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4 23:14:51

我卻沒有和我媽繼續說什么,我知道,我媽是猜出點什么了。

畢竟這么多年來,每年寒暑假,我都會去我外公那。

外公做什么的,我媽最清楚了。

外公是什么下場,我媽也非常的清楚。

她是害怕我走了外公的老路,想著幫我擋了。

我媽是一個沒有什么大野心的女人,她只想我平平安安的過完下半輩子,壽終正寢就好了。

只是那會兒的我,哪里懂她的想法。

我滿腦子都想的是,終于有大展手腳的機會了,終于可以不需要過這無聊的生活了。

事實上,我終究是會走上這條不歸路的。

無論是外公,還是媳婦姐姐,和他們牽扯上關系,就注定我會這么走。

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我需要一盆水。”我看向沈老爺子的保鏢。

現場的人里面,我總不可能讓我爸媽去做事,那太不孝了,而我自己這會兒要是起來去倒水,又太沒逼格了一點。

說老實話,處于十七八歲時候的我,雖然表面看起來有些冷漠,但性格上還是有點中二的。

覺得自己是一個世外高人,既然是高人,這些小事都要自己親自去做,就未免有些太丟份了。

保鏢看了沈老爺子一眼,見沈老爺子點頭了,直接走向衛生間,很快就端了一盆水出來。

在他去端水的時候,我則是打開我的書包,從書包里面拿出一本寫過的試卷,三兩下就做了一張紙烏龜出來。

我把紙烏龜放在沈老爺子面前,卻沒有直接給他,而是按在了這頭紙烏龜身上,對著沈老爺子開口說道,“我想知道,老爺子是怎么知道我的。”

“老張四十年前,給我留了一封信,讓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打開。”

“打開后,就是你們母子的信息,讓我來找你,幫忙解決問題。”

沈老爺子倒是不隱瞞,直接和我說了,我當然知道他言語中的老張就是我外公,我繼續開口說道,“您和我外公,是什么關系?”

“算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四十年前,他忽然消失了,再找不到他了。”沈老爺子畢竟也是經歷過大風大雨的人,這時候一點不慌,而是繼續開口說道,“小師父還有什么要問的嗎?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沒了。”我點了點頭,不準備繼續說什么,心里倒是有些震撼。

我外公和沈老爺子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這一卦橫跨了四十年,絕對是要遭天譴的,最起碼也得耗一兩年壽命。

而且還把我和我媽的信息直接告訴沈老爺子,這就更說明問題了。

顯然,面前的沈老爺子,是我外公絕對信任的人。

再加上他是我爸的貴人,這事情,不管我有沒有這個能力,我都得要管。

這是因果。

我必須要給還上。

我思索著,外公是不是也同樣算到了這一點,以我對他的了解,還真有這個可能。

我可以說自己在很多地方已經有外公的八九成功力,但在卦象這方面,我肯定是連他的皮毛都沒到。

因為那東西不是看書就可以學會的,得需要很深的閱歷和功力才可以。

“那我接下來需要做什么?”老爺子開口詢問道。

“把這只紙龜放到水里,我就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了,最起碼可以排除一個錯誤答案。”我開口說道。

這一招叫紙龜游水,是用來測試對方到底有沒有招惹到臟東西的。

畢竟人撞邪分很多種,有中煞,有沖撞,有壞風水,有被下蠱。

當然,最常見的就是沖撞了臟東西,想要測試是不是沖撞了臟東西,就需要通過紙龜游水來看。

若是真的沖撞了,身上就會帶著臟東西的氣息,這氣息會附著在紙龜上,再將紙龜放在水里,這紙龜就會在水里游動。

這是一種專業人士都會的伎倆。

不過一些不專業的人也會通過一些特殊手段渾水摸魚。

讓紙龜經過專門的處理。

用雄狗膽汁、鯉魚膽汁混合攪勻后,涂在紙龜上,再晾干。

放入水中即可自由游動。

我自然不可能整那些小動作,我用的是正經的紙龜游水,紙龜上沾著我的氣息,若是真有臟東西的氣息,會發生反應的。

很快,老爺子拿過了紙龜,將其放進了水盆里。

這一下,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了那頭紙龜,顯然他們也想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么,他們甚至緊張到呼吸都小了很多。

我心里有些想笑。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爸媽這個樣子。

紙龜在觸碰到水的一瞬間,原本還平靜無比的水面,忽然就好像是沸騰起來了一般,不停的滾動。

滾動的流水帶著那只紙龜在水面上瘋狂的游動。

我點了點頭,知道老爺子這是沖撞了臟東西,這就好解決了。

接下來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老爺子無意間沖撞了,然后還有一種就是,同行給老爺子下絆子,搞他。

第一種還好,解決起來,可能有風險,但可以解決的干凈徹底。

如果是第二種,那就得和別人斗法,甚至會起矛盾,一不小心,對方逃掉了,那么之后事情就會沒完沒了。

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就在我思索對策的時候,忽然,那正在游動的烏龜出幺蛾子了,那清澈的水面,一下子變得渾濁起來。

紙烏龜在水面上直接裂開了兩半。

然后,一股濃稠的紅色液體在水里綻放開來,整盆水在頃刻之間,就變得通紅。

就好像是一盆血一般。

最詭異的是,原本安靜的房間里,忽然傳來了一道女人的冷笑。

這一聲冷笑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來頭不小??!

我察覺到這個異樣,心頭冷笑,這下可以確定了。

這老爺子絕對是被人給動了手腳,肯定是同行在搞鬼。

野生的孤魂野鬼或許真的會很厲害,但絕對做不到威脅我這種事情。

“找死!”我冷哼一聲,手指直接朝著那盆水探去。

就在我手指快要觸碰到水面的一瞬間,那沸騰的水忽然安靜了下來,血紅的水也變得無比的清澈。

就仿佛剛才那詭異的一幕未曾發生過一般。

顯然,對方并不準備在這里跟我動真章。

選擇撤離了。

這讓我感覺頭疼起來。

我不怕這個人跟我硬碰硬,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直接把他給破了。

但他卻選擇了隱忍,顯然,這是一個老陰比。

這種人想要把他揪出來太難了。

如果不揪出來,沈老爺子的事情,可就難解決了??!

新浪体育手机浪网:第006章:紙龜游水

新浪体育网 www.545271.live 我卻沒有和我媽繼續說什么,我知道,我媽是猜出點什么了。

畢竟這么多年來,每年寒暑假,我都會去我外公那。

外公做什么的,我媽最清楚了。

外公是什么下場,我媽也非常的清楚。

她是害怕我走了外公的老路,想著幫我擋了。

我媽是一個沒有什么大野心的女人,她只想我平平安安的過完下半輩子,壽終正寢就好了。

只是那會兒的我,哪里懂她的想法。

我滿腦子都想的是,終于有大展手腳的機會了,終于可以不需要過這無聊的生活了。

事實上,我終究是會走上這條不歸路的。

無論是外公,還是媳婦姐姐,和他們牽扯上關系,就注定我會這么走。

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我需要一盆水。”我看向沈老爺子的保鏢。

現場的人里面,我總不可能讓我爸媽去做事,那太不孝了,而我自己這會兒要是起來去倒水,又太沒逼格了一點。

說老實話,處于十七八歲時候的我,雖然表面看起來有些冷漠,但性格上還是有點中二的。

覺得自己是一個世外高人,既然是高人,這些小事都要自己親自去做,就未免有些太丟份了。

保鏢看了沈老爺子一眼,見沈老爺子點頭了,直接走向衛生間,很快就端了一盆水出來。

在他去端水的時候,我則是打開我的書包,從書包里面拿出一本寫過的試卷,三兩下就做了一張紙烏龜出來。

我把紙烏龜放在沈老爺子面前,卻沒有直接給他,而是按在了這頭紙烏龜身上,對著沈老爺子開口說道,“我想知道,老爺子是怎么知道我的。”

“老張四十年前,給我留了一封信,讓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打開。”

“打開后,就是你們母子的信息,讓我來找你,幫忙解決問題。”

沈老爺子倒是不隱瞞,直接和我說了,我當然知道他言語中的老張就是我外公,我繼續開口說道,“您和我外公,是什么關系?”

“算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四十年前,他忽然消失了,再找不到他了。”沈老爺子畢竟也是經歷過大風大雨的人,這時候一點不慌,而是繼續開口說道,“小師父還有什么要問的嗎?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沒了。”我點了點頭,不準備繼續說什么,心里倒是有些震撼。

我外公和沈老爺子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這一卦橫跨了四十年,絕對是要遭天譴的,最起碼也得耗一兩年壽命。

而且還把我和我媽的信息直接告訴沈老爺子,這就更說明問題了。

顯然,面前的沈老爺子,是我外公絕對信任的人。

再加上他是我爸的貴人,這事情,不管我有沒有這個能力,我都得要管。

這是因果。

我必須要給還上。

我思索著,外公是不是也同樣算到了這一點,以我對他的了解,還真有這個可能。

我可以說自己在很多地方已經有外公的八九成功力,但在卦象這方面,我肯定是連他的皮毛都沒到。

因為那東西不是看書就可以學會的,得需要很深的閱歷和功力才可以。

“那我接下來需要做什么?”老爺子開口詢問道。

“把這只紙龜放到水里,我就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了,最起碼可以排除一個錯誤答案。”我開口說道。

這一招叫紙龜游水,是用來測試對方到底有沒有招惹到臟東西的。

畢竟人撞邪分很多種,有中煞,有沖撞,有壞風水,有被下蠱。

當然,最常見的就是沖撞了臟東西,想要測試是不是沖撞了臟東西,就需要通過紙龜游水來看。

若是真的沖撞了,身上就會帶著臟東西的氣息,這氣息會附著在紙龜上,再將紙龜放在水里,這紙龜就會在水里游動。

這是一種專業人士都會的伎倆。

不過一些不專業的人也會通過一些特殊手段渾水摸魚。

讓紙龜經過專門的處理。

用雄狗膽汁、鯉魚膽汁混合攪勻后,涂在紙龜上,再晾干。

放入水中即可自由游動。

我自然不可能整那些小動作,我用的是正經的紙龜游水,紙龜上沾著我的氣息,若是真有臟東西的氣息,會發生反應的。

很快,老爺子拿過了紙龜,將其放進了水盆里。

這一下,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了那頭紙龜,顯然他們也想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么,他們甚至緊張到呼吸都小了很多。

我心里有些想笑。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爸媽這個樣子。

紙龜在觸碰到水的一瞬間,原本還平靜無比的水面,忽然就好像是沸騰起來了一般,不停的滾動。

滾動的流水帶著那只紙龜在水面上瘋狂的游動。

我點了點頭,知道老爺子這是沖撞了臟東西,這就好解決了。

接下來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老爺子無意間沖撞了,然后還有一種就是,同行給老爺子下絆子,搞他。

第一種還好,解決起來,可能有風險,但可以解決的干凈徹底。

如果是第二種,那就得和別人斗法,甚至會起矛盾,一不小心,對方逃掉了,那么之后事情就會沒完沒了。

只有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就在我思索對策的時候,忽然,那正在游動的烏龜出幺蛾子了,那清澈的水面,一下子變得渾濁起來。

紙烏龜在水面上直接裂開了兩半。

然后,一股濃稠的紅色液體在水里綻放開來,整盆水在頃刻之間,就變得通紅。

就好像是一盆血一般。

最詭異的是,原本安靜的房間里,忽然傳來了一道女人的冷笑。

這一聲冷笑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來頭不小??!

我察覺到這個異樣,心頭冷笑,這下可以確定了。

這老爺子絕對是被人給動了手腳,肯定是同行在搞鬼。

野生的孤魂野鬼或許真的會很厲害,但絕對做不到威脅我這種事情。

“找死!”我冷哼一聲,手指直接朝著那盆水探去。

就在我手指快要觸碰到水面的一瞬間,那沸騰的水忽然安靜了下來,血紅的水也變得無比的清澈。

就仿佛剛才那詭異的一幕未曾發生過一般。

顯然,對方并不準備在這里跟我動真章。

選擇撤離了。

這讓我感覺頭疼起來。

我不怕這個人跟我硬碰硬,我覺得我有這個能力直接把他給破了。

但他卻選擇了隱忍,顯然,這是一個老陰比。

這種人想要把他揪出來太難了。

如果不揪出來,沈老爺子的事情,可就難解決了??!

點擊獲取下一章

手機版
{ganrao}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江西快3开奖最快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喜乐彩2020040409开奖号码结果 极速5分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河南河南11选5走势图 杨方配资 彩库宝典1.3.2版下载 黑龙江22选5带连线走势图 东方财富网股票行情 极速飞艇pk10计划 2019121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明道配资 我乐排列3计划 内蒙古11选5几点结束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