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21:45:06

“我們真的是在學英語了!”

雖然不知道究竟什么事情,可是洛雪還是向著洛辰的,趕緊替洛辰說話。

可被心中怒火牽制的戴萌萌,眼睛中洛辰的每一個動作都在犯罪。

“小姑娘,你一定是這混蛋的淫威給嚇住了,你放心,我們已經有充足的證據,一定會讓這混蛋受到應有的懲罰!”

說話之間,戴萌萌的槍口微動,讓洛雪看到了那黑洞洞的槍口。

瞬間恐懼與黑暗裹挾了洛雪,往事躍上腦海,當時她被幫架時,歹徒就是這樣拿著槍指著她的。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

凄厲的慘叫聲中,洛雪蜷縮在床腳,雙腳不停地亂踹,雙手拼命地扯著自己的頭發。

“小雪!”

洛辰心痛,起身便要將洛雪抱在懷中,給予安慰。

“別動,舉起手來,你對人家小姑娘做了什么,”戴萌萌厲聲呵斥,洛辰卻是充耳不聞,“你在敢動一下,我就開槍斃了你了!”

沙場之上,洛辰斬敵無數,因而也樹敵無數。

多少暴徒曾揚言要一槍斃了洛辰,可在他們說出此話,狂妄的微笑還沒有手住時,項上人頭已經滾落黃沙。

此時,洛辰心中只有洛雪,戴萌萌的警告或者恐嚇都是虛妄。

他一步跨到洛雪身前,可隨即“砰”的一聲槍響在背后炸開了。

旋轉的子彈,穿過紅熱的槍管,“嗖”的一聲直沖洛辰后心……

客廳之中,蘇友善的臉上掠過一絲滿意的微笑,本想著送洛辰進監獄,沒想到這個女刑司是個狠角色,也不知道這槍有沒有打要害呀!

……

太慢,太慢了!

手槍子彈的速度對于洛辰而言是在太慢了,這時候他若是想要躲開,那是易如反掌。

可惜是他的身前是洛雪,一旦自己躲開,洛雪必然受傷。

“不可饒??!”

洛雪在洛辰心中的地位不可估量,洛雪受傷,便是在洛辰的心頭動刀,此等冒犯,怎可饒???

頓時,丹田金氣上涌,匯聚于洛辰右手之上,在手的周遭罩上了了一層明滅可見的金光。

隨即,洛辰看都不都看,只聽聲辯位,將右拳往身后一擋。

子彈撞擊在金光之上,不停旋轉,發出“嘶嘶”的刺耳聲響,如同指甲刮在了黑板上,讓人渾身起雞皮疙蛋。

可就是這般,那子彈卻不能穿透半點金光。

“傷我妹者,殺無赦!”

洛辰心頭低吼,手中用力,頓時金光四射而出,那子彈被原路彈射出去。

這一切都發生在毫秒之內,戴萌萌根本無暇反應。

子彈飛回,順著槍管鉆進槍膛。

“嘣”的一聲,槍膛炸裂,從戴萌萌手中震落。

可那顆子彈卻沒有停下后沖的盡頭,只鉆向戴萌萌的面孔。

“當啷”一聲,子彈射進戴萌萌身后的鐵質護欄里。

此時戴萌萌才回過神來,一摸自己的右臉,一道血痕顯現。

好險,若不是自己真的是巴掌大的臉,剛才那顆子彈可就要了命了。

再看看地上那把手槍,已然不能夠再使用。

……

客廳里的三人并不知道樓上房間里的情形,還以為戴萌萌又補了兩槍,都以為洛辰這下是死定了。

這下蘇友善算是吃了顆定心丸,心里嘀咕:一槍不死,兩槍三槍還不死,那蘇某只能稱你為神人了!

……

戴萌萌瞥了一眼地上的手槍,一腳將它踢到了一旁。

“槍不能用,本小姐還有拳腳!”

這戴家時代習武,戴萌萌也是自幼跟隨爺爺修習,拳腳功夫了得,平時三五個大漢都拿她不住。

此時面對洛辰一個人,更是信心滿滿,想著一腳便能將這混蛋撂倒。

“公然使用暗器傷我,找死!”

叫狠一聲,戴萌萌氣沉丹田,又瞬間爆發,這時她身影移動的速度能趕上千萬級別的豪車的瞬間提速度。

“真是抬舉你這個混蛋了,逼本小姐使出這招,要知道我爺爺捉不住我的身形,你就等著肋骨碎裂吧!”

戴萌萌對自己的身手相當自信,而她這招“落燕輕度”更是練得爐火純青,如同落燕疾飛,瞬間轉向,輕盈到空氣阻力都限制不住她。

在實戰之中,更是沒人能摸到她的身形。

“??!”

戴萌萌身形剛稍稍前沖,便覺喉頭一緊,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眼前便出現了一張冷峻到結冰的臉龐。

這,正是洛辰!

無聲無息之間,輕而易舉地掐住了正在施展“落燕輕度”的的戴萌萌。

吃驚!惶恐!殺意纏身!

這便是此刻戴萌萌的感受,而隨之腳下一空,竟被洛辰單手掐起。

如同被拽住耳朵的兔子,如何擺動身姿都無法掙脫。

“不要!”

槍口消失,洛雪恢復鎮靜,當時剛才發生的一切都不再記得,睜眼只看到洛辰掐著一名女刑司隊員的脖子,眼看那人就要沒命了。

“哼!算你走運!”

洛辰冷哼一聲,肩膀一用力,將戴萌萌從二樓扔下。

這戴萌萌的身手和意志也不是吹的,在空中緩過神兒來,為了化解沖擊力,落地后滾,在客廳門外穩住了身形。

蘇友善、蘇翠華以及戴萌萌的師兄見此情形,都是張口結舌,不敢相信,又好奇中帶著恐懼扭頭去看樓上。

難不成,上面的人沒死,還把戴萌萌給打出來了!

這怎么可能?

先不說蘇友善、蘇翠華信不信,但這戴萌萌的師兄就不信。

戴萌萌的身手那在哈市刑司是有了名的,而她的爺爺更是哈市刑司的總教官,爺孫倆的身手都是一頂一的好。

戴萌萌怎么可能在持槍的情況下,還被打出來呢?

“誰開的槍?”

這時一聲中氣十足的吼聲從門外傳來,刑司長王慶海帶著十幾名威武的刑司隊員沖進屋來。

“司長,樓上一歹徒,刺傷兩位居民,還欲對樓上一姑娘做……做那個!”

戴萌萌起身,上前匯報,她的師兄也趕緊過來為她作證。

“好小子,有點伸手,一個人收拾不了你,我就不信一群人收拾不了你!”

蘇友心中嘀咕,有生奸計,一定要送洛辰一程。

于是帶著一臉惶恐,跑到王慶海面前:

“王司長,我看你們還是再加點人手吧,樓上那一個歹徒身手可不一般??!”

蘇友善的話重點在“一個歹徒”上,只一個歹徒,卻要王慶海十幾個人再添人手支援。

這明面上是好心提醒,可實際上則是說王慶海和他的手下無能,十幾個人干不過一個歹徒。

好一招激將法,巧妙地挑動了王慶海的火氣。

其他十幾名刑司隊員也都是鼻子里出氣,冷哼一聲,暗暗地把手放在了腰間配槍上。

他們倒要看看,蘇友善口中的歹徒有多厲害,難不成還比這槍子厲害!

“樓上的人,不要做無畏的掙扎,放開人質,出來受降!”

王慶海目光堅定,一臉嚴肅,聲音不大,穿透力卻極強。

“別怕,一切包在我身上!”

洛辰安慰一聲,拉著洛雪的手走出房間,站在二樓的樓梯護手,觀望客廳里的情況。

十幾個刑司隊員在王慶海的帶領下,嚴陣以待,只要洛辰稍有動作,后果不堪設想。

無論是戴萌萌突然闖進自己的房間,還是王慶海莫名帶人占領客廳,其中的緣由,洛雪都一無所知。

但她也明白,這群人是沖著洛辰來的,可洛辰是好人,她要向他們說明這一點。

“洛尊卿他……”

洛雪剛想解釋,洛辰卻抬手示意:

“解釋是弱者的求饒詞,強者無需理會!”

說完,洛辰居高臨下,俯視眾生,眼神之中不悲不喜,僅以一抹淡然傳達了對萬物的蔑視……

nba新闻新浪体育:第十八章俯視眾生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我們真的是在學英語了!”

雖然不知道究竟什么事情,可是洛雪還是向著洛辰的,趕緊替洛辰說話。

可被心中怒火牽制的戴萌萌,眼睛中洛辰的每一個動作都在犯罪。

“小姑娘,你一定是這混蛋的淫威給嚇住了,你放心,我們已經有充足的證據,一定會讓這混蛋受到應有的懲罰!”

說話之間,戴萌萌的槍口微動,讓洛雪看到了那黑洞洞的槍口。

瞬間恐懼與黑暗裹挾了洛雪,往事躍上腦海,當時她被幫架時,歹徒就是這樣拿著槍指著她的。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

凄厲的慘叫聲中,洛雪蜷縮在床腳,雙腳不停地亂踹,雙手拼命地扯著自己的頭發。

“小雪!”

洛辰心痛,起身便要將洛雪抱在懷中,給予安慰。

“別動,舉起手來,你對人家小姑娘做了什么,”戴萌萌厲聲呵斥,洛辰卻是充耳不聞,“你在敢動一下,我就開槍斃了你了!”

沙場之上,洛辰斬敵無數,因而也樹敵無數。

多少暴徒曾揚言要一槍斃了洛辰,可在他們說出此話,狂妄的微笑還沒有手住時,項上人頭已經滾落黃沙。

此時,洛辰心中只有洛雪,戴萌萌的警告或者恐嚇都是虛妄。

他一步跨到洛雪身前,可隨即“砰”的一聲槍響在背后炸開了。

旋轉的子彈,穿過紅熱的槍管,“嗖”的一聲直沖洛辰后心……

客廳之中,蘇友善的臉上掠過一絲滿意的微笑,本想著送洛辰進監獄,沒想到這個女刑司是個狠角色,也不知道這槍有沒有打要害呀!

……

太慢,太慢了!

手槍子彈的速度對于洛辰而言是在太慢了,這時候他若是想要躲開,那是易如反掌。

可惜是他的身前是洛雪,一旦自己躲開,洛雪必然受傷。

“不可饒??!”

洛雪在洛辰心中的地位不可估量,洛雪受傷,便是在洛辰的心頭動刀,此等冒犯,怎可饒???

頓時,丹田金氣上涌,匯聚于洛辰右手之上,在手的周遭罩上了了一層明滅可見的金光。

隨即,洛辰看都不都看,只聽聲辯位,將右拳往身后一擋。

子彈撞擊在金光之上,不停旋轉,發出“嘶嘶”的刺耳聲響,如同指甲刮在了黑板上,讓人渾身起雞皮疙蛋。

可就是這般,那子彈卻不能穿透半點金光。

“傷我妹者,殺無赦!”

洛辰心頭低吼,手中用力,頓時金光四射而出,那子彈被原路彈射出去。

這一切都發生在毫秒之內,戴萌萌根本無暇反應。

子彈飛回,順著槍管鉆進槍膛。

“嘣”的一聲,槍膛炸裂,從戴萌萌手中震落。

可那顆子彈卻沒有停下后沖的盡頭,只鉆向戴萌萌的面孔。

“當啷”一聲,子彈射進戴萌萌身后的鐵質護欄里。

此時戴萌萌才回過神來,一摸自己的右臉,一道血痕顯現。

好險,若不是自己真的是巴掌大的臉,剛才那顆子彈可就要了命了。

再看看地上那把手槍,已然不能夠再使用。

……

客廳里的三人并不知道樓上房間里的情形,還以為戴萌萌又補了兩槍,都以為洛辰這下是死定了。

這下蘇友善算是吃了顆定心丸,心里嘀咕:一槍不死,兩槍三槍還不死,那蘇某只能稱你為神人了!

……

戴萌萌瞥了一眼地上的手槍,一腳將它踢到了一旁。

“槍不能用,本小姐還有拳腳!”

這戴家時代習武,戴萌萌也是自幼跟隨爺爺修習,拳腳功夫了得,平時三五個大漢都拿她不住。

此時面對洛辰一個人,更是信心滿滿,想著一腳便能將這混蛋撂倒。

“公然使用暗器傷我,找死!”

叫狠一聲,戴萌萌氣沉丹田,又瞬間爆發,這時她身影移動的速度能趕上千萬級別的豪車的瞬間提速度。

“真是抬舉你這個混蛋了,逼本小姐使出這招,要知道我爺爺捉不住我的身形,你就等著肋骨碎裂吧!”

戴萌萌對自己的身手相當自信,而她這招“落燕輕度”更是練得爐火純青,如同落燕疾飛,瞬間轉向,輕盈到空氣阻力都限制不住她。

在實戰之中,更是沒人能摸到她的身形。

“??!”

戴萌萌身形剛稍稍前沖,便覺喉頭一緊,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眼前便出現了一張冷峻到結冰的臉龐。

這,正是洛辰!

無聲無息之間,輕而易舉地掐住了正在施展“落燕輕度”的的戴萌萌。

吃驚!惶恐!殺意纏身!

這便是此刻戴萌萌的感受,而隨之腳下一空,竟被洛辰單手掐起。

如同被拽住耳朵的兔子,如何擺動身姿都無法掙脫。

“不要!”

槍口消失,洛雪恢復鎮靜,當時剛才發生的一切都不再記得,睜眼只看到洛辰掐著一名女刑司隊員的脖子,眼看那人就要沒命了。

“哼!算你走運!”

洛辰冷哼一聲,肩膀一用力,將戴萌萌從二樓扔下。

這戴萌萌的身手和意志也不是吹的,在空中緩過神兒來,為了化解沖擊力,落地后滾,在客廳門外穩住了身形。

蘇友善、蘇翠華以及戴萌萌的師兄見此情形,都是張口結舌,不敢相信,又好奇中帶著恐懼扭頭去看樓上。

難不成,上面的人沒死,還把戴萌萌給打出來了!

這怎么可能?

先不說蘇友善、蘇翠華信不信,但這戴萌萌的師兄就不信。

戴萌萌的身手那在哈市刑司是有了名的,而她的爺爺更是哈市刑司的總教官,爺孫倆的身手都是一頂一的好。

戴萌萌怎么可能在持槍的情況下,還被打出來呢?

“誰開的槍?”

這時一聲中氣十足的吼聲從門外傳來,刑司長王慶海帶著十幾名威武的刑司隊員沖進屋來。

“司長,樓上一歹徒,刺傷兩位居民,還欲對樓上一姑娘做……做那個!”

戴萌萌起身,上前匯報,她的師兄也趕緊過來為她作證。

“好小子,有點伸手,一個人收拾不了你,我就不信一群人收拾不了你!”

蘇友心中嘀咕,有生奸計,一定要送洛辰一程。

于是帶著一臉惶恐,跑到王慶海面前:

“王司長,我看你們還是再加點人手吧,樓上那一個歹徒身手可不一般??!”

蘇友善的話重點在“一個歹徒”上,只一個歹徒,卻要王慶海十幾個人再添人手支援。

這明面上是好心提醒,可實際上則是說王慶海和他的手下無能,十幾個人干不過一個歹徒。

好一招激將法,巧妙地挑動了王慶海的火氣。

其他十幾名刑司隊員也都是鼻子里出氣,冷哼一聲,暗暗地把手放在了腰間配槍上。

他們倒要看看,蘇友善口中的歹徒有多厲害,難不成還比這槍子厲害!

“樓上的人,不要做無畏的掙扎,放開人質,出來受降!”

王慶海目光堅定,一臉嚴肅,聲音不大,穿透力卻極強。

“別怕,一切包在我身上!”

洛辰安慰一聲,拉著洛雪的手走出房間,站在二樓的樓梯護手,觀望客廳里的情況。

十幾個刑司隊員在王慶海的帶領下,嚴陣以待,只要洛辰稍有動作,后果不堪設想。

無論是戴萌萌突然闖進自己的房間,還是王慶海莫名帶人占領客廳,其中的緣由,洛雪都一無所知。

但她也明白,這群人是沖著洛辰來的,可洛辰是好人,她要向他們說明這一點。

“洛尊卿他……”

洛雪剛想解釋,洛辰卻抬手示意:

“解釋是弱者的求饒詞,強者無需理會!”

說完,洛辰居高臨下,俯視眾生,眼神之中不悲不喜,僅以一抹淡然傳達了對萬物的蔑視……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 山西休彩11选五走势图 内蒙古快3最大遗漏坐号 春安配资 东方6+1技巧 江西快3一定牛 3d今晚试机号的查询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任三遗漏一定牛 彩票投注技巧总结 贵州快3三不同 股票作手回忆录txt 广东36选7计划 股票融资怎么做t 0 六肖王中王免费期期准94期 云南快乐十分预测万能码 佳隆股份股票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