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21:39:56

“你們就這么確定,這次投資是因為丁思倩?”

一聽陸炎這話,丁振宇立刻反唇相譏:“不然呢?這次投資不是因為小妹,難道還能真的是因為你?”

“就是!還真以為自己裝模作樣一個電話打出去,就能立刻拉來張氏集團的投資了?!”

“那可是十個億!就憑你姓陸的?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的吊樣!”

而丁思倩聽了這些話,也是后知后覺的回過味來。

“大哥二哥,你們這話是什么意思?張氏集團的投資已經過來了?還是十個億?!”

丁思倩的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是??!你自己都還不知道?”丁振宇說道,“整整十個億呢!這幾位就是來自張氏集團的投資團隊,這位劉先生,更是張氏集團投資分部的部門總經理”。

“這次張氏集團過來投資,就是由這位劉總親自帶隊過來負責呢!”

聽了這話,丁思倩更加驚訝了:“這怎么可能?我這才剛剛和那位張先生見過面,而且投資的話,他也只是說要考慮考慮,還沒有說要答應我呢啊……”

說著這話的同時,丁思倩的心里更是有些沒底。

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今天又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才和張家少家主認識的,就憑這個,張少家主能夠這么快安排人過來投資丁家?

而且一出手就是十個億?!

她,有這么大的面子嗎?

丁振宇見丁思倩這副模樣,就又是說道:“要不,你現在再給張先生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肯定就是因為你的關系,張家才會投資我們的!不然就憑姓陸的,他這輩子也沒可能和張氏集團產生什么交集??!”

丁思倩也覺得陸炎這種人,絕對沒可能從張氏集團拉來投資。

只不過,提到給張少家主打電話,她還有點小尷尬。

“大哥,我沒有張少家主的聯系方式……”

“????”

“不過,我這里倒是保存了他秘書的手機號碼”。

“嗨!那不是一回事兒嗎!你這丫頭說話老是大喘氣,趕緊給那位秘書先生打個電話問問!”

聽了這話,丁思倩才又點了點頭。

隨即,她就撥通了張少家主秘書的電話。

而這一幕,也都被丁家眾人緊緊關注著,顯然,他們之中也沒有一個人相信,這次的投資會是陸炎拉來的。

很快,電話接通了。

為了讓在場的人都能清楚的了解情況,丁思倩還開了免提。

“您好,請問是張先生的秘書李先生嗎?我是丁思倩,剛剛才和張先生見過面的”。

“嗯,我知道,剛剛我們少家主給你們丁家安排的投資團隊,現在過去了嗎?”

“???”丁思倩愣了一下,重新反應過來之后,她才又趕緊說道:“投資團隊已經過來了,真的,真的太謝謝張先生和您了!”

“嗯,已經過去了就好,那就先這樣”。

“好,好的……”

電話掛斷了,丁思倩整個人還處于巨大的震驚之中。

難道,張家這次投資丁家十個億,還真的是因為她?!

丁思倩自己的心里還有點小小的懷疑,可是大會客室里的丁家眾人,卻已經通過這通電話內容完全‘確定’了下來。

“姓陸的!聽到沒!這就是你拉來的投資?!”

“你還要點臉不要?這分明是我們家小妹拉到的投資!”

聽了這些話,陸炎又能說什么?

他堂堂護國戰神,總不能就為了證明這點小事,還特意把張家少家主再叫過來對峙吧?

那樣也未免顯得他太過跌份了點。

只能說,這次整件事都太陰差陽錯了一些。

陸炎也懶得再解釋了。

何秋陽也趁機再次奚落陸炎:“我早就說過,這姓陸的絕對沒可能幫到丁家,他只可能連累到丁家!”

“妹夫你說的不錯,這個害人精今天才剛回明城,就又在我們丁家大門口把裴明春給打了!”

“他可真是害人不淺!對我們丁家一再連累!簡直沒完沒了!”

“不過現在好了,眼下我們不僅有了張氏集團的投資,晚上,妹夫你還能帶著雪雪去參加那場盛大的宴會,說不定,我們丁家今后一飛沖天,就再也不怕裴家人的打壓了!”

聽了這話,何秋陽又是很不經意間的拿出了那兩張特制的金色邀請函。

“大哥,奶奶,趙姨,你們放心好了,有這兩張邀請函在,我今晚一定會和雪雪好好把握住這次重要機遇!”

丁老太太對何秋陽這話,也表示非常滿意。

“秋陽,關于今天晚上的宴會,我們丁家又沾了你的光了”。

“奶奶何必這么客氣,我們以后不也是一家人嗎?”

丁老太太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趙桂蘭則是滿臉笑容,顯然,她對何秋陽這個未來女婿絕對是非常滿意的。

陸炎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直搖頭。

“真是想不明白,不就是兩張宴會邀請函嗎,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出來顯擺?”

“不就是兩張宴會邀請函?你大話說的倒是輕巧,這樣的邀請函你能拿得出來嗎?”

丁振宇為首的一群丁家小輩,都是看陸炎極其不順眼。

“大哥,咱們搭理他干什么?他這種人,根本不會明白這兩張邀請函所代表的意義。”

何秋陽說這話的時候,還故作風輕云淡。

好像他真的高了別人多少等似的。

看的陸炎忍不住一聲嗤笑!

“且不說今晚那場所謂盛大的宴會一定會取消,即便這兩張邀請函真的有些價值,那也是宴會主辦方發給你表姐的,又不是發給你的,你也好意思這么顯擺?”

這句話,戳到了何秋陽的痛點。

“你!即便這兩張邀請函是我從自己表姐那里得來的又怎么樣?!”

“你難道不知道人脈關系、家庭背景,同樣也是一種能力的體現嗎?!”

陸炎呵呵一笑:“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不過,未等何秋陽再說什么,這時一旁還沒有離開的張家投資團隊,也被場中的話題吸引到了。

劉明昊有些詫異的看向陸炎:“真是沒有想到,這位先生的消息渠道還很靈通。”

聽了這話,丁家眾人一陣疑惑。

“劉總,您說這姓陸的消息靈通是什么意思?”丁振宇問道。

“你們剛才所說的今晚那場盛大的宴會,應該是指各地區一級負責人為了歡迎護國戰神舉辦的宴會吧?”

“沒錯,您的意思是指?”

劉明昊又伸手指了指陸炎,才開口說道:“就像這位先生說的那樣,今晚那張規模隆重的歡迎宴會,已經取消了。”

“???!”

……

nba季后赛新浪体育:第六章 宴會真的取消了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你們就這么確定,這次投資是因為丁思倩?”

一聽陸炎這話,丁振宇立刻反唇相譏:“不然呢?這次投資不是因為小妹,難道還能真的是因為你?”

“就是!還真以為自己裝模作樣一個電話打出去,就能立刻拉來張氏集團的投資了?!”

“那可是十個億!就憑你姓陸的?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的吊樣!”

而丁思倩聽了這些話,也是后知后覺的回過味來。

“大哥二哥,你們這話是什么意思?張氏集團的投資已經過來了?還是十個億?!”

丁思倩的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是??!你自己都還不知道?”丁振宇說道,“整整十個億呢!這幾位就是來自張氏集團的投資團隊,這位劉先生,更是張氏集團投資分部的部門總經理”。

“這次張氏集團過來投資,就是由這位劉總親自帶隊過來負責呢!”

聽了這話,丁思倩更加驚訝了:“這怎么可能?我這才剛剛和那位張先生見過面,而且投資的話,他也只是說要考慮考慮,還沒有說要答應我呢啊……”

說著這話的同時,丁思倩的心里更是有些沒底。

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今天又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才和張家少家主認識的,就憑這個,張少家主能夠這么快安排人過來投資丁家?

而且一出手就是十個億?!

她,有這么大的面子嗎?

丁振宇見丁思倩這副模樣,就又是說道:“要不,你現在再給張先生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肯定就是因為你的關系,張家才會投資我們的!不然就憑姓陸的,他這輩子也沒可能和張氏集團產生什么交集??!”

丁思倩也覺得陸炎這種人,絕對沒可能從張氏集團拉來投資。

只不過,提到給張少家主打電話,她還有點小尷尬。

“大哥,我沒有張少家主的聯系方式……”

“????”

“不過,我這里倒是保存了他秘書的手機號碼”。

“嗨!那不是一回事兒嗎!你這丫頭說話老是大喘氣,趕緊給那位秘書先生打個電話問問!”

聽了這話,丁思倩才又點了點頭。

隨即,她就撥通了張少家主秘書的電話。

而這一幕,也都被丁家眾人緊緊關注著,顯然,他們之中也沒有一個人相信,這次的投資會是陸炎拉來的。

很快,電話接通了。

為了讓在場的人都能清楚的了解情況,丁思倩還開了免提。

“您好,請問是張先生的秘書李先生嗎?我是丁思倩,剛剛才和張先生見過面的”。

“嗯,我知道,剛剛我們少家主給你們丁家安排的投資團隊,現在過去了嗎?”

“???”丁思倩愣了一下,重新反應過來之后,她才又趕緊說道:“投資團隊已經過來了,真的,真的太謝謝張先生和您了!”

“嗯,已經過去了就好,那就先這樣”。

“好,好的……”

電話掛斷了,丁思倩整個人還處于巨大的震驚之中。

難道,張家這次投資丁家十個億,還真的是因為她?!

丁思倩自己的心里還有點小小的懷疑,可是大會客室里的丁家眾人,卻已經通過這通電話內容完全‘確定’了下來。

“姓陸的!聽到沒!這就是你拉來的投資?!”

“你還要點臉不要?這分明是我們家小妹拉到的投資!”

聽了這些話,陸炎又能說什么?

他堂堂護國戰神,總不能就為了證明這點小事,還特意把張家少家主再叫過來對峙吧?

那樣也未免顯得他太過跌份了點。

只能說,這次整件事都太陰差陽錯了一些。

陸炎也懶得再解釋了。

何秋陽也趁機再次奚落陸炎:“我早就說過,這姓陸的絕對沒可能幫到丁家,他只可能連累到丁家!”

“妹夫你說的不錯,這個害人精今天才剛回明城,就又在我們丁家大門口把裴明春給打了!”

“他可真是害人不淺!對我們丁家一再連累!簡直沒完沒了!”

“不過現在好了,眼下我們不僅有了張氏集團的投資,晚上,妹夫你還能帶著雪雪去參加那場盛大的宴會,說不定,我們丁家今后一飛沖天,就再也不怕裴家人的打壓了!”

聽了這話,何秋陽又是很不經意間的拿出了那兩張特制的金色邀請函。

“大哥,奶奶,趙姨,你們放心好了,有這兩張邀請函在,我今晚一定會和雪雪好好把握住這次重要機遇!”

丁老太太對何秋陽這話,也表示非常滿意。

“秋陽,關于今天晚上的宴會,我們丁家又沾了你的光了”。

“奶奶何必這么客氣,我們以后不也是一家人嗎?”

丁老太太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趙桂蘭則是滿臉笑容,顯然,她對何秋陽這個未來女婿絕對是非常滿意的。

陸炎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直搖頭。

“真是想不明白,不就是兩張宴會邀請函嗎,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出來顯擺?”

“不就是兩張宴會邀請函?你大話說的倒是輕巧,這樣的邀請函你能拿得出來嗎?”

丁振宇為首的一群丁家小輩,都是看陸炎極其不順眼。

“大哥,咱們搭理他干什么?他這種人,根本不會明白這兩張邀請函所代表的意義。”

何秋陽說這話的時候,還故作風輕云淡。

好像他真的高了別人多少等似的。

看的陸炎忍不住一聲嗤笑!

“且不說今晚那場所謂盛大的宴會一定會取消,即便這兩張邀請函真的有些價值,那也是宴會主辦方發給你表姐的,又不是發給你的,你也好意思這么顯擺?”

這句話,戳到了何秋陽的痛點。

“你!即便這兩張邀請函是我從自己表姐那里得來的又怎么樣?!”

“你難道不知道人脈關系、家庭背景,同樣也是一種能力的體現嗎?!”

陸炎呵呵一笑:“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不過,未等何秋陽再說什么,這時一旁還沒有離開的張家投資團隊,也被場中的話題吸引到了。

劉明昊有些詫異的看向陸炎:“真是沒有想到,這位先生的消息渠道還很靈通。”

聽了這話,丁家眾人一陣疑惑。

“劉總,您說這姓陸的消息靈通是什么意思?”丁振宇問道。

“你們剛才所說的今晚那場盛大的宴會,應該是指各地區一級負責人為了歡迎護國戰神舉辦的宴會吧?”

“沒錯,您的意思是指?”

劉明昊又伸手指了指陸炎,才開口說道:“就像這位先生說的那樣,今晚那張規模隆重的歡迎宴會,已經取消了。”

“???!”

……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 加拿大快乐8开奖连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组 鑫亿配资 排列三双胆专家预测 广东11选5开奖历史 今日指数上证指数 福建31选7中奖计算器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 大发pk10押注技巧 黄金配资 360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福彩东方6加1机选 赛车pk10官网开奖 正规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内蒙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北京大发快三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