和七叔一起跨步走進單元門,一股陰暗潮濕的感覺鋪面而來。

七叔皺了皺眉頭:“小子,看來你們好像是惹到了個什么不得了的東西啊。”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 上证综指历史走势图 郑州股票融资 甘肃11选五乐选五玩法 四肖期期准免费双 pk10开奖官网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上证指数年k线图 广东好彩1玩法说明 最安全的十大理财平台 山西快乐十分形态走势图 河北排列7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真彩网 东方红配资 河南22选5每天开奖时间 模拟炒股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